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53.第 53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言儒语淡定地接受了来自表妹的夸奖:“你是兰宁的表妹?你好,我叫言儒语。”

    “言哥哥好!”孙艺萌兴高采烈地应一声,就听见她妈妈的声音颤颤巍巍地从屋里传了出来。

    “兰宁来了?”她穿着一双凉拖,两手撑在腰后,极其缓慢地走了出来。

    孙艺萌忙不迭地迎上去扶住她:“妈,你都这样了还出来凑什么热闹!”

    兰宁也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去,看她小姨那样子,腰确实伤得不轻啊:“小姨,你行动不方便就在床上躺着啊。”

    兰宁小姨笑着道:“我听说你对象今天要来,想早一点看到啊。”她说完就转头看着言儒语,“就是这位先生吗?”

    “小姨,你好。”言儒语走上前,礼貌地跟她打了个招呼。

    兰宁:“……”

    别叫得这么顺口啊。

    不过这会儿她也顾不上纠正他的称呼了,她和孙艺萌一左一右地扶着她小姨,小心翼翼地往里走。

    言儒语跟在她们后面走了进去,房间里面的装修和外面和一致,都是用的小清新颜色,还摆着不少花花草草。这栋房子一共有三层,兰宁她们进了一楼最里面的一间房,言儒语没再跟过去。

    他在一楼四处看了看,兰宁就从里面走出来招呼他:“你住三楼吧,上面还有房间。”

    “嗯。”言儒语提着行李跟她往楼上走,楼道的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固定的有装饰画,都是特别田园的画风。房间的门牌号都是用花来命名的,兰宁领言儒语走到写有梨花的房间前,便停了下来:“你住这间。”

    言儒语点了点头,问她:“你呢?”

    兰宁指着他对面的一个房间道:“海棠。”

    言儒语笑了笑:“这名字取得有意思。”

    兰宁反应了片刻,才明白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顿时气愤地对他道:“你怎么和苏东坡一样下流!”

    “我夸这名字写得好,跟苏东坡有什么关系?”言儒语坦荡荡地看着她。

    兰宁心里虽然气愤,但知道再讨论下去也只会是她吃亏,便把这口气咽了下去:“你自己收拾东西,我下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嗯。”言儒语应了一声,目光又落在房间的门牌上。门牌都是用木框做的,里面一张白纸,上面用毛笔书写花名。言儒语看了一阵,叫住已经走到楼梯口的兰宁:“这些字是谁写的?”

    兰宁转过身来,见他在看门牌,便哦了一声道:“都是我小姨夫写的,他以前学过点毛笔,就自己写了,不过我小姨一直觉得他写的不好看。”

    言儒语中肯地道:“确实不怎么好看。”

    兰宁:“……”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把所有的门牌重新写一次,算是抵房费吧。”

    “真的吗?”兰宁惊喜地看着他,他的字她是见过的,那可是比小姨夫写的漂亮十倍!不,而是倍!“能得到老师的墨宝,小姨肯定会很开心的!”

    “算不上什么墨宝,毕竟我不是书法家。”

    兰宁意外地挑了挑眉梢:“咦,难得看到老师这么谦虚哦。”

    言儒语笑了一声,把门推开:“需要写字的时候的跟我说一声。”

    “好勒。”兰宁答应着跑下了楼。

    这个民宿是她小姨和小姨夫一起经营起来的,小姨夫因为手艺还不错,就负责民宿的伙食,小姨就专门负责管理,两夫妻也算把这里大理得有声有色。

    暑假的生意总是特别好,兰宁在楼下呆了没一会儿,已经接了好几个预约了。

    孙艺萌给她妈妈的腰换了次腰,又跑出来跟兰宁八卦:“表姐,继续给我讲讲表姐夫的事呗!”

    兰宁白了她一眼:“都说了他还不是你表姐夫,叫得这么亲热做什么?”

    孙艺萌扯着嘴角看她:“我真搞不懂,表姐夫那么帅你还在挑剔什么?都把人带到这里来了,你敢说你对他没有一丝?”

    “你一个小朋友懂什么,哪有这么复杂。”

    孙艺萌呵呵了两声:“没错,我是小朋友,你已经是25岁的老阿姨了。”

    兰宁:“……”

    “我听二姨说了,表姐夫是作家哦,可是她忘记把笔名告诉我妈妈了。”孙艺萌拉了拉兰宁的手,“表姐夫笔名是什么啊?”

    兰宁从身后的书柜里抽出一本,放到她面前:“喏。”

    孙艺萌低头看了一眼。

    “……表姐夫是幸心?!”孙艺萌惊讶地捂住了嘴,“我就说老是看到你们两个在微博上打情骂俏,原来果然有一腿!”

    兰宁:“……”

    她什么时候在微博上跟他打情骂俏了?她干的最多的不是催他的稿吗?

    “幸心老师你竟然还嫌弃,你知道有多少人天天在微博下喊他男神吗!”孙艺萌瞪大眼睛看着她,仿佛在谴责她的暴殄天物。

    “我不是嫌弃他……好吧我确实有点嫌弃他。”兰宁想到他的花式拖稿,就对他爱不起来,“你知道一个编辑和一个拖稿的作者会有什么结局吗?要么这个作者交稿,要么两个人同归于尽。”

    “……”孙艺萌沉默了下,“所以你要另辟蹊径,和他修成正果啊,这样他拖稿你就不让他上.床。”

    兰宁:“……”

    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

    “不过幸心老师竟然这么帅,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才华!”

    兰宁:“……”

    饭点的时候她把言儒语叫了下来,一起在饭厅吃了饭。小姨夫和他聊得很投契,特别在知道他是作家以后,对他更是刮目相看。

    兰宁心想要是小姨夫知道自己写的字被他嫌弃了,对他的好感度肯定也要下降吧。

    晚上民宿里要有人守到很晚,兰宁的小姨夫让兰宁回房休息了,自己在楼下守着。

    在乡下的一夜过得很宁静,第二天太阳刚出来,兰宁就在鸟鸣中醒了过来。小姨夫已经在厨房忙着弄早饭了,兰宁去孙艺萌叫醒,也一起到楼下帮忙。忙过早上这一阵,才算稍微清闲下来。

    言儒语跟他们一起吃完早饭,孙艺萌就在一旁笑眯眯地问:“表姐夫,难得来这里一趟,要不你和兰宁姐出去到处玩玩吧,这里有我守着,你们吃午饭的时候回来就行了。”

    言儒语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去征求兰宁的意见:“你觉得呢?”

    兰宁想了想道:“嗯,反正这个时间段也不忙,我们赶在午饭前回来就行。”

    孙艺萌听她答应,兴高采烈地提议:“那你们骑自行车去吧,这样比较方便。”

    她家的民宿里就有自行车,专门提供给游客的,租金按小时算。当然,借给兰宁他们是免费的。

    自行车有单人的也有双人的,孙艺萌极力撺掇他们两人共骑一车,但兰宁坚决一人骑一辆。

    兰宁挑好自行车后,有些不放心地问言儒语:“你会骑车吧?”

    言儒语瞥着她道:“你认为我连这么简单的交通工具都不会吗?”

    “……不不,我只是确定一下而已。”她坐上车,把车骑了出去。言儒语跟在她身后骑上车,和她并排着往前行。

    早上气温不高,阳光也比较温和,正适合汽车环游田园风光。兰宁好久没骑车了,也显得比较兴奋,一路上都高兴地跟言儒语介绍沿途的风景。偶尔看到非常漂亮的花,两人也会把车停在路边,拿手机拍拍照。

    言儒语也拍了一张,转身对兰宁道:“我们合照一张吧。”

    “好呀。”兰宁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走到言儒语跟前。她刚好到言儒语的肩膀,仰头看着他举起的手机。

    背景是一片花田,蓝得沁人心脾的天空中漂浮着几朵白云。

    言儒语在微风拂过之时,按下了快门,他和兰宁嘴角上扬的弧度,一齐被记录了下来。

    “哇,拍得挺不错嘛,老师你是不是经常自拍哈哈。”

    兰宁在一旁调侃,言儒语欣赏了一阵照片,就将它设置成了手机桌面。

    兰宁有点尴尬:“用自己的照片当手机桌面,你也不害臊哦。”

    言儒语道:“不然当屏保也可以。”

    兰宁:“……”

    “十九哉跟我说,把自己和恋人的合照设成桌面,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你已经是有主的人了,可以挡住不少桃花。”言儒语说着就用微信把这张照片发给了兰宁,“你也设置成桌面吧。”

    兰宁:“……”

    不,她很喜欢她现在的桌面!她一点都不想在桌面上看到自己的脸!很尴尬好嘛!

    言儒语看她迟迟不动,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怎么,难道你不知道怎么设置桌面吗?”

    兰宁:“……”

    :)

    “我帮你。”言儒语拿过她的手机,两三下帮她把桌面设置好了。兰宁看着手机上被图标挡得七七八八的脸,沉默地把桌面换了回来。

    言儒语:“……”

    兰宁一边按手机,一边对他道:“脸都被挡完了好吗,还是设置成屏保吧。”

    言儒语本来皱着的眉头忽地舒展开,嘴角慢慢弯了起来:“说的有道理,那我也设置成屏保好了。”

    他把屏保弄好后,看着自己和兰宁的“情侣屏保”,心情颇佳的把手机放回了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