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45.第 45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兰宁一把夺过言儒语手上的卡片,塞进了包里:“这不是情书。”

????言儒语挑着眉梢:“哦,那是什么?”

????“姑且算是分手信吧。”

????“分手信?”言儒语轻嗤出声,“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过?”

????兰宁啧了一声:“周末他跟我表白,我拒绝了。”

????这个答案意外地讨得言儒语欢心,他沉默了片刻,才勾着嘴角道:“明智的选择,花生米才更不值得你信任。”

????……呵呵,可是她觉得叶澄比他可靠了多了呢。

????她撇着嘴角没有说话,言儒语又追问道:“所以你们周末的时候见面了?”

????兰宁:“……”

????她抬起头,冲他笑了笑道:“是啊,星光公园有音乐节。”

????这对言儒语来说显然不是个什么好消息,他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正欲说话,之前一直在打电话通知取件的快递小哥走了过来:“快递单填完了吗?”

????“稍等。”言儒语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低着头继续填写快递单。

????写好最后一个笔画,他把样书递了过去,让快递小哥帮他打包。快递小哥接过书后,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然后愣在了原地。

????《死亡留言》?这本书还没上市啊,这个时候能有书的只能是作者本人……

????什么,这是幸心老师本人?!

????快递小哥眼里写满惊喜地抬起头来:“你你你、你是幸心老师?!”

????言儒语波澜不惊地应了声:“嗯。”

????快递小哥更激动了,几乎要喜极而泣:“啊啊老师,我是你的忠实读者,我最喜欢你的写的安然侦探系列,听说最近要拍电影了啊!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些激动!啊啊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会在收快递的时候遇到老师!这个职业果然选对了!”

????兰宁:“……”

????等等,小哥你的职业追求不应该是这样的吧?

????“嗷嗷嗷老师,你能帮我签个名吗!我要珍藏起来!”快递小哥说着就在身上找本子,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张白纸,最后只能撕了一张快递单下来,“老师,麻烦你就帮我签在这里吧!”

????兰宁:“……”

????言儒语看着他递过来的快递单和笔,对他问道:“我签了运费可以打折吗?”寄到海外去,运费还是挺贵的。

????兰宁:“……”

????快递小哥点头如捣蒜:“这单算我的!”

????言儒语果断地拿过快递单,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好了。”

????“谢谢老师!”快递小哥激动地满面通红,“我会传给我的子孙后代的!”

????兰宁:“……”

????她已经看不下去了。

????快递小哥给言儒语保证一定会安全把快件送到后,乐呵呵地开着面包车走了。兰宁一脸无语地看着言儒语:“老师,在读者面前还是注意一下形象吧!什么叫签了可以打折啊!”亏得他也说得出口。

????言儒语十分坦然地道:“有什么不对吗?钱就是从一分一厘积攒起来的。”

????兰宁:“……”

????这一刻兰宁觉得他全身都在闪烁着金牛座敛财的圣光。

????“对了,我们刚刚说到星光公园的音乐节?”

????兰宁:“……”

????经过快递小哥的打岔,你不是应该把这茬忘了才对吗?:)

????她和言儒语在楼下就这个问题展开了长达五分钟的讨论,最后以兰宁要请他吃一顿饭告终。

????兰宁:“……”

????凭什么她要请他吃饭啊!

????辩论赛输了的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请言儒语去撸了一顿串串香,言儒语坐在他对面,一边涮着牛肉,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对了,大家好像都知道我们两个约会的事了。”

????兰宁:“……”

????“那根本不是约会好吗!”兰宁愤怒地咆哮了起来。

????言儒语淡然地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不算,所以这周末我们去约会吧。”

????兰宁:“……”

????都是套路。

????“我周末要去参加同学的婚礼。”

????“周末有两天。”

????“另一天我要休息。”

????“那我们可以在家里约会。”

????兰宁:“……”

????所以问题的根本是,她为什么一定要和他约会!

????一顿串串吃完,她觉得更累了。

????走出串串店,言儒语侧头看着她手中的花:“你知道这种花怎么养吗?”

????兰宁的眉梢动了动,还能怎么样,不就拿个花瓶接点水泡着吗?

????言儒语道:“以你的知识面,恐怕连这是什么花都不知道吧?”他说着,把她手里的花拿了过来,“还是我来帮你养吧。”

????兰宁:“……”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她无力地呵呵笑了两声:“你喜欢的话就拿去吧。”

????走到公寓楼下,她随意地跟言儒语挥了挥手,算是告别。言儒语看着她走进楼道,才勾了勾嘴角朝自己住的公寓走去。

????兰宁到家后,有些疲惫地坐到桌前,打开了电脑。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她打算看一集电视剧,来调节一下心情。

????习惯性地等上q.q,她发现代清的头像跳得正欢。

????代清:我听说你和幸心老师谈恋爱了!这是真的吗!

????兰宁:“……”

????为什么连她都知道了!

????兰宁:你听谁说的?

????代清:都传开了好吗,好多作者都知道了!

????兰宁:…………[再见]

????代清:你真是闷声钓大鱼啊,竟然把幸心老师勾搭上了!我还以为你会和那个小鲜肉有发展!

????兰宁:我和幸心老师没有谈恋爱,以讹传讹的话你也信,智商呢?:)

????代清:哦,你的狡辩很苍白。:)

????兰宁:……

????代清:这周潘书容的婚宴,你可以带幸心老师去显摆了。:)

????兰宁:够了吧__都说了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需要用到人家了就把人家叫去参加婚宴,这是什么行为?

????代清:什么行为?[挖鼻]

????兰宁:总之就是不好的行为!

????代清:我怎么觉得他说不定很乐意呢。

????兰宁:不跟你说了,我去看剧了。[再见]

????她毫无犹豫地叉掉小企鹅,点了自己最近在追电视剧。

????周六潘书容的婚宴,她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她把上周买的裙子和鞋子拿出来,换上后在镜子前照了照。

????人靠衣装福靠金装这句话真的一点都不假,只是换了一套衣服,她看上去就像哪家的千金大小姐了。

????给自己画了个妆,兰宁思考着发型该怎么弄。搭配这种礼服感觉盘发会更好看,但现在去理发店盘头发肯定来不及了。她试着把一头长发披下来,看着也不错。对着镜子研究了会儿,她想起在日本旅游时,她买的家用烫发棒。

????这个烫发棒在日本女生中很流行,她当时也是慕名去买的,只不过买回来一次都没用过。刚好趁着这次,可以练练手。

????烫发棒的操作很简单,她把说明书读了一遍,就照着做了起来。本以为第一次用会不上手,没先到烫出来意外地好看,每一个弧度都卷得恰到好处。

????兰宁欣赏了一阵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拿着包包出门了。

????婚宴是十二点正式开始,她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会场。新娘子和新郎已经在外面迎接客人了,看见兰宁时,潘书容愣了愣,才挽着新郎的手臂走了上去:“你是兰宁吧!”

????兰宁笑着走上去,顺便打量了一下他们。潘书容比读书的时候更加抢眼了,以前的她虽然漂亮,但没有这么明艳动人。她身边的男人比她要高出一个头,虽然算不上有多帅,但看着也干净舒服,一身白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衬得他愈加有气质。

????兰宁觉得这一对还是挺登对的,她把准备好的红包递给潘书容,笑着道:“恭喜,祝你们新婚快乐。”

????“谢谢。”潘书容接过红包,跟她的老公介绍,“这个是我大学同学,长得漂亮吧,读书的时候可是很受欢迎的哦。”

????兰宁不好意思地呵呵了两声。

????潘书容介绍完,又回过头来看她:“兰宁,你比读书的时候更好看了啊。”她说着在兰宁身边四处望了望,像是在找什么人,“你男朋友呢?”

????兰宁:“……”

????果然来了吗……

????她抿了抿唇,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我一个人来的。”

????潘书容惊讶地看着她:“你不会还没有男朋友吧?不是我说,你不要要求太高了,你今年也有25岁了吧?女人一过了25岁,各方面都走下坡路了。”

????兰宁:“……”

????妈个鸡要不是看在你今天结婚……

????她做了个深呼吸,把这口气忍了下去:“我……”

????“兰宁。”一个磁性的男声打断了她,兰宁偏过头去看了看,见一袭黑色西装的言儒语正朝她的方向走来。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兰宁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言儒语已经走到了她身边。他在她的右手边停下来,看着面前的一对新人:“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恭喜你们结婚。”

????潘书容看着面前这个英俊优雅的男人,好半晌才勾着红唇问兰宁:“这位是?”

????“我是兰宁的男朋友。”言儒语道,“刚才临时有事,所以让兰宁一个人先来的。”

????“原来如此……”

????潘书容的笑比之前悻悻了不少,言儒语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了她:“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礼金。”

????兰宁:“……”

????竟然连礼金都准备了!

????潘书容浅笑着把红包接过来:“你们两个怎么还分开送。”

????言儒语道:“兰宁说这是别人的婚礼,我们太抢镜了不好。她本来不想让我来,但我还是想来见见她的老同学,所以自己准备了礼金。”

????兰宁:“……”

????什么鬼啊!什么叫他们不要太抢镜了啊!老师你是来砸场子的吗!

????果然潘书容的脸色顿时就没刚才好看了,她勉强地笑了两声,对言儒语道:“我也是有点意外,兰宁读书的时候跟她男朋友感情很好,我还以为他们会一起来呢,没想到竟然换人了。”

????兰宁:“……”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婚礼现场要变血案现场了。

????虽然潘书容的态度确实让她觉得讨厌,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婚礼,她不能给人搞砸了啊。

????她拉住言儒语的手,想暗示他点到即止就好,但这显然不是言儒语的行事作风。

????他对潘书容笑了笑,道:“你是说兰宁的前男友吗?他的事兰宁跟我提起过,听说你当时也在追求他?”言儒语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加动人了,“虽然兰宁以前的眼光不太好,但她前男友的眼光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