精彩小说

62.第 62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找房子是件非常麻烦的事,不仅要考虑距离公司的远近,还要考虑房租的高低,就算这两样条件你都满意,也可能不喜欢房子本身。

????苹果本来很头疼这个问题,但这会儿听兰宁这么说,仿佛又看到了一点儿希望:“你的也是我跟你合租吗?”

????“不是。”兰宁摇了摇头,“我过段时间可能就要搬走了,你刚好可以搬进来,我那里离公司也不远,最重要的是房东人好房租又低!”

????这在需要租房的人眼里当然是极具诱惑力,不过苹果还是敏锐地抓住了重点:“你为什么要搬走?”像这么好的房子,正常都不会搬的,除非……苹果“啊”的低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你难道想跳槽?”

????如果换了工作,那么换房子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不是。”兰宁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我只是要搬到别的地方住,不过可能至少要下个月。”

????“啊,这个倒是没关系,房东本来就是把房子租我到下个月。”

????“这样就好。”

????可是苹果还是不死心:“不过你到底为什么要换房子啊?”

????“呃,过阵子再告诉你。”

????苹果:“……”

????现在连搬个家都要玩得这么神秘吗?

????兰宁这边帮曲彤把下个房客找好了,言儒语则是开始着手准备婚礼。因为稿子全都交完了,他刚好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全心打点这件事。

????虽说国庆是办婚宴的高峰,但言儒语还是在酒店订到了位置。时间确定下来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印喜帖,选婚纱。

????兰宁有些汗颜,她好像完全没什么事可做。

????“你只要准时出现在婚礼上就行了。”言儒语是这么对她说的。

????好不容易挨到一个周五,兰宁下班后就直奔言儒语家,想着可以趁周末帮他准备婚礼的事。

????言儒语挑好的喜帖已经印了出来,全都堆在客厅,等着他们写名字和时间。

????“这个事只能你来做咯,谁叫你的字好看呢。”兰宁笑着把填喜帖的任务抛给了言儒语。言儒语也没有推却,他把打印出来的宾客名单递给兰宁,让她再核对一次。

????兰宁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核对名单,看了一小会儿后,她忍不住低笑起来:“老师,你的朋友怎么这么少啊,噗。”她放下手里的水果,指尖在纸上轻轻点着,“我数数啊,一二三四五……还全都是作者。”

????言儒语就坐在她旁边,沉默地抬眸看着她。

????兰宁更加被逗笑了:“老师啊,干脆下本书就写《我的朋友很少》吧,哈哈哈。”

????言儒语拿起放在桌上的钢笔,声音冷淡地道:“没必要邀请那么多人。”

????兰宁凑过去,试探般地问道:“生气啦?”

????“没有。”

????兰宁眨了眨眼:“不用请你的同学吗?”

????“你认为我和他们还有联系吗?”

????“也是哦。”兰宁若有所思,“毕竟当他们的名字一个个成为你笔下的死者时,也没人愿意和你联系了。”

????言儒语:“……”

????成功调戏到他,兰宁捂着嘴在旁边低笑个不停。言儒语把宾客表拍到跟前,眉头微蹙地道:“这上面几乎都是你的亲友,座位就你来负责安排了,还有记得跟他们确认来不来。”

????“哦。”兰宁笑着点了点头,想拿手机发给朋友圈,正式宣布自己要结婚了。结果到处都没找到手机,她戳了戳身边的言儒语:“我手机找不到了,你给我打个电话呗。”

????言儒语的手机就放在桌上,他顺手拿过来,拨通了兰宁的电话。片刻后,铃声从他脚边传来,声音听上去嗡嗡的。

????言儒语把脚边的一个抱枕拿开,下面就是兰宁的手机。

????屏幕上亮着三个大字,特别显眼。

????言狗蛋。

????言儒语的眉梢一动。

????他把兰宁的手机捡起来,对她浅浅地笑了笑:“我在你电话里就是以这种形态出现的?”

????兰宁:“……”

????她抢过自己的手机,把电话挂断,干咳一声道:“不行吗?我在你小说里还只能以死者的形态出现呢。”

????言儒语:“……”

????“我觉得你有必要修改一下联系人姓名了。”他目光直直地盯着兰宁。兰宁吞了口唾沫,问:“改成什么?”

????“这还有用问吗?”言儒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然是老公。”

????兰宁的眉梢跳了下,当着他的面把联系人名字改成了老师。

????言儒语眸子微眯,转过身去凉淡地道:“再给你最后半个月的时间叫老师吧。”

????兰宁:“……”

????她把朋友圈发了以后,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震动,不过之前言儒语已经高调宣布过他是她的男朋友,所以大家也没有太意外。

????接受完来自八方的祝福,她把确定会出席的人画上勾,就开始安排座位。

????这排座位绝对是一门大学问,因为你必须对出席宾客间的恩怨情仇有充分地了解。要是不小心把两个有仇或者有感情纠纷的人安排在了一起,那就点儿尴尬了。

????兰宁白天本来就上了一天的班,现在排着排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言儒语去房里拿了张薄毯披在她背上,坐在旁边轻轻拨了拨她的头发。兰宁睡得很浅,睫毛颤了两下,投在眼窝处的浅影也随之晃动。言儒语弯下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兰宁的唇软软的,还不可思议地带着丝丝香甜气息,言儒语有点儿不愿意放开。

????兰宁嘟囔了两声,就被他给吻醒了。她睁开眼睛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眸子里还晕着朦胧的睡意。

????这个眼神实在太惹人怜爱,言儒语心中一动,一些躁动的情绪慢慢涌了上来。

????他再次吻上兰宁的唇,兰宁被他轻轻一推,就顺势倒在了地板上。言儒语还是吻着她,两个人的衣服也在这个吻中越来越凌乱。

????兰宁感到体温在急速上升,她抓住言儒语放在自己心口处的手,微喘着气道:“妈妈说,结婚以前不能做这些羞羞的事。”

????言儒语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噗嗤一下轻笑出声。他把手从兰宁衣服里抽了出来,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吻了吻她的耳廓:“好吧,我再等你半个月。”

????兰宁的耳朵被他一亲就变红了,言儒语忍不住笑了起来。兰宁偏过头,恶狠狠地看着他:“笑什么笑!”

????两个人的距离太近,言儒语顺势又在她的鼻尖上亲了亲,道:“进屋去睡吧。”

????兰宁探究地打量着他:“那你呢?”

????言儒语扬扬眉梢:“当然也是在屋里睡。”

????兰宁默不作声地眨了两下眼睛,言儒语从她身上离开,笑着把她抱了起来:“放心吧,不会跟你做羞羞的事。”

????兰宁:“……”

????半个月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月底。因为民政局国庆放假,所以言儒语和兰宁还是提前领了结婚证。

????这天天朗气清,全国人民都沉浸在即将放假的喜悦中,知名推理作家幸心突然就发了条微博。

????幸心v:警告,从今天开始,请把对我的称呼从老师改为老公。@花椰菜

????[图片]

????图片上当然就是刚领到的还热乎着的结婚证。

????书粉们网友们被炸了个措手不及。

????“!!!什么情况!!那个是不是结婚证???”

????“wodema幸心老师结婚了!!”

????“我国着名的拖稿作家和他的责编结婚了!怎么会如此想不开!”

????“恭喜幸心老师!之前果然是在秀恩爱吗!”

????“……我以后再也不叫人老公了[微笑]每次我叫完谁老公,谁就马上成为别人的老公[微笑]”

????这条微博被很多作家圈的大v转发,很快上了热门,正在拍摄的电影也顺势蹭了个热度。

????婚礼当天,言儒语没等天亮就开始准备。他提前一天搬回了他原来的住所,这会儿也带领着一个车队,去兰宁的公寓接新娘。

????曲彤把门打开一条缝,里面还用链子锁着。她看着言儒语身后的伴郎团,笑眯眯地问:“姐夫,不给红包不开门哦”

????十九哉淡定地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曲彤:“拿去买糖吧。”

????曲彤捏了捏厚度,看着他道:“我平时吃的糖都很贵的。”

????“……”十九哉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穿的小洋装,lolita,他听说过,很烧钱的玩意儿,看来这小姑娘确实不稀罕这点儿钱。他把身上的红包全都摸出来给了她:“这下够了吗?”

????曲彤开心地把铁链取下来:“谢谢叔叔!”

????十九哉:“……”

????进了客厅,十九哉拍了拍言儒语的肩:“你给我的红包已经被瓜分干净了,待会儿只能靠木白了。”

????木白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红包,觉得……可能撑不住啊。

????兰宁卧室的门也是锁着的,木白把全部的红包都贡献了出去,里面的伴娘们还是不给开门。言儒语把自己身上的红包也全都给了出去,然后听云轻在里面喊:“不唱威风堂堂不开门!”

????言儒语:“……”

????所有人的目光都默默落在了队伍尾巴的叶澄身上。

????叶澄:“……”

????他今天果然不应该来的,但编编的婚礼,虽然新郎不是他,他还是想祝福她。

????只是没想到……云轻老师竟然会玩这一招。

????木白安慰他:“反正在群里都唱过一次了,也不差这一次。”

????叶澄:“……”

????言儒语想了想,把手机拿出来,从群聊天记录里,翻出了叶澄上次唱的前奏,播放了出来:“这样行了吧?”

????“你们也太敷衍了吧?”云轻抱怨了两声,还是把门给他们打开了,“看在给了这么多红包的份上,放你们一马吧。”

????终于进了卧室,言儒语在屋里环视一圈,却没有看到兰宁。他微微一皱眉,问代清:“兰宁呢?”

????代清清了清嗓子,高傲地看着他们道:“你们不都是推理作家吗?推理一下呗。”

????伴郎团:“……”

????他们都无声地、同情地看着言儒语。这年头选职业要慎重啊,当个推理作家,媳妇儿天天和你玩失踪。

????“线索都在这间屋子里,你们自己找吧。”代清依旧维持着高傲的表情。

????十九哉十分懂行地问:“红包可以换线索吗?”

????代清惊讶地看他们:“你们作为推理作家的尊严呢?”

????十九哉:“……”

????这个时候谁还管尊严啊,能找到老婆就是好的。

????代清又咳了两声:“而且你们身上已经没有红包了,少唬我。”

????“新郎还有卡啊。”十九哉戳了戳言儒语,见他正在仔细观察房间,有些哭笑不得地道,“你不会真的在找线索吧?别听她们吹了,她们就是想要红包。”

????“电脑是开着的。”言儒语指了指桌上的电脑,长腿一迈走了过去,“需要密码。”

????木白道:“试试你们的生日。”

????言儒语觉得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但还是试了一下:“不对。”

????十九哉道:“你银.行卡的密码她知道吗?不然还有各种纪念日。”

????“哈哈哈。”云轻在旁边嘲讽地笑了两声,“你们不要忘了我也是推理小说家,这么简单还混什么呀。”

????大家都没说话,倒是不约而同环视起房间来。赌上推理作家的尊严,也要把线索找出来!

????言儒语走到书柜前,打量着里面的书。兰宁房间里的这个书柜很小,但也是摆满了书,他的书也在其中。他看了一阵,很快发现了问题:“少了一本。”

????“什么?”十九哉也走了过去,打量起书柜来。

????言儒语道:“少了一本我的书,《倒计时》”

????《倒计时》是他的一部单本作品,兰宁的书架上有他的安然侦探系列全套和其余两本单本,唯独少了这一本。

????十九哉道:“说不定人家只是单纯地没把你这本书。”

????言儒语:“……”

????他转过身,在电脑上输入这本书的出版日期,依然提示密码错误。

????十九哉在旁边憋笑:“其实我也不太喜欢你这本书。”

????言儒语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把手机拿了出来。

????“你查什么?”木白也凑过来,看着他。

????“也有可能是用书号作为密码。”他在网上查到这本书的书号,输入电脑。

????这一次,电脑终于成功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