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51.第 51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言儒语这话说完,兰宁安静了一会儿:“老师……”她叫了一声,音色听上去有些干瘪,“这句话你是从哪学来的?好……肉麻。”

    言儒语:“……”

    他错开她的视线,咳了两下:“是十九哉告诉我的,他说他当年就是这么追到老婆的。”末了,他还不忘补充,“其实我也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比起说这种空话,金牛座更喜欢直接做。”

    兰宁:“……”

    她打量着言儒语,笑了笑道:“哦,没想到你背后还有一个军事哦。”

    言儒语道:“毕竟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情感经历丰富。”

    兰宁:“……”

    前面不远处有一块很大的空地,不少阿姨在那里跳舞。兰宁从铺着石子的小路穿过去,走到一颗树旁开始压腿。

    言儒语走到她身边,找个了空位开始做伸展操。

    兰宁看着他在广场舞的音乐中跳操,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第八套广场舞体操,预备,起。”

    言儒语:“……”

    他居高临下地瞥了兰宁一眼:“你无不无聊?”

    兰宁换了一只腿压,挑着眉梢道:“你是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样子,所以才觉得不好笑。”

    言儒语停下动作,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你跳给我看看我就知道了。”

    兰宁:“……”

    她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儿前面阿姨们的音乐,跟上节拍,一本正经地做起了伸展操。

    “……噗。”言儒语终于是绷不住轻笑出声,“是有点好笑。”

    兰宁侧头看了他一眼:“笑什么笑,还不快点跟着做?”

    言儒语嘴角的笑还没完全散去,又接着做起了伸展操。

    一个小朋友从他们旁边走过,笑呵呵地拉着自己奶奶道:“奶奶你看,这两个叔叔阿姨好好笑哦。”

    言儒语:“……”

    兰宁:“……”

    等这俩祖孙走远,兰宁还没从内伤中恢复过来。言儒语依旧云淡风轻地做着操,抽空瞥了她一眼:“那个小朋友的评价还是很中肯的,至少他还没用傻来修饰你。”

    兰宁:“……”

    她张开双手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笑着对言儒语道:“你们直男永远get不到重点。”

    “……所以重点是什么?”

    “是我竟然又猝不及防地被叫了阿姨!阿姨!我哪里像阿姨了!”

    言儒语顿了顿:“按你和那个小朋友的年龄来算,叫你阿姨不过分。”

    “还不过分?可爱的小孩子就会喊姐姐!

    “……你开心就好。”

    兰宁:“……”

    前面的广场舞大妈散伙后,兰宁和言儒语的晨练也告一段落。兰宁一边用手掌给自己扇着风,一边问言儒语:“你走哪边?”

    “我要回酒店,从前面过桥。”

    “哦,那好。”兰宁道,“我按原路返回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再联系你。”

    “嗯。”言儒语点了点头,就朝不远处的桥头跑去了。

    兰宁又在原地休息了会儿,才调转方向往回跑去。

    到家后她先冲了澡,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妈妈买菜回来。

    “啊,妈妈,今天中午沈蕴约我吃饭,你就别煮我的饭了。”她把头发拢到脑后,站在厨房门口对她妈妈道。

    兰宁妈妈有些意外,她把菜放到桌上,回过头看她:“你和沈蕴?你还是决定和他发展了?”

    她本来以为她都把言儒语带回家了,这事至少定了个七七八八,可谁知一天之内,言儒语回a市了,沈蕴要请吃饭了,这剧情峰回路转,她有点跟不上了。

    兰宁扯了扯嘴角道:“老师也回去的。”

    兰宁妈妈惊讶地张了张嘴:“你们三个?”

    “嗯。”

    兰宁妈妈张着大眼睛无声地点了点头。

    兰宁:“……”

    光是看她的眼神,就知道现在她的内心在上演怎样一出大戏。

    “不过言先生不是走了吗?”兰宁妈妈突然问。

    兰宁道:“哦,他昨天没买到票,就没走成。”

    “哦……”兰宁妈妈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拉着兰宁的手道,“这顿饭,好好吃。”

    兰宁:“……”

    因为可能是最后一顿饭了是吗?:)

    她也呵呵呵呵地握了握妈妈的手,返回房间看稿子了。

    中午十一点过点儿,沈蕴就给她打电话,说是预定了附近一家烤肉店。那家烤肉店在这里还挺有名气的,开起来有好几年了,兰宁每次回来,都会去那儿吃一次。

    她把地址发给言儒语,就换了身衣服出门。

    她到的时候沈蕴已经等在门口了,兰宁走过去和他一边聊天,一边等言儒语。

    言儒语是打车来的,出租车刚好开到兰宁和沈蕴的面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后,言儒语迈出长腿跨了下来。

    “你来得真快。”兰宁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她不过也就刚到几分钟。

    言儒语道:“吃饭都不积极,还能对什么积极?”

    兰宁呵呵笑了笑没有接话,沈蕴跟他礼貌地打了招呼,说道:“既然人都来齐了,我们就进去吧。”

    “嗯。”言儒语走到兰宁身边,跟着他们进去了。服务员把他们领到了预定的位置,然后迎来了第一个问题。

    座位该怎么坐呢?

    兰宁看着面前的四个座位,犹豫不决。她和谁一起坐都不合适,可是让老师跟班长一起坐……好像跟不合适。

    服务员本来想把菜单递给他们,结果发现三人走到座位前都不动了,也有点不明所以。她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然后弯着嘴角耐心地站在一边等着。

    兰宁想了片刻,自己坐到了靠窗的位置,至于他们两个要坐那里,就交给他们自己去烦恼好了。

    言儒语因为离兰宁更近,直接就坐到了她身边,沈蕴也没有说什么,自己走到他们对面坐了下来。

    服务员见位置终于安排好,便把菜单递了上去。

    菜几乎都是兰宁点的,两位男士只在她点完后象征性地点了两个菜。服务员离开后,桌上突然就显得安静。

    沈蕴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茶水,对兰宁问道:“既然你是在杂志社当编辑,那言先生也是编辑吗?”

    “啊,他……”兰宁偏过头去看言儒语,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言儒语道:“我是作者。”

    沈蕴了然地点了点头:“《米斯特里》的作者,都是大师级人物。”

    兰宁有些好奇地看着他:“班长,你也看我们杂志吗?”

    “嗯,我每期都有买。”沈蕴说着,朝她笑了起来,“我昨天就想告诉你了,不要叫我班长了,都是小学时候的事。”

    兰宁也跟着笑了起来:“但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班长啊。”

    言儒语在旁边喝了口水,放下杯子对沈蕴道:“沈先生在哪里高就呢?”

    “我在高中教语文。”他说到顿了顿,有些自嘲似地笑了笑,“说来惭愧,我也曾经给杂志写过稿。”

    “啊,对哦!”兰宁看着言儒语,“班长他语文成绩很好的,特别是作文,还得过奖呢。”

    言儒语道:“我也得过,还很多。”

    兰宁:“……”

    “我当然是不能跟言先生比的。”虽然他不知道言儒语的笔名,但能在《米斯特里》上稿,还被兰宁成为老师,肯定是个很有名的作家,“我写的那些东西也就是记录记录心情,真正要搞创作的话,太不容易,这点上我很佩服言先生。”

    “你佩服他什么啊,他经常拖稿的。”兰宁忍不住吐槽。

    言儒语:“……”

    沈蕴在对面轻笑起来,言儒语蹙了蹙眉梢,看着兰宁道:“都说了下本书的稿子会在今年内给你,你还想怎么样?”

    “就算这本能准时交,那也抹不去你过往的斑斑劣迹。”

    “哦,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不介意在我的劣迹上再添一笔。”

    兰宁:“……”

    她扭头看向沈蕴:“看到了吧?这种人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佩服的?”

    沈蕴笑了两声,看着言儒语道:“我大胆地猜测一下,言先生的笔名该不会是幸心吧?”

    兰宁惊住了:“幸心老师的臭名已经这么昭着了吗!”竟然一提拖稿就想到了他!

    沈蕴笑着道:“我偶尔也给杂志写稿,所以听说过一些幸心老师的传闻。”

    兰宁:“……”

    老师已经成拖稿界的一段神话了。

    沈蕴道:“其实私下里,我也是幸心老师的读者,他最近上市的《死亡留言》我也拜读了。”

    言儒语道:“承蒙厚爱。”

    兰宁:“……”

    听两个读书人说话好累。

    她站起身,从言儒语跟前挤了出去:“我去拿点饮料和小吃,你们要什么?”

    言儒语道:“你拿什么我就吃什么。”

    兰宁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脸,又去看沈蕴。沈蕴道:“我都可以。”

    ……好吧。

    她刚走了两步,又被言儒语叫住:“别拿太多了,待会儿吃不下菜就亏了。”

    兰宁:“……”

    等她走远后,沈蕴突然对言儒语问道:“老师是正在追求兰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