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4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言儒语的话出口,饭桌上安静了一瞬,才听曲彤开心地道:“真的吗?”

    “嗯。”言儒语只是点了点头。

    兰宁的筷子胡乱地在调料碗里和了两下,迟疑地看着他:“这样不太好吧,太麻烦老师了。”

    “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

    兰宁抿着嘴角看他,心中警铃大作。幸心老师热情得这么反常,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曲彤没她想得多,她只知道不用被她爸妈拧到国外去了,高兴地跟言儒语道谢:“谢谢言老师!家长会是在周五下午三点,大概五点过能结束!”

    “嗯。”

    兰宁还是狐疑地看着他:“老师,真的没关系吗?要是不方便的话不要勉强啊。”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的时间很自由。”

    “不过家长会……不会觉得有点儿尴尬吗?”

    “不会,反正以后也会去参加孩子的家长会,就当是先实习了。”

    兰宁:“……”

    老师你考虑的挺长远啊,不过你好像连对象都没有啊。

    曲彤见这件事就这么敲定了,又开心地跑去拿菜:“今天这顿我请客,你们随便吃,别客气。”

    兰宁:“……”

    不知道是运动完太饿,还是串串的味道真的太好,兰宁这晚上吃得多了些,撑到半夜才睡过去。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整张脸都写着睡眠不足。奈何今天周一,得上班,她只能把束发带套上,打着呵欠去洗漱。

    不知道为什么,周一的公交和地铁永远是最挤的,工作也是最多的。印场那边通知她这周就能把新的一批环衬送来,兰宁让负责这块的同事直接在出厂后快递一万张到幸心老师的家去。

    当然,地址写的不是以前那个,而是新地址。

    另一方面,杂志上市也有一段时间了,编辑部陆陆续续收到不少读者的反馈表。碧空如洗那篇《祷告》受到不少读者的好评,当然也如她所料,有部分读者认为他在刻意模仿幸心。

    杂志官微上的反馈也差不多是这样,主编跟兰宁讨论过这个问题,认为碧空如洗潜力还是很大的,只不过受幸心影响比较深,如果他再多写一些作品,应该能摆脱幸心的阴影,自成一派。

    兰宁在周三抽了个空,本是想跟他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但点开碧空如洗安静了好久的小企鹅后,开口就变成了催稿:“下午好,最近有在认真写稿吗!”

    碧空如洗:qaq

    花椰菜:……这个表情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最近身体不好所以没写吗?

    碧空如洗:编编,幸心老师说进了群就要遵守群规。

    花椰菜:他们的群规是什么?

    碧空如洗:拖稿qwq

    兰宁呵呵,果然。

    花椰菜:所以你是打算拖稿,对吗?:)

    碧空如洗:qaq

    碧空如洗:我可以拖一天吗?

    花椰菜:…………你为什么不直接退群?

    碧空如洗:因为那个群里有好多大大啊!跟他们在一起能学到很多!

    花椰菜:嗯,拖稿十八式嘛:)

    碧空如洗:……编编,你是不是不爱我了qaq

    花椰菜:是的[再见]

    碧空如洗:我真的只拖一天qaq而且还是冒着被罚唱威风堂堂的风险qaq

    兰宁:“……”

    她正想回复什么,幸心的头像就跳动起来,兰宁顺手点了开。

    幸心:环衬送到了,过来盖章。

    兰宁:“……”

    每次一到了幸心老师面前,她就觉得自己从编辑沦为了奴隶。

    花椰菜:知道了,老师oo

    下班以后她又直接去了言儒语的家里,一进门就被客厅里一大箱子的环衬惊住了。

    “这个……”

    言儒语对她笑了笑:“就是你说的一万张环衬啊,大概有六七十斤,不多。”

    兰宁:“……”

    “印章我已经给你找出来了,桌上也有印油,你自便。”

    兰宁走到桌边,咬咬牙把印章拿起了来。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她在客厅安静地开始一页一页地盖章,言儒语就在厨房开始做饭。兰宁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眯眯地道:“老师,要不我来做饭,你来盖吧。”

    “你做饭我同意,不过章还是得你盖。”

    兰宁撇着嘴角,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你真的不打算过来签几个名吗?”

    “不打算。”

    他说得斩钉截铁,兰宁小声地嘁了一声,倒也没有再说话。她印了几十张后,就觉得言儒语说的大概是对的,印章也比签名快不了多久,而且为了保证名字图案清晰,她得盖得特别仔细,还要考虑用力的均匀,否则一块深一块浅,印出来也不好看。

    ……这一万张,她得印到什么时候啊。

    言儒语把饭做好以后,她终于得了个中场休息时间。印章虽然也不快,但比起签名来,至少手要轻松很多。

    饭吃到一半,言儒语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看,接通了来电:“二叔。”

    听到这个称呼,兰宁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他。二叔?就是送他豪华别墅的那个叔叔吗?

    “什么?我知道了,我现在过来。”

    言儒语接完电话后神色明显起了变化,兰宁也没再吃饭,有点担心地看着他:“出什么事了吗?”

    言儒语一边拿起挂在门口的外套,一边对她道:“我爸爸住院了,我要过去看看。”

    “住院?”兰宁跟着他站了起来,“是什么病,严重吗?”

    “听二叔说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他之前还一直不让二叔告诉我。”言儒语穿上外套,回头看她,“你……”

    “啊,我跟你一起去吧,也许能帮上什么忙呢!”

    言儒语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吧。”

    兰宁拿起沙发上的包,跟着他一起出门了,车上,她还不忘安慰他:“放心吧,老人家身体难免会有些病痛,既然你叔叔说已经稳定,应该就没大碍了。”

    “嗯。”言儒语虽然嘴上应了一声,但眉头还是微微蹙着。

    兰宁看了他一阵,问道:“你爸爸是一个人住吗?”

    言儒语道:“嗯,他和二叔住得比较近,那边清净。”

    “哦,这样啊。”兰宁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到了中心医院后,她跟着言儒语直接去了住院部。言儒语走到病房前敲了敲门,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只有他爸爸和二叔两个人,二叔看见他后,从床边站了起来:“你来啦……”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跟在言儒语身后的兰宁,“这位是?”

    “啊,我是……老师的朋友。”兰宁对他笑了笑。

    二叔的眸子动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笑:“你好。”

    “您好。”

    “既然你们来了,我就先回去了。”二叔又跟病床上的言爸爸叮嘱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兰宁的目光还停留在他身上,心道这书香门第出来的商人就是不一样,身上没有铜臭味,倒是一股子的书卷气。

    “爸,你没事吧?”言儒语走到病chuang前,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父亲。

    言父道:“我没事,都是一些老毛病了,让你二叔别告诉你,他偏不听。”

    “医生怎么说?”

    “说我需要静养,观察几天就能出院了。”言父说着,目光也落在了兰宁身上,“比起这个,你不先介绍一下这位小姐?”

    “啊,叔叔好,我叫兰宁。”兰宁特别礼貌地跟言父鞠了一躬,不得不说,言父的气质和言儒语极为相似,就连说话时的语气都是同样优雅又彬彬有礼。

    不过她相信,言叔叔肯定比言儒语亲切可爱,绝对没有他那么无耻加厚脸皮。

    言父对她点了点头:“你好,我是儒语的父亲,让你特意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叔叔您身体没事就好。”

    言父笑了笑,对她问道:“这个时间,你们是在一起吃饭吗?”

    兰宁:“……”

    她有点想收回之前的话,也许老师的性格是遗传他父亲也说不定。

    “她是我新书的编辑,和我在一起是处理新书的事。”言儒语道。

    “原来如此。”言父微微颔首,还是带着浅笑看兰宁,“不过难得看你和朋友在一起。”

    这句话兰宁倒是十分赞成,以老师这种性格,想交到一个朋友确实不容易。

    言儒语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看着他父亲:“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既然你没大碍,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后面的兰宁愣了一下,等等,这样就要回去了吗?这两父子感情也太淡了点吧!

    “走吧。”言儒语转过身,拉着兰宁往外走。兰宁回过头,对病chuang上的言父道:“言叔叔,那我们先走了,明天再来看您。”

    “好的。”言父看着她,对她笑了笑。

    兰宁被拖出了病房,她挣开言儒语的手,语气听上去有些不满:“你怎么就这样走了,也不多陪陪你爸爸?”

    “你没听见他说医生让他静养吗?”

    “……好吧,反正你有理。”

    言儒语侧过头看她一眼,嘴角慢慢勾起一点儿笑:“你不饿吗?刚才晚饭还没吃完。”

    “是有点儿饿……”

    “那就赶紧回去吃饭,吃完接着去盖章。”

    “……”

    “但愿你效率能高一点,别老把那箱东西堆在我的客厅里。”

    兰宁:“……”

    嗯,言叔叔的性格不可能比他更糟糕了,这世界上都很难找出比他更糟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