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50.第 50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沈蕴是兰宁小学时的班长,那个时候她经常邀请他去自己家里一起写作业。

    当然她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抄班长的作业,而是因为沈蕴的功课特别好,和他一起做作业,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马上就能得到解答。

    沈蕴就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里,上下学都是乘同一班公交车——不管哪个年代的学生,都总是容易喜欢上和自己乘同一班公交的同学,兰宁也没能免俗。

    沈蕴是那种长得白白净净的男生,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话很少,笑起来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兰宁现在还记得,在某个下午的数学课后,坐在窗边的沈蕴突然回过头,在阳光下对自己笑了笑。

    竟是和现在的情景如此相似。

    长大的沈蕴依旧白白净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一条深色牛仔裤,鼻梁那副无框眼镜,似乎也和当年没什么区别。

    他推着一辆自行车,前框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你在a市工作吧?”沈蕴开口,声音还是那么温润。

    兰宁终于从回忆的漩涡中挣脱出来,对他笑了笑道:“是啊,公司给我们放小暑假,我就回来呆几天。你呢?周末还上班啊?”

    沈蕴道:“我来学校给学生补课,刚刚上完,准备回去,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啊。”兰宁轻呼了一声,“我是听妈妈说过,你在高中教书?”

    沈蕴点了点头:“嗯,就在三中,离这不远。”

    兰宁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你教哪一科?”

    沈蕴笑了笑道:“语文。”

    兰宁噗地笑出了声:“果然,你从小语文就特别好,每次作文课老师都要念你的作文。”

    沈蕴也像想起了小时候的事,眸子里润上了浅浅的笑意:“你现在是要去哪儿?”

    这个问题把兰宁给问住了,她本来是出来找言儒语的,但现在人也没找到……

    “回家吧。”她道,老师说不定真的是去坐飞机了。

    “我也回家。”沈蕴道,“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好啊。”兰宁点了点头,和他肩并肩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坐在咖啡厅的言儒语看着窗户外的他们越走越走,微微皱了皱眉。他结了账,一边提着行李往外走,一边给十九哉回了条消息:“我不回来了。”

    十九哉:纳尼?

    言儒语扫了一眼屏幕,把手机装进了兜里。

    晚上,兰宁爸爸下班回来,没有看到言儒语,有些意外问兰宁:“言先生呢?你怎么不叫他过来吃晚饭?”

    兰宁被嘴里的饭噎了一下,道:“他好像已经回去了。”

    “回去了?”爸爸更意外了,“今天才刚来怎么就回去了?”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呵呵。”她给爸爸夹了一筷子菜,道,“爸,你还是先吃饭吧,周末还在加班,辛苦了。”

    兰宁爸爸眨了眨眼,侧头去看兰宁妈妈。兰宁干咳了一声,对他们道:“说起来,我今天碰到小学时候的班长了。”

    兰宁妈妈愣了愣:“你是说沈蕴?”

    “嗯,他在三中教语文呢。”

    兰宁爸爸和兰宁妈妈交换了个眼神,最后还是由兰宁妈妈开口问:“言先生是因为沈蕴所以才回去的吗?”

    “噗咳咳。”兰宁被米饭呛到气管,猛地咳了两声,“才不是啊,他们根本不认识好吧。”

    “哦……”兰宁妈妈若有所思,“我记得你小学的时候好喜欢你们班长的,三句话不离班长。”

    “……妈,为什么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记得这么清楚?”

    “那是,要不是遗传了我的记忆力,你的成绩会那么好?”

    兰宁默默地扯了扯嘴角,没回话。

    兰宁妈妈又道:“沈蕴吧,我记得他好像还没有交女朋友。”

    兰宁再一次被呛到:“妈,这个根本不是重点好吧!”

    “好好好。”兰宁妈妈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一边吃一边想,“你和沈蕴一个在a市,一个在这儿,耍朋友肯定不方便,到时是你留下来呢,还是他跟你去a市?怎么都得有个人牺牲,还是言先生比较合适。”

    兰宁:“……”

    妈妈你真的想太多了。

    她吃了饭帮妈妈收拾了下碗筷,就窝到房间看叶澄的稿子了。看到十点半,她打着哈欠去洗漱。

    第二天早上她七点过就从床上爬起来,把头发扎成马尾,换上一身晨跑服,去外面跑步了。

    虽然难得有这么长的假期让她睡懒觉,但之前工作一直很忙,她已经疏于锻炼了,现在还是要适当地运动运动才行。

    她家这边的小区虽然老,但因为沿河,路边规划得还是十分漂亮的。每天早上来河边晨练的人不少,有跑步的有跳操的也有打太极的。

    她沿着河边跑了一段路后,看见前面有个男人蹲着身在系鞋带。她放慢步子,仔细打量了那人几眼,惊讶地叫出口:“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言儒语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慢慢站了起来:“怎么,这里只准你晨练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兰宁现在内心有些凌乱,她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道,“你不是回a市了吗?”

    “本来打算回的,但是票要等到晚上,我就懒得回了。”

    兰宁:“……”

    是谁昨天还信誓旦旦地跟她说,如果不能和她呆在一起,留在这里就没有意义?

    男人的话果然不能随便相信,亏她还感动了一下。

    她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问他:“那你住在哪儿?”

    言儒语转过身,指了指河对岸一栋高耸的建筑物:“那边的酒店,听说是你们这里最好的酒店了。”

    “嗯……”兰宁点了点头。

    “你还要跑吗?一起?”

    “好。”兰宁跟在言儒语身边跑了起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步伐却配合得十分默契。

    跑了一小段路后,兰宁偷偷瞄了瞄他。

    “老师。”她叫了一声。

    “嗯?”言儒语随口应道。

    兰宁沉吟了下,对他道:“昨天……我说那番话,不是想赶你走。”

    “但你也不想我留下来,不是吗?”

    ……

    所以他才没有告诉自己他没离开吗?

    兰宁的嘴角动了动,正想说什么,就看见迎面跑来了一个人。

    “兰宁?”沈蕴在他们前面停下来,跟她打了个招呼。

    兰宁:“……”

    这究竟是什么迷一样的缘分。

    她对沈蕴笑了笑,道:“早上好,你也来晨跑啊?”

    “嗯。”他的目光落到兰宁旁边的言儒语上,问了一声,“这位是?”

    “我是……”言儒语又一次想抢答,但说到这里后,顿了片刻,“我是兰宁的朋友。”

    沈蕴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

    兰宁干笑了两声,问他:“你已经跑完了吗?”

    “嗯,不打扰你们跑步了。”沈蕴说着打算继续往前跑,但想了想,又对兰宁道,“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要不中午我请你吃饭,这位先生也一起来吧。”

    “这……”

    “好的,谢谢。”兰宁话还没说话,言儒语就答应了下来。

    兰宁:“……”

    “那我们中午再联系。”沈蕴对他们点了点头,接着朝前面跑去。

    “那个人是谁?”言儒语问。

    兰宁呵呵地笑了两声:“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就答应人家请吃饭?”

    言儒语一脸坦然:“这有什么矛盾的吗?”

    兰宁啧了一声,又慢慢地跑了起来:“他是我小学的班长。”

    “班长?”

    “嗯,叫沈蕴。”

    言儒语沉默地跑了一会儿,问道:“你小学的时候是暗恋他吗?”

    兰宁:“……”

    这种事他都能推理出来吗?

    兰宁撇了撇嘴:“这种事很正常吧,小时候不是谁的成绩好,就喜欢谁吗?班长学习委员课代表,都有人喜欢吧?”

    “你喜欢他不仅是因为他成绩好吧?”言儒语侧头看了她一眼,“你的感情生活还挺丰富的。”

    兰宁:“……”

    “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暗恋过谁吗?读书的时候,不可能没有吧!”兰宁不甘示弱地回望他。

    言儒语认真地想了想:“还真没有,我读书的时候没有人成绩比我更好。”

    兰宁:“……”

    她嗤笑道:“男生喜欢女生,不分年龄,都是喜欢漂亮的。我刚才说的那一套,只适用于女生。”

    “那怎么解释我喜欢你?”

    兰宁:“……”

    老师你到底是想表白还是想损人啊,你说清楚啊!

    她愤愤地又跑了一段路,突然听言儒语在身边说:“其实昨天我在车站看见你们了。”

    兰宁一愣:“昨天你在车站?可是我没找到你啊。”

    “我在旁边的咖啡店里。”言儒语看了看她,“你昨天为什么又跑来找我?”

    “呃……”这个问题就有点尴尬了,兰宁想了想,道,“我就是怕没有车了啊。不过你既然看到了我,怎么不联系我?”

    “本来是想找你问清楚的。”言儒语沉默了下,“不过想到说好要给你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忍住了。”

    兰宁又被他这句话戳到了心里,她侧头看着他,问道:“所以你就打算一直默默地呆在这里?”

    言儒语安静了会儿,突然轻笑出声:“应该不会,和你呆在同一个地方,却不能见你,最多三天,我就忍不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