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章 02.28.17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兰宁提着行李袋,跟言儒语走到了别墅前。

    近看这栋房子,给兰宁的冲击更大了,这种豪宅平时在电视上都很难看见:“这是你的别墅?”

    虽然知道他这种级别的大作家,版税收入一定相当可观,但没想到竟是一个可以在深山老林里买豪华别墅的隐形富豪。

    “是我叔叔送给我的。”言儒语的语调平缓,仿佛他叔叔送给他的是吃快餐附赠的玩具,而不是一栋豪宅。

    兰宁的眉梢跳了跳:“你叔叔?”你叔叔出手还真是阔绰啊。

    言儒语点了点头:“他是卖别墅的,这里还有好几栋别墅,都卖给别人了。”

    兰宁疑惑地道:“你们家不是书香门第吗?”

    “嗯,所以他被逐出了家门。”

    兰宁:“……”

    你说真的吗?

    她还想再多问几句,但想到这是别人的家事,她一个外人不好瞎打听什么,便讪讪地收了声。

    等言儒语把房门打开,兰宁跟着他走进别墅里后,顿时又是眼前一亮。

    一楼是个非常大的客厅,顶上装饰着一盏欧风大吊灯,四周有整整两面墙的落地窗,暖融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将室内照得分外明亮。别墅内部的装修运用不少欧式特点,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大厅里一排一排的书架。

    这些书架摆放在精心设计的位置,每个上面都放了满满当当的书,仿佛一个小型图书馆。

    “天呐,这里好多书。”兰宁随手松开自己的行李袋,朝里面走去。落地窗前也摆着好几个书架,浅金色的阳光落在上面,每本书都熠熠生辉。窗户前还有一个很大的浅灰色沙发,似乎是专门为看书准备的。

    书柜后面的一堵墙上,挂着一幅毛笔字,上面写着于谦《观书》中的一句诗句——书卷多情似故人。

    这排字写得飞龙舞凤、苍劲有力,兰宁转过身去看言儒语,好奇地问道:“这是你写的字吗?”

    “是我叔叔写的。”言儒语走到她身边,也抬头看了看那副行云流水的毛笔字。

    “你叔叔字写得真好啊,不愧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商人。”兰宁有些忍俊不禁,“这里的书也是他的吗?”

    “一部分是他的,一部分是我的。这些还不是全部,二楼的书房还有。”

    兰宁:“……”

    这是有多爱读书啊。

    “这些书你全都看过吗?”她问。

    言儒语抬了抬眉:“还没有全部看完,我以前来这里,可以住上一个月,什么都不做,就看书。”

    “哇哦。”兰宁还真有些对他刮目相看,至少她以前在读书馆兴致勃勃借的书,有不少是到了还书日还停留在看目录阶段的。

    “不过那也是因为你的工作性质特殊,换了城里的普通上班族,哪有这个时间读书,就算有时间,他们也更愿意睡觉。”兰宁说到这里又不免有些感慨,“也是因为这样,现在买书的人才越来越少,想看书的时候,他们也会直接在手机上找一本来看。”

    “纸书是无法被取代的。”言儒语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书,轻拍两下封面,“那些读书软件做得再怎么逼真,也比不上你亲手拿着一本书,在指尖翻阅的感觉。”

    兰宁仰头看着他,他站在窗前,被阳光勾勒出一层浅浅的轮廓,看上去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言儒语侧过头,目光落在兰宁的身上。

    兰宁别开视线,故作无意地道:“我只是觉得这么感性的话,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难道是因为受到了大自然的熏陶,人也跟着变得文艺起来?

    言儒语把书放回书架上,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去做午饭吧。”

    兰宁:“……”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自然地差遣她?就像在差遣一个丫鬟!

    她愤愤地开口:“为什么不是你去做?再怎么说你也是主人,我是客人。”

    言儒语淡定自若地回答:“因为我要写稿啊,所以你去做饭。”

    兰宁呵呵地笑了两声:“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我去做饭,你也不会写稿的。”

    言儒语有些意外地看着她:“看来跟我在一起久了,你的智商也有显着提高。”

    ……是因为对你无耻的性格了如指掌了好吗!

    两个人在客厅僵持了起来,谁都不愿意做饭。最后还是言儒语先提出了一个方案:“你会打牌吗?我们玩一局牌,输的人去做饭。”

    兰宁道:“两个人打什么牌?抽乌龟还是排火车啊?”

    言儒语想了想,从书架里找了副牌出来,对着兰宁晃了晃:“三国杀会吗?我们来1v1。”

    兰宁:“……”

    她读大学的时候迷过一阵这个游戏,那会儿还和室友打过通宵。可现在忙于工作,很久没玩了,连规则都快记不清了。

    “我很久没玩了,简单点就好。”

    言儒语看了她一眼,把所有扩充的牌都拿了出来:“就玩标准版,规则也简化,一人三个武将,谁的武将先全部阵亡,谁输。”

    “哦。”兰宁看着他从一堆武将牌里抽了九张出来扣在桌上,又将其中的六张翻开。她的目光从翻开的牌上慢慢扫过,唔,这些武将都是什么技能来着?

    她还在努力回忆,言儒语又递了两张身份牌给她:“抽到主公的人先挑选武将。”

    兰宁的手指在两张牌上来回点了好几次,最后选了左边的那张。

    “内奸……”兰宁扶额,简直是出师不利啊。

    言儒语笑了笑,把另一张翻开:“主公,我先挑。”

    他挑的第一个武将是吕布,兰宁见他拿了吕布,紧跟着拿了赵云。接下来言儒语选了诸葛亮,兰宁飞快地拿了郭嘉。哼哼,看你怎么空城。

    言儒语的眉梢抬了抬,也没有说话,而是思考最后一个武将选什么。他想了一阵,最后从扣着的三个武将里选了一个。

    扣着的武将虽然对方看不见,但自己也看不见,还是有一定风险的。兰宁想着要不自己也挑个没翻开的,但最后还是从亮出来的武将中选了吕蒙。

    吕蒙是她比较喜欢用的武将,爆发力一流,而且言儒语有诸葛亮,他发动空城的时候,吕蒙也比较有优势。

    兰宁觉得从牌面上来看,她的武将还是有优势的,今天这顿午饭,一定要让言儒语去做!

    她干劲满满地开始思考武将的出场顺序,她认为言儒语会率先派吕布上场,于是把赵云排在了第一个,之后是郭嘉、吕蒙。

    但是言儒语把牌翻开之后,她就有点傻眼了,卧槽为什么第一个是诸葛亮?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我就知道你第一个会选赵云。”言儒语轻笑一声,语气里还有些得意。

    兰宁眉头紧锁起来,这把牌事关重大,她绝对不能输!1v1时诸葛亮的优势减弱了,她不信她的赵云弄不死他!

    三分钟后,诸葛亮悠闲地发动了技能空城。

    兰宁:“……”

    空城的时候不能对诸葛亮使用杀,就算她的赵云再英勇,也打不到他……md这种感觉像极了言儒语,任凭他再贱,可你又弄不死他!

    她觉得现在言儒语满脸都写着“打我啊”三个字,她抿着嘴角从牌堆里摸了两张牌,希望能有一两张锦囊。

    然而没有!没有!只有杀,满手的杀!

    兰宁觉得有点儿生无可恋了。

    言儒语在那边愉悦地笑了一声:“看来你还是没摸到锦囊。”

    兰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忍痛把满手的杀扔掉了。

    ……早知道就让吕蒙来打头阵了,至少不用扔手牌。

    兰宁现在后悔得不行,赵云的血一滴滴减少,最后被诸葛亮一刀砍死了。

    兰宁:“……”

    之后的战况只能用惨烈来形容,虽然她的郭嘉在还有一滴血时终于弄死了诸葛亮,但言儒语排在第二的武将竟然是黄月英。不知道走了什么狗shi运,他的手气很好,连着摸了好几张锦囊牌,不仅轻松弄死了她的郭嘉,就连她的吕蒙也没撑多久,也跟着阵亡了。

    “你输了。”言儒语心情颇佳地宣布结果,他抬眸看着兰宁,就像在说“这顿饭,终究还是要你去做”。

    兰宁:“……”

    她把诸葛亮那张牌握在手里,揉成了一团。

    言儒语:“……”

    “愿赌服输。”言儒语谆谆告诫。

    “知、道、了。”虽然兰宁快气炸了,但看在他开了几小时车的份上,她就吃点亏好了。

    言儒语转过身,把头枕在沙发靠背上,看着朝厨房走去的兰宁:“知道你为什么输吗?”

    兰宁猛地回过头来:“难道你作弊?!”

    “……”言儒语沉默了一下,问,“为什么你看见我选吕布后就跟着拿了赵云?摊开的武将里有甄姬,我认为她对上吕布比赵云有优势。”

    兰宁道:“因为赵云长得帅啊!”

    言儒语:“……”

    他回过身去,似笑非笑地道:“你还是这么有趣。”

    兰宁:“……”

    什么鬼,真以为在别墅里自己就是霸道总裁了吗?

    她皱了皱鼻子,打开厨房的超大冰箱,研究了一阵:“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时候的?”

    “我昨晚打电话叫人送来的,够吃一周。”言儒语说着又去看她,嘴角还挂着点儿笑,“明天的午饭也拜托你了。”

    兰宁:“……”

    明天她才不玩三国杀了,明天玩……抽乌龟吧!她不信抽乌龟她还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