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39.第 39 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兰宁之后也一直关注着事态的进展,莫榛在晚上的时候转发了言儒语的微博,表示自己也是幸心老师的读者,这次有幸出演吴漾,一定会做到最好。

    这条微博又在粉丝中引起了一阵热议,兰宁围观了一会儿,就退了出来。

    五一三天假期很快结束,兰宁带着妈妈给她装的不少吃的,又踏上了回a市的路。

    她坐的是最后一班车,到家的时候又是大晚上。给曲彤拿了些吃的过去,她洗了个澡,就有些疲倦地倒在了床上。

    《扮演者》的电影版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不过幸心老师之后也没再做过什么回应,而且他接下了编剧这个活,五一是不是都在忙着写剧本啊?

    ……那下本书的稿子是不是又要拖很久了?

    这么一想兰宁就有些绝望,这种地狱催稿的经历,她真的不想再来第二次。

    收假后的第一天,工作格外的忙碌。《死亡留言》终于下到印厂印刷,兰宁也不能放心,还亲自跑到印刷厂去盯工,看看书印出来的效果好不好。另外这个月的杂志又要上市了,兰宁可谓是忙得脚不沾地,每天一回到家都是累得倒头就睡。

    上班的第三天,一如往常的忙碌,q.q上的消息她都不能第一时间回复,碧空如洗的头像在右下角跳动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被她戳开了。

    碧空如洗:编编编编,今天是幸心老师的生日诶\/

    兰宁看到这条消息后,下意识地看了下放在桌上的台历,5月5日,她记得好像确实是幸心老师的生日。

    花椰菜:哦……好像是欸。

    碧空如洗:编编,你是不是很忙啊?

    花椰菜:是的,都快忙傻了__

    碧空如洗:摸摸

    碧空如洗:本来不该来打扰编编的,可是你知道幸心老师怎么了吗__他最近都不常在群里出现了,今天十九哉老师说给他庆生,他也拒绝了__

    碧空如洗这么一说,兰宁才反应过来,她好像也好久没有联系过言儒语了。

    花椰菜:我也不清楚呢,最近太忙了,我都没怎么和老师联系。

    碧空如洗:十九哉老师说,幸心老师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她听话地把蛋糕都放进冰箱冷藏,然后看了看在沙发上睡着的言儒语。今天过生还发烧,也是够可怜的,她还是不要丢下他一个人了。

    她在厨房找了一些食材,打算给自己做点吃的。言儒语一直在沙发上睡,兰宁中途又给他换了几次冰袋,最后自己也渐渐睡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言儒语醒了过来。他抬手摸了摸额上几乎化成水的冰袋,微微一侧头,就看见了睡在沙发旁的兰宁。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目光慢慢柔软下来。兰宁的呼吸很平缓,一头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言儒语看了她一阵,慢慢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唔……”兰宁轻轻嘟囔了声,她睡得本就不沉,这会儿言儒语只微微一动,她就醒了过来。

    言儒语见她转醒,便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兰宁伸个拦腰,慢慢坐了起来:“啊,老师,你醒了?”

    “嗯。”言儒语应了一声,收回目光盯着上方的天花板。

    兰宁把他头顶的冰袋来下来,又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松了口气道:“烧好像退了,要不要再量次体温?”

    “不用了。”

    “唔……”兰宁沉吟了一下,从坐垫上站了起来。因为在地上坐了太久,现在起来腿还有些麻。她活动了一下四肢,顺便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还没有到十二点耶!”

    她跑到厨房把那个小水果蛋糕拿了出来,摆在客厅的茶几上,顺便点上了蜡烛:“趁着还有几分钟,赶紧许个愿吧!”

    言儒语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蛋糕上燃着的烛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就买了一个这么迷你的蛋糕来为我庆生?”

    “冰箱里还有好几种口味的蛋糕,你可以留着明天吃!”兰宁赶紧为自己挽尊,“总之先许个愿吧!”

    言儒语的语气还是有些嫌弃:“用这么小的蛋糕许愿,感觉愿望实现不了呢。”

    兰宁:“……”

    愿望自己去争取啊,靠什么蛋糕!

    “还有,上次主编过生的时候你们都用的17,为什么给我过生就用的28?”

    兰宁:“……”

    因为主编是女的啊,你也是吗!

    她给自己顺了口气,提醒自己不要跟病人一般见识,而且今天是他生日,她应该宽容点。她这么想着,便对言儒语露出一个充满包容的笑:“老师,再不吹蜡烛十二点就过去了。”

    言儒语目光淡淡地从她身上扫过,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轻声念道:“希望我在今年能结婚。”

    兰宁:“……”

    老师,你还是先许愿今年能脱单比较实际吧!

    “呼——”言儒语把蜡烛吹灭,拿起旁边的蛋糕刀准备切蛋糕。兰宁一把将刀夺过来,皱着眉头看他:“你做什么?”

    “当然是吃蛋糕,你拿出来不就是让我吃的吗?”

    “……不,我只是想让你许愿。”

    “现在它这个使命已经完成了,可以进行它第二项使命了。”

    兰宁:“……”

    “我之前熬了点儿粥,一直热着的,你先吃点粥再吃蛋糕吧。”她走到厨房,盛了一小碗粥,给言儒语端了过来。

    言儒语低头看了看碗里的粥,果然还在冒着热气,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兰宁在旁边切了两小块蛋糕下来,放进盘子里,剩下的又全部装回了冰箱里。房间里有点安静,兰宁从蛋糕上叉起一小半草莓,没话找话似的问:“你五一都在做什么啊?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言儒语道:“你不也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呃,我只是在……思考人生。”

    言儒语侧头看着她:“我是在给你时间思考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