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0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言儒语没过一会儿就按照门牌号找来了,来的时候还提了一大堆的食材。

    “老师,你怎么还买了这么多东西来?”兰宁把他手里的购物袋接过来,朝里看了一眼,牛肉、千层肚、排骨、圆子,一样不少的在里面。

    言儒语道:“我熟悉超市环境的时候顺便买的。”

    兰宁:“……”

    熟悉超市环境……金牛座不愧是十二星座的吃货担当。

    她把口袋提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家里还有不少蔬菜,应该不用再买菜了。”

    “嗯。”言儒语也在屋子里看起来,他的目光逡巡一圈后,对兰宁道,“你们这里环境还不错,不过你的房东一个人住吗?”

    “唔,她的父母都在国外,她一个人在这边读书。”

    “原来如此。”言儒语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兰宁把菜都拿出来,对言儒语道:“那我们先把菜切好,等会儿曲彤起来差不多就能吃了。”

    言儒语听后扬扬眉梢:“和你住在一起,你的房东还真有口福。”

    兰宁往他的方向倾了倾身,小声地说道:“因为她收的房租超级少!”

    言儒语低笑一声,走进厨房帮她切菜。

    曲彤从卧室里出来后,一眼就看见之前那位英俊的成熟男人在自己的厨房里切菜。她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还没睡醒。

    兰宁见她起来,把切好的千层肚装进一个大盘子里,对她道:“你醒了吗,刚好差不多可以吃饭了。”

    “这是……?”曲彤朝着言儒语的方向眨了眨眼。

    “哦,我晚上准备煮火锅,就请老师一起过来了,顺便庆祝他搬家。”

    “这样啊,老师你好!”曲彤笑着跟言儒语鞠了个躬。

    “你好。”言儒语朝她点了点头,继续切手里的花椰菜。

    这个花椰菜还是他特地买来的。

    曲彤朝琉璃台上的盆盆碗碗看了一阵,不可置信地看着兰宁:“兰宁姐,中午才吃了自助,你晚上还能吃下火锅?”

    “为什么不能?”兰宁奇怪地看着她,“我可是做了一下午的事,你以为跟你一样睡了一下午吗?而且这位老师很能吃的。”

    言儒语手下的刀一重,把一朵花椰菜给切飞了:“你太谦虚了。”

    “哪里哪里。”兰宁看着那朵飞出去的花椰菜,莫名觉得背心一凉。

    曲彤把飞到脚边的菜捡起来,递给兰宁冲洗:“说起来老师姓什么啊,我该怎么称呼他呀?”

    兰宁道:“你就叫他言叔叔吧。”

    “啪”的一声,又一朵花椰菜飞了出去。

    兰宁:“……”

    言儒语停下手里的刀,侧头看兰宁:“为什么她叫你姐姐,叫我就是叔叔?”

    兰宁道:“因为我大她没超过十岁,你大她超过十岁了。”

    言儒语:“……”

    谁规定的超过十岁就得上升一个辈分?

    “言老师这么年轻,当然是哥哥啊!”曲彤干笑了两声,又去把另一朵花椰菜捡了起来。

    “呵呵。”兰宁把掉地上的花椰菜重新冲洗了一下,扔进盘子里。

    菜准备得差不多时,兰宁就开始炒火锅底料,火锅的香味窜起来后,就连睡了一个下午的曲彤,都觉得自己还能再战一场。

    兰宁和言儒语在一起吃过中餐也吃过西餐,但像这样围成一桌吃火锅,还是头一次。

    锅里的第一批菜煮好后,她夹了一筷子千层肚到曲彤碗里,曲彤开心地跟她道了声谢。

    言儒语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

    兰宁感受到他的视线,嘴角默默一抽,又夹了一筷子千层肚,放到言儒语的碗里:“老师,你也吃。”

    “嗯。”言儒语把千层肚在自己红彤彤的调料碗里裹了一圈。

    “老师,你吃这么辣真的没关系吗?”兰宁看着他碗里的颜色都觉得辣,现在吃这么辣,以后会不会以吃太辣闹肚子为由拖稿啊?

    “我从小就喜欢吃辣。”他说着也朝兰宁的碗里瞄了一眼,“你们这种吃火锅竟然还放麻酱的,才是难以理喻。”

    兰宁撇了撇嘴,也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有麻酱口感好呗。”

    “那已经不是纯粹的火锅了,那是火锅中的异教徒。”

    兰宁:“……”

    他们金牛座是不是说起吃的都这么一套一套的?

    她又夹了一块排骨,放进言儒语碗里:“老师,你多吃点。”

    她就不信吃的还堵不住他的嘴了。

    言儒语低头看了一眼她夹给自己的排骨,默默地吃了起来。

    三个人围在桌子边上吃了一个多小时,整张桌子上的菜都被消灭完了。曲彤胀得瘫在椅子上,仿佛生无可恋:“不行了,我已经是一只废猫了,明天一天我都不用吃东西了。”

    兰宁用勺子在锅里舀了舀,又舀起来一个落网的虾饺,顺手放进了言儒语的碗里:“那太好了,明天一天我都不用煮饭了。”

    曲彤虚弱地望着天花板没有搭话,言儒语把那个虾饺吃掉,用餐巾纸擦了擦嘴:“需要我帮你收拾吗?”

    “当然需要!”兰宁从椅子上站起来,指了指堆在一起的碗碟,“这些空碗空碟就交给你了。”

    她说完就准备去端桌上的锅,言儒语先她一步把还有些烫手的锅端了起来:“我来,你去收拾空碗空碟。”

    “啊,哦……”兰宁收回手,去抱叠在一起的盘子,还不忘叮嘱,“老师,你小心一点啊。”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兰宁:“……”

    还在放空的曲彤抬眸看了一他们眼,又接着盯天花板。

    厨房里,兰宁和言儒语站在一起洗碗,洗碗池里满满的全是白色泡泡。兰宁拨了拨自己的头发,试探地看着言儒语道:“老师,你住在哪一栋楼啊?”

    言儒语头也没抬地反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不做什么啊,就是想有空就去串串门嘛。”

    “我看你是想有空就来催催稿吧。”

    “呵呵,哪有,你不是刚交了稿嘛。”

    “我正在准备新书。”

    兰宁一愣,连洗碗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新书?这么快?”那个以好吃懒做着称的幸心老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嗯。”

    兰宁眨巴眨巴眼睛,问:“新书是什么类型的?”

    “风格可能和以前写的不太一样,等写完你就知道了。”

    “哦……”兰宁没有再问下去,毕竟新书还不一定是她负责,而且……她也不想再经历一次这么刻骨铭心的催稿了。

    她刷了两个碗,才猛然想起自己一开始的目的:“老师,你还没说你住在哪一栋呢。”

    言儒语笑了笑,抬起头来看她:“要不你推理试试?”

    兰宁:“……”

    你怎么不说百度试试呢?

    她皱了下鼻子,言儒语却突然笑出了声。

    “笑什么?”兰宁瞥了他一眼。

    言儒语用水冲了下手,在她的头发上摸了一下:“泡泡都沾到头发上了。”

    兰宁看着他手上的白色泡沫,哦了一声便把头埋了下来。

    言儒语看着她的侧脸,嘴角勾起一点儿笑,又低下头洗碗。

    两个人把锅碗瓢盆都洗完后,言儒语就直接告辞了。兰宁趴在门上听了一下,悄悄打开了门缝,从里面望了出去。

    言儒语正好进电梯。

    “我出去一下。”她飞快地撂下这句话,打开门出去了。坐了另一部电梯下楼,兰宁鬼鬼祟祟地跟在言儒语身后。

    主编可是交代了,要她把言儒语的新地址问出来,她还不信到嘴的肉也能这么飞了。

    言儒语走得不快不慢,小区里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偶尔一辆车开过去,他会停下来,兰宁就飞快地躲到哪个墙边或哪个路灯旁。

    啊,为什么感觉自己这么变态啊。

    她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就看见言儒语在前面往左拐了进去。兰宁快步追上去,拐过弯后却没有看到言儒语的影子。

    咦,走得这么快?兰宁皱着眉头四处看了看,可能是进公寓里了,这边拐过来就有一栋楼,他很可能就住在这一栋里。

    这么想着她便朝面前的公寓走了过去,楼下的门是关着的,她试着输入他们那栋楼的密码,果然打不开。

    “需要我帮你吗?”言儒语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兰宁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没叫出来。

    她有些僵硬地回过头,言儒语正站在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哈哈。”兰宁干瘪地笑了两声,“我刚才吃得有些多,所以下来散散步。”

    言儒语笑了笑,走上前去在键盘锁上输入了六个数字,门“咔嚓”一声打开了:“要上来坐坐吗?”

    “……好啊。”

    跟着言儒语坐上电梯后,兰宁心里还有些尴尬。言儒语看着电梯里操作键盘,出声道:“你以后还是不要跟踪人了,太危险。”

    兰宁:“……”

    她沉默地看着电梯在二十一层停下,跟着言儒语走了出去。

    言儒语就住在出电梯间的第一房,里面的格局跟曲彤家很像,不过装修风格完全不同。

    “这里是买的时候就已经装修好的吗?”兰宁在里面看了一圈后,问言儒语。

    “嗯,如果自己装修的话还得等很久,刚好这里有一户装修好的,而且风格我也能接受。”

    “哦……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言儒语突然看着她,嘴角似乎挂着点笑,“以为我是因为你才搬到这里来的?”

    兰宁:“……”

    虽然她真的有这么想过,但是……要不要这么说出来啊!感觉脸都丢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