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9章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这顿自助餐三人慢悠悠地吃到两点,兰宁才去结了账。从餐厅出来,能看见周围有不少拍照的人,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

    星光公园现在已经成了a市一个地标,许多外地甚至国外的游客,来a市一定会来这里逛逛。

    曲彤吃饱之后就有点困,她打了个哈欠,对兰宁道:“幸好我聪明,先拍照再吃饭,要是现在拍照就惨啦,我的裙子都被肚子撑起来了。”

    兰宁和叶澄都笑了起来,三人又在公园里逛了一圈,曲彤实在困得不行,闹着要回家睡觉。叶澄本来还想请她们去看电影的,不过见曲彤随时都能晕过去的样子,只能作罢。

    下次再约兰宁出来看电影好了。

    离开星光公园之前,兰宁特地去糖心蜜意挑了几块蛋糕。曲彤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不是吧兰宁姐,你竟然还吃得下?”

    刚才那顿自助,他们绝对是拿出了百分百的功力在吃。

    兰宁哼哼了两声没说话,挑好最后一块蛋糕后,她端着甜点盘去收银台结账。

    叶澄见了主动把自己的钱包拿了出来:“编编,你请我吃饭,蛋糕就我请你吧。”

    “不用了不用了。”兰宁赶紧拒绝他,这个本来就是她打算买给幸心老师的,怎么还能让他来付钱。

    叶澄笑着道:“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不是,这些蛋糕是我买来送人的,怎么能让你付钱。”兰宁把他握着钱包的手推回去,跟收银员递出了自己的卡。

    在一旁的曲彤听了,立刻就八卦了起来:“你要送人?送给谁啊?我猜肯定不是代清姐。”

    兰宁呵呵笑了一声:“送给她不是糟蹋食物吗。”上次她特意拿了一块俄罗斯的蛋糕给她吃,她竟然因为蛋糕掉渣就说是鸡食蛋糕!

    那个时候兰宁就发誓再也不送她吃的了。

    此时远在家中的代清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所以是送给谁啊?”曲彤的好奇心更旺盛了,不死心地追问。

    “就一个朋友,哪来的这么多问题。”兰宁敲了敲她的脑袋,收起钱包,把装好的蛋糕接了过来。

    “这个柳橙布丁慕斯送给你。”她拿了一块蛋糕出来递给身边的叶澄。叶澄愣一下,开心地接了过来:“谢谢编编。”

    “不客气,刚好你的名字里有个澄字。”

    叶澄:“……”

    所以名字里有澄字的人,注定要被叫一辈子大橙子吗。

    三个人从蛋糕店里出来,就直接走去了地铁口。因为乘坐的地铁不同,到了地铁站后兰宁就跟叶澄告别了:“那我们先走了,今天玩得很开心!”

    叶澄笑着道:“我也很开心,下次有机会再约编编出来玩。”

    “好啊,下次再多叫点儿人。”

    叶澄看着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兰宁跟他挥了挥手,拉着曲彤朝入口处走了。

    曲彤在地铁上睡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反而更晕晕乎乎了,兰宁几乎是拽着她在往回走的。

    好不容易走到小区门口,兰宁看见一辆银色的捷豹慢悠悠地开了进去。她愣了一下,刚才那辆车好像幸心老师那辆啊。

    她拉着曲彤快步朝里走去,看见那辆捷豹竟然在花坛边停了下来。言儒语的车牌她不记得,但看车型和颜色,真的都太像了。

    她一边走上去一边打量着这车,没想到驾驶座的窗户突然降下,言儒语从里面探出了半个头:“真巧。”

    兰宁:“……”

    ……这不是巧不巧的问题了吧!

    “老师,你怎么在这儿?”她快步走了上去,曲彤也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她一睁眼,就看见一个黑发男人从银色的车里探出半个头,望向她们的方向,漂亮性感的薄唇上还抿着一点儿笑。

    ……天呐好帅!

    曲彤的少女心顿时泛滥了,她拉了拉兰宁的衣袖,有些激动地问:“兰宁姐,这是谁啊?你认识吗?”

    兰宁没有理她,还是直愣愣地看着言儒语,又问了一次:“老师,你怎么会在这儿?”

    言儒语扬了扬眉梢,对她道:“因为搬到这里了啊,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周末搬家吗?”

    …………纳尼?!

    兰宁顿时呆若木鸡。

    “啊,那不就是新邻居了!”和兰宁的呆滞完全相反,曲彤的喜悦之情简直溢于言表。言儒语顺势看向她,想了想后对兰宁问:“这就是你那位好心的房东?”

    “是我是我!”曲彤激动地应了一声,“你好,我叫曲彤!今年17岁,高中二年级,我擅长的科目是语文和英语,最讨厌的科目是数学……”

    兰宁:“……”

    等等,为什么这人好好的就自我介绍起来了?

    言儒语轻笑了一声,看着兰宁:“你的房东和你一样有趣。”

    兰宁:“……”

    一旁的曲彤星星眼地看着他:“是吗?我的同学也说我很有趣哦,其实和我相处久了后,你会发现我比现在更有趣的!”

    兰宁:“……”

    这是怎么了,少女心爆炸了是吗?

    言儒语又笑了一声,垂眸的一瞬间瞥见了兰宁提在手上的纸袋,那上面印着的糖心蜜意的logo,他再熟悉不过。他的眉梢微微一抬,出声问道:“这个是……?”

    “啊,这个是买给老师的。”兰宁赶紧把蛋糕递了过去,之前她还在苦恼言儒语搬家了,她该怎么把蛋糕给他呢,结果没想到回来就直接碰上了他。

    言儒语接过纸袋,朝里面看了几眼后,满意地收下了:“谢谢,你们今天去星光公园了?”

    “是呀是呀!”兰宁还没说话,一旁的曲彤就抢答道,“还有一个大哥哥哦!我们拍了很多照呢!”

    兰宁:“……”

    我说曲彤儿,你才见人家第一面,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呢!

    言儒语的眸色果然变了变,抬头探究地看着兰宁:“大哥哥?我猜是那个解闷的花生米?”

    兰宁:“……”

    这个场面太奇怪了,为什么她像是在被捉奸?

    “花生米?那个哥哥好像叫叶澄。”曲彤再一次抢答,“他也是兰宁姐的作者哦,啊!原来这些蛋糕是买给你的啊,看来叶澄哥哥是沾你光才拿到一个蛋糕啊。”

    言儒语的眸子眯了一下:“他也有一个蛋糕?”

    “是啊,柳橙布丁慕斯!”

    言儒语抬头看兰宁:“你竟然把我的蛋糕给那个花生米?”

    兰宁:“……”

    什么叫你的蛋糕?明明是她买的好吗!

    “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柳橙布丁慕斯。”言儒语勾唇笑了笑,按下车窗,“嗖”的一声把车开走了。

    兰宁:“……”

    卧槽到底什么情况?刚刚不是还在跟她说谢谢吗?

    她转过身想找罪魁祸首问罪,谁知曲彤还一脸痴迷地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兰宁无语的敲了她一下,对着她的耳朵大声道:“人都走远了,还在花痴什么!”

    曲彤回过神来,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兰宁:“兰宁姐,我听你刚才叫他老师,他也是作家吧?他叫什么名字,写过什么书?我要去全部买回来!”

    兰宁:“……”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拉着她往公寓楼上走:“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喜欢这种类型的,按理说你们这种小姑娘不是应该喜欢小男生才对吗?他今年都二十八岁了啊。”

    比她整整大了十一岁!

    曲彤不在乎地道:“只有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才喜欢小男生,小男生有什么好的,还得我照顾他,我就喜欢这种成熟的男人。”

    兰宁抽了下嘴角:“你是不是太缺父爱了?”

    曲彤嘿嘿地笑两声:“所以说你就不懂了吧,成熟男人的好处,就是可以根据你需求的不同,扮演男朋友和父亲两个角色。”

    兰宁:“……”

    现在的学生简直太可怕了,她听着都要脸红了。

    “对了,他的笔名是什么啊?结婚了吗?”

    “……你还是想想下个月的小考吧。”

    曲彤:“……”

    怎么什么话题她都可以拐到小考上去?以后谁当她的小孩也是可怜。

    回到家后曲彤终于抵不过睡觉,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兰宁心里却一直有些放心不下。幸心老师搬到他们这个小区来了,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至少她以后催稿就不用跑那么远了!可发生了下午的事,她又有点心神不宁。

    这个小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哪知道他住在哪一栋哪一层啊……

    她想了一阵,给言儒语发去一条微信。

    兰宁:老师,在吗?今天晚上我打算煮火锅,你要来吗?算是庆祝你的乔迁之喜吧\/

    消息发出去之后就石沉大海,兰宁的眉梢忍不住跳了几下。现在新书才刚开始做,他不会又准备跟她闹失踪吧?

    兰宁:老师?你喜欢吃什么菜,我去买\/

    兰宁:牛肉?千层肚?排骨?圆子?

    兰宁:我这里还有从家里带来的年糕,要吗?

    言儒语::)

    兰宁呼出一口气,终于理她了。

    言儒语:那颗花生米也会来吗?:)

    “人家不是花生米……”兰宁输入这几个字后,又飞快地删除,重新编辑了条过去,“当然不会啦,就我们三个。”

    言儒语:好吧,把你们的门牌号发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