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44.第 44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给叶澄回复完消息,兰宁小心翼翼地把言儒语给她买的那条裙子拿了出来。看着床上并排着的两条裙子,兰宁思考了一阵。

    好吧,这条新的好像是要好看那么一丢丢。

    衣服旁边就放着言儒语刚才给她的那本签名书,兰宁把手机拿出来,对着有签名的那页拍了张照,穿上微博。

    花椰菜v:拿到了《死亡留言》的样书,印刷美美哒月底就会全面上市,届时全国新华书店都能买到[图]

    “嗷嗷嗷签名书!!幸心老师的字好漂亮啊!!!”

    “编编你假公济私!你就是来炫耀签名书的吧!”

    “连印章版都没有抢到的我[再见]”

    “求再出一万本手写签名书,谢谢[微笑]”

    “哇,你和幸心老师的娃终于生出来啦!”

    兰宁:“……”

    什么娃啊!

    她猛地把手机扔在被子上,拿着束发带去洗漱了。

    第二天她准时赶往星光公园。星光公园自建成以来,还是第一次举办音乐节,引起了不少人前来围观。兰宁在密密麻麻的人堆里,好不容易找到了叶澄。

    “天呐,早知道这么多人,我们就换个地方了。”兰宁有点无奈,音乐节虽然在室外举行,但架不住人多啊,这么大一块地,感觉都没地方可以下脚了。

    叶澄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他在四周看了一圈,对兰宁道:“今天的活动还是挺多的,要不我们先去别的地方转转?”

    “嗯。”兰宁求之不得,虽然演出快要开始了,但她真不想在这儿人挤人,嘉宾又没有莫榛。

    “不如我们去糖心蜜意坐坐吧?”她提议。

    叶澄想了想,点点头道:“好。”

    路上有不少卖各种花草的,兰宁一路走一路看,寻思着买个合心意的回去种。

    “那个花挺不错的样子哦?”她随口问了一下,在心里想着那是什么品种的花。叶澄顺着她的手看去,对她笑了笑道:“你等等。”

    他走到卖花的地方,买了一小束,用特有的藤绳绑好。兰宁看着他付了钱,朝自己的方向走来。这个时候刚好有风吹来,叶澄微动的黑色的刘海下,一双眼睛像天空般澄澈。

    兰宁突然就想到了言儒语的论调,啊,所以他给自己取名碧空如洗啊。

    “编编。”叶澄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她身边,笑着叫了她一声,“我之前听人说,作者会对第一个签约自己的编辑有特别的感情。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但我是真的很喜欢编编。你愿不愿意留在我身边,陪我一起成神?”

    兰宁愣了一下,虽然她之前隐隐感到叶澄对她的感情不太自然,但她也不想厚着脸皮往这个方向猜想,毕竟她比叶澄大了整整五岁啊,她实在不好意思去想一个正当年华的小鲜肉会喜欢自己。

    但现在她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叶澄的眼神太认真,如果自己糊弄过去,就是对别人感情的不尊重。

    更何况她今天本来就是想把这件事情和他说清楚的。

    她微微抿了抿唇,看着叶澄道:“作为编辑,我当然是想和你一直走下去,但是其他的,我没办法做到。”

    叶澄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不少,他垂了吹垂眸,问道:“是因为幸心老师吗?”

    “……什么?”兰宁莫名有些慌,“为什么要这样说?”

    叶澄浅浅地笑了笑道:“毕竟我也是写推理小说的人,这点洞察力还是有的。”

    兰宁的嘴角抿了起来,她的感情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如果连叶澄都察觉了,那言儒语肯定更察觉到了吧?

    ……所以他才在自己面前那么有自信吗?

    “呃……”兰宁觉得喉咙有些干,她咳了一声,有些不敢直视叶澄的眼睛,“跟幸心老师没关系,我只是……不喜欢比我小的男生。你今年才20岁,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像我这种25岁的人,找对象都是奔着结婚去的。”

    她说完这番话后,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和偶尔穿梭而过的微风,仿佛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兰宁有些扛不住这个气氛,毕竟叶澄在她眼里还是个小男生,她这样会不会给他留下什么阴影啊……

    她拼命想找个话题来缓解此刻的局面,哪怕是有几句苍白的话安慰一下他也好啊。可是她一撞见叶澄的眼神,就什么都说不来了。

    最后,还是叶澄先开了口:“你看过罗伯特·富兰克林的《蒲公英女孩》吗?”

    兰宁的有些懵:“什么?”

    叶澄道:“故事的女主角来自240年后的未来,她在树林里遇到了当时已经四十岁的男主角。他们两个互相欣赏,对彼此都产生了感情,可是男主角当时已经有了妻子,两人始终没有越界。有一天女主角的时空机出了故障,只剩最后一次穿梭的机会,她没有再回到240年前,而是回到了260年前,男主角二十岁的那一年。然后,她嫁给了他。”

    兰宁不知不觉就被叶澄讲的故事给带跑了:“你是说,男主角四十岁时的那个妻子,其实就是女主角?”

    “没错。”叶澄笑了笑,“这是个很勇敢的女孩子,就像故事里说的那样,她不确定在四十岁时喜欢上她的男人,在二十岁时是不是也一样会喜欢她,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幸好,结局是圆满的。”

    兰宁没有出声,叶澄继续道:“时间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如果你遇到我时,我不是二十岁,而是像幸心老师一样,已经是个成熟男人,写出过很多本畅销书,你会不会选择我?”

    兰宁有些动容,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故事,还是因为叶澄的这番话。她沉默了会儿,最后也只是看着他道:“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如果,我遇见的,就是二十岁的你。”

    叶澄轻笑了一声:“是啊……”他其实挺羡慕故事里的那个女主角,至少她还有一台时光机,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音乐会已经开始了,星光公园的气氛十分热烈,但完全不能溶解兰宁和叶澄之间的僵硬。兰宁想着这个状态下,她也不可能再和他去糖心蜜意吃蛋糕了,既然大家已经把话说清楚,那就尽快结束这种尴尬吧。

    “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不好意思……”兰宁跟叶澄道了个歉,也没等他回应,就转身往反方向走。

    叶澄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终于还是开口叫了一声:“编编。”

    兰宁脚步顿了顿,回过头来看他。

    叶澄沉吟了片刻,嘴角再次勾起一个兰宁最熟悉的暖融弧度:“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个大师。”

    一个,不输给幸心老师的大师。

    兰宁愣了愣,然后也对着他笑了起来:“嗯,加油!”

    这个周末,因为拒绝了小鲜肉叶澄,兰宁也情绪受影响地在家窝了两天。

    周一又是工作日,兰宁一踏进公司,就觉得大家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无限暧昧。她抽了抽嘴角,不明所以地走到自己的位置。

    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十分八卦的男同事,站起来点了点她的电脑:“听说,你周五的时候和幸心老师去逛街了?”

    兰宁:“……”

    苹果!!!

    她扭头怒气冲冲地看着旁边的苹果,苹果被嘴里的面包噎了两下:“别这样,影响消化。”

    兰宁大力地握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质问:“你不是说你不会告诉别人的吗!”

    “我……没告诉啊,我只是……说漏了嘴。”

    兰宁:“……”

    “在群聊里。”苹果补充。

    兰宁:“……”

    她好想死。

    苹果说的那个群聊,是几个编辑朋友自己建的一个小群,人数其实不多,但……耐不住人人都是大嘴巴!

    这个圈子来来去去就是那么些人,这件事请轻而易举地就在编辑部流传开了,就连作者都有不少听说了!

    今天发消息来慰问她的作者她一个个都记了下来,以后重点催他们的稿。但是奇怪的是,言儒语那边倒是一直没反应,按理说,他那个作者群里也应该都传开了吧。

    此时,言儒语的作者群里正聊得风声水起。

    十九哉:群主,你就说吧,什么时候发喜帖,我就挑那个时候出国旅游。:)

    云轻:哈哈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带我一个!

    木白:人家带着老婆孩子,你也好意思去[挖鼻]

    碧空如洗:…………qwq

    碧空如洗出来之前,言儒语本来没打算理这群人,但这时,他特地在群里冒了个头。

    幸心:放心吧,不管你们在哪里,我都会把喜帖寄过去的,就是这么贴心。:)

    十九哉:呵呵呵,那红包我可以用q.q发给你吗?就用你最喜欢的那种方式。:)

    [群主开启了全员禁言]

    幸心:[口令红包]你们是说这种方式吗?

    幸心:[口令红包]我确实很喜欢呢:)

    幸心:[口令红包]一千块,拿去花:)

    叶澄:“……”

    第一次见识到群主精神病发作的他深深被震撼到了。幸心老师的人设,有点崩坏啊。

    他把言儒语的病症表现截图下来,发给了兰宁。兰宁刚开始看到他的头像时,还有些尴尬,但看清内容后……

    花椰菜:……:)

    花椰菜:我早就告诉过你,离幸心老师远点,他有狂犬病的。:)

    碧空如洗:…………

    碧空如洗:编编,我寄了个东西给你。

    花椰菜:什么?

    碧空如洗:昨天的花[可怜]

    花椰菜:哦,谢谢……

    兰宁觉得幸好隔着网络,不然他们肯定没法像这样聊天。

    下班以前她就收到快递了,果然是昨天的那束花,上面还有一张小卡片。兰宁打开看了看,卡面用钢笔写了一行小字。

    前天,我看见了一只兔子;昨天,是一头鹿;而今天,则是你。

    这是《蒲公英女孩》里女主角对男主角说的话,她在上个周末,特地把这个故事找出来看了。

    她觉得这是叶澄在感情上对她正式的告白的,这个花和卡片,就当是一种纪念。她吐出一口气,拿着花和卡片下班了。

    走到小区门口,她远远地就看见了言儒语。言儒语正在门口寄快递,看见她时,便打了个招呼:“下班了?”

    “嗯。”兰宁好奇地朝他手里的东西看了两眼,“老师,你寄什么?”

    “书。”言儒语拿起笔,继续在快递单上填写。兰宁走过去,看清了他要寄的是《死亡留言》的样书:“你要寄给朋友啊?”

    “不是朋友。”

    兰宁眨了眨,偷偷瞄了一眼他填写的快递单,收件人上赫然写着——于慕远。

    兰宁:“……”

    他都出国了老师怎么还不放过他!

    “你干嘛要寄给他?”兰宁相当无语。

    言儒语挑了挑眉梢道:“特意让他出了镜,如果他看不见,那不是没什么意义了?”

    ……不他也是你的书迷他肯定看得见,咦等等。

    “你怎么会有他的地址?”

    言儒语轻描淡写地道:“想知道这种事很难吗?随便找人打听一下就行了。”

    兰宁:“……”

    “不过你手上的花是谁送的?”言儒语的目光落在了兰宁拿着的花上,刚刚她走过来的时候,他就看见了。

    兰宁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把花藏到了背后:“没有,我自己买的。”

    言儒语的眉梢动了动,突然有些惊讶地看着指着右边:“那是什么?”

    兰宁下示意地看了一眼,言儒语一侧身,就把她手里的花夺了过来。

    兰宁:“……”

    她为什么会上这么简单的当!

    “你还给我!”兰宁想去抢,但是被言儒语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

    “还有张卡片?”言儒语挑着眉梢笑了一下,把卡片打开,那行用钢笔写的小字,清晰地落进了他的眼里。

    虽然卡片上并没有署名,但他知道,肯定是叶澄。

    “花生米送的?”他抬眸看着兰宁,眸子带着嘲讽般的笑,“这是罗伯特·富兰克林的《蒲公英女孩》,连情书都要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