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61.第 61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这条微博乍一看没什么问题,可落进心思敏感的粉丝眼里,就是一条明晃晃的秀恩爱博。

    大家开始纷纷猜测他和责编的关系,话题的热度不降反增。

    当然这绝对不是言儒语的初衷——至少在兰宁质问他的时候,他是这样坚称的。

    责编这个话题在微博上热闹了几天后,终于被别的新闻取代。言儒语也终于改好了电影剧本的最终版,开始专心地创作新书。

    酷热难耐的夏天,一点一点地流逝。

    兰宁知道言儒语在闭关写稿,所以这段时间也很少去找他,直到《扮演者》的角色定妆照出来,她终于忍不住了。

    花椰菜:老师,你看见莫天王的定妆照了吗?简直帅裂苍穹!和我想象中的吴漾好像!

    她上午给言儒语发了这条消息,到下午也没收到他的回复。但她反而觉得很安心,这说明老师真的在闭关啊!

    虽然知道言儒语并不在线,但兰宁还是乐此不疲地骚扰他。

    花椰菜:[图片]

    花椰菜:是不是很帅!\/和你心中的吴漾像吗?

    花椰菜:莫天王版的吴漾把各种版本的cos都比下去啦,果然影帝不是白拿的!

    幸心:你今天很兴奋?我明明还没有交稿啊。:)

    花椰菜:……老师你竟然诈尸了。[尴尬]

    幸心:被你一直这么轰炸想不诈尸也难:)

    幸心:他一个影帝赢过coser不是应该的吗?这难道还值得表扬?

    花椰菜:………………

    花椰菜:我只是想表达莫天王版的吴漾很帅_老师你觉得呢?

    幸心:还行吧。

    兰宁:“……”

    那你干脆自己去演好不好啊?

    花椰菜:莫天王私下是个怎样的人啊?[疑问]

    幸心:小肚鸡肠爱耍大牌很难相处。

    花椰菜:………………:)

    花椰菜:老师,抹黑得太明显了。:)

    幸心:看来和莫榛比起来,你完全不关心稿子的进度。[再见]

    花椰菜:所以老师你是准备交稿了吗?

    幸心:月底应该能交。

    兰宁着实吃了一惊,月底竟然能交稿?这么快?!

    ……所以他明明能一个月写完的东西,以前却拖了个一年半载是吗?:)

    花椰菜:好的,以后的交稿时间我都会以这次作为参考。

    言儒语:“……”

    兰宁发完那句话后,幸心老师的q.q又跟死了一般,再没冒过一个泡。

    八月末,便是言儒语约定的交稿日期。兰宁这次是一点都不急,就等着对方来主动戳自己。

    这天开完会回来,她正想收拾收拾就关电脑,言儒语的q.q头像突然就跳了起来。

    幸心:我写完了。:)

    兰宁微微张大眼睛,重新在电脑前坐了下来:“真的假的?把稿子发来看看呗。”

    幸心:你自己到我家来拿。

    花椰菜:……老师你是用手写的吗?

    幸心:电脑打的。

    花椰菜:那为什么不直接传给我?

    幸心:因为不想。:)

    兰宁:“……”

    花椰菜:好吧你帅你说了算。[呵呵]

    她把东西收拾好,提起包包就打卡下班了。

    言儒语之前把他家的备用钥匙给了她,兰宁到了以后也没有敲门,直接用钥匙把门打开了。

    客厅里没有人,兰宁疑惑地换上拖鞋,朝屋里喊了一声:“老师?”

    声音在宽敞的房间里落下,却没有得到回应。

    兰宁皱了皱眉,一边往里走一边又叫了一次:“老师,你不在吗?”

    还是没有人答复她,可客厅的茶几上,放着的电脑却是打开的。

    兰宁把包放在身后的沙发上,盘腿坐在了茶几前。

    电脑上开着一个word文档,第一页上用加粗的黑体写着几个大字——《秘密》,幸心着。

    兰宁挑了挑眉梢,右手覆上鼠标,往下滑了一页。

    上面写着一段简短的卷首语。

    “谨以此书献给我最爱的编辑,感谢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让我知道这世上不止有冷漠和丑恶。”

    兰宁微微一愣,有些触动地看着这一行字。

    言儒语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正式的西装,手上还捧着一束玫瑰花。当他走进兰宁的视线时,兰宁整个人都呆滞地看着他。

    言儒语只微微一笑,单膝跪下,把手里的玫瑰花递了上去:“嫁给我,好吗?”

    兰宁的目光就像莫测的大海,瞬息间变了好几次,最后好不容易才渐渐恢复平静:“等、等等……”

    突然这么正式的求婚,她真的有些措手不及啊!

    “还要再等?”言儒语的眉头轻轻蹙起,看着兰宁的那双黑眸比刚才晦涩不少。

    “不、我是说,我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你接受就可以了。”

    兰宁:“……”

    言儒语还跪在地上,那束如火的玫瑰,似乎让他一贯清冷的眸子都染上了一层抹不去的热情:“不是说好的吗,交稿就结婚。”

    兰宁:“……”

    并没有好么……

    可对着现在的言儒语,她觉得要是自己否认他的说法,那自己就是个无良的大骗子。

    言儒语像是想起了什么,把花暂时放到一把边,又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枚钻戒。

    “稿子,玫瑰,钻戒,还有我,都齐了。”言儒语看着她,目光灼灼。

    兰宁心咚咚咚地狂跳不停,她承认她被打动了,不是因为稿子玫瑰或是钻戒,而是他。

    只是他。

    她这辈子还没这么紧张过,她这个被求婚的人都这么紧张,那老师呢?是不是比她还要紧张?

    她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气了,连手心都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言儒语在等她一个重要的答复,她也要为自己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

    “嫁给我,好吗?”言儒语又问了一次,语气不再有以往的高傲和嘲讽,兰宁甚至还听出了一丝卑微。

    爱情真的可以让一个高傲的人放下身份,低到尘埃里去。

    兰宁心跳得快从胸腔里蹦出来,现在真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她发现自己好像说不出来话。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兰宁结结巴巴地道:“会、会不会有点儿、太快?”

    “快吗?人生不过匆匆几十年,比起我们浪费的时间,这已经很慢了。”

    兰宁现在嗓子嘴巴都发干,她看着言儒语,像是鼓起了毕生的勇气般,点点头道:“好吧。”

    言儒语绷得快要断掉的神经,终于在她这两个字中松弛下来。兰宁在说出这两个字后,也如释重负般地吐出一口气。

    他把戒指套在兰宁修长的手指上,又抱起玫瑰花递给她,顺势亲了亲她的眼角:“你哭了。”

    “……?”兰宁莫名地看着他,她什么时候时候哭了?

    言儒语朝她笑了笑:“眼角都是湿的。”

    “……我可能,只是太紧张了。”

    言儒语又浅笑着在她另一只眼睛上亲了亲,摸了摸她的头发道:“既然求婚成功了,那我们挑个日子去把证领了吧,婚礼也要开始准备了。哦对了,记得请你上次的同学。”

    兰宁:“……”

    老师还记得他的礼金呢。

    “我觉得国庆节不错,不过那个时候办婚礼的人太多,不知道能不能插队。”

    言儒语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兰宁从刚才极强的刺激中回过一些神后,才猛然发现那个所谓的稿子她只看了两页!

    “等等!”她赶紧叫停,“鉴于你之前的不良记录,我要先确认你的稿子是不是真的写完了。”

    言儒语:“……”

    兰宁手上还抱着花,就坐回电脑前,把word跳到了最后一页。目光飞快地在页面上扫了扫,又查看了下字数,兰宁终于放心了。

    嗯算他这次老实,没有耍花样。

    “检查完了吗?”言儒语勾着嘴角看她,“可以讨论一下什么时候去领证了吗?”

    “我才刚刚答应求婚,你就这么急着要领证了?”

    “那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干些什么?”言儒语说完,突然倾身凑近她,眸光带着些戏谑,“要趁着气氛好做点什么吗?”

    “……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领证的问题吧。”

    言儒语的看法是,越快越好,反正领证不用特地查黄历挑个好日子,但兰宁却不想提前婚礼太多就把结婚证领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好希望可以办婚礼的那天领证。

    最后还是言儒语迁就兰宁,定在婚礼的前一天,领证。

    这个问题虽然解决了,但还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兰宁,那就是曲彤该怎么办?

    结婚以后她肯定要搬去和言儒语住,那么曲彤就要重新找房客,现在她刚升上高三,她还真不放心随便找个什么人来和她住。

    因为婚礼的时间还没定下来,她答应言儒语求婚这件事,她也没跟家人以外的人提过,曲彤现在也还不知道。

    “唉。”她对着电脑叹了口气,思索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唉。”坐在她旁边的苹果也跟着叹了口气。

    兰宁侧过头去看她,问道:“你叹什么气?”

    苹果蔫蔫地道:“我的房东要把房子租给他的亲戚了,所以要我搬走。”苹果说到这里,差点留下两行清泪,“他赶走了我,就像当年唐僧赶走孙悟空时一样决绝。”

    兰宁:“……”

    她抓住苹果的手,眼睛亮亮地看着她:“那你搬到我现在住的地方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