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章 误入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下班前,编辑部开了一个小会,会上主编重点关心了一下幸心老师稿子的进度。兰宁感到亚历山大,她觉得如果十五号她收不到稿子,主编真的会让她滚蛋的。

    会开完后大家便各自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兰宁又在幸心的q.q上刷了满屏的交稿后,才关掉了电脑。

    走到公司楼下,兰宁像往常一样准备去搭地铁,却被一个人叫住了:“兰宁。”

    她停下来看了一眼,差点被于慕远的笑容闪瞎眼。

    兰宁抽了下嘴角,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飞快往地铁口走,于慕远跟上她,还边走边跟她解释:“昨天不好意思,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话说得过了些,希望你别介意。”

    兰宁有些不耐地蹙了蹙眉梢:“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于慕远笑了笑:“如果你真的想了解一个人,那么这种程度的消息很容易打听到。”

    ……很好,别被她找到那个出卖她的人,否则拉黑不解释。

    “昨天真的很抱歉,我不该说那种话。我们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我自认还是比较了解你的,你不是那种人。”

    兰宁终于停下来,嘲讽地对他笑了笑:“我以前也没看出来你是个人渣啊。”

    于慕远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他的嘴角轻轻动了动,似乎想解释两句,但兰宁却先他一步开口:“人都是会变的,你以前可能觉得我清纯可爱,但现在我不是了。昨天你见到的那个人就是我男朋友,我现在正打算去他家。”

    于慕远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兰宁继续道:“我和你都分手三年了,大家相互不打扰对方的生活不好吗?你现在这样缠着我有什么意思?说实话以你的本事,有这个时间找我,已经又交到好几个女朋友了。”

    “你……!”于慕远气结。

    兰宁冷笑着反问:“我说的有错吗?我记得当初你去印尼旅游的机票,还是你让我帮你买的。后来我才知道,你是跟你国外女朋友一起去的。”

    于慕远顿时被堵得说不出话。

    兰宁嘲讽地看了他一眼,提着包包走了。没想到于慕远竟一直跟着她上了地铁,兰宁只能皱着眉头挤到另一头去。

    出了地铁换乘公交车,于慕远还是不屈不饶地跟着她。

    兰宁非常气闷,但又不想搭理他,就远远站在另一头。到了言儒语住的小区附近后,兰宁在公交车门关上的前一瞬间,飞快地冲下车,成功甩掉了于慕远。

    还没得意到两秒,她就发现那辆已经启动的公交车又慢悠悠地停了下来。后门打开,于慕远从车里走了出来。

    兰宁:“……”

    他这么执着地跟着她到底是为什么?她上辈子欠他的难道还没还完吗?

    于慕远嘴角带着点笑,朝兰宁的方向走了过来,兰宁皱着眉头转过身,飞快地朝前走。

    于慕远也跟着加快了脚步,似乎想追上她,这个时候住在言儒语隔壁的邻居阿姨从对面走了过来,叫住兰宁:“这不是言先生的女朋友吗?”

    兰宁呆了一下,然后忍辱负重地承认:“是……啊。”

    邻居阿姨朝她身后看了一眼,拉着她往小区里走:“那个跟着你的男人你认识吗?”

    兰宁摇摇头道:“不认识,从下车就跟着我,也不知道想干嘛。”

    两人走进小区,邻居阿姨对守在门口的保安道:“小陈啊,那个男的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一直跟着我们,你可要把他拦住啊。”

    小陈看了于慕远一眼,跟他们保证道:“放心,我们这个小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进的。”

    兰宁:“……”

    嗯,看出来了。

    走到言儒语那栋公寓楼前,她回头瞧了几眼,于慕远果然没有跟上来。

    这样子他总该相信她有男朋友了吧。

    “唉,现在的治安太不好了,你一个女孩子出门要注意些啊,有言先生陪着你就最好啦。”邻居阿姨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按下了电梯。

    兰宁陪着笑没接话,邻居阿姨又和她聊了起来:“言先生这个人平时看上去好孤僻的,也很少见到有人来找他,没想到他竟然有女朋友哦!”

    “是吗,呵呵。”兰宁笑了两声,言儒语看上去是挺孤僻的,但这全是假象啊假象。

    电梯在二十一楼停了下来,等门打开后,兰宁和邻居阿姨一起走了出来。

    兰宁本来没想来找言儒语的,但现在来都来了,就顺便催催稿吧。

    她按了按言儒语家的门铃,就听邻居阿姨在她身边道:“怎么言先生没有把门钥匙给你吗?这样可不行哦,小姑娘多留个心眼。”

    兰宁:“……”

    这位阿姨真的太热心。

    她冲她笑了笑,道:“我今天忘了拿钥匙。”

    邻居阿姨哦了一声,走到自己家门前,开门进屋了。

    兰宁又按了一次门铃,这次屋里才有了些动静,没过一会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言儒语穿着一件白色薄毛衣,站在门口审视她。

    兰宁被看得有些尴尬,刚想随便说两句什么,言儒语就开口道:“从你来我家的频率判断,我真的要怀疑你爱上我了。”

    兰宁:“……’

    她挤出一个干瘪的笑,看着他道:“相信我,在你交稿后,这种错觉很快就会消失。”

    言儒语轻轻勾了下唇,侧身让她进来了。

    兰宁进了屋后才发现言儒语正在做晚饭,顿时觉得有些意外:“原来你平时真的是自己做饭哦?”

    “不然呢?”言儒语反问。

    兰宁耸了耸肩,没回答。她把自己的包放到沙发上,走到饭厅里坐了下来:“既然这样我就等着吃饭吧。”

    言儒语颠了颠手里的平底锅,微微抬眸看着她:“你是不是越来越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兰宁冲他笑笑道:“谁叫你不交稿呢?”

    言儒语沉默了一秒,低下头继续煎蛋。

    因为兰宁来了,他不得不再多做一份晚饭。兰宁坐在客厅有些无所事事,见饭厅的长桌上放着之前言儒语写稿用的电脑,飞快地眨了眨眼。

    她偷偷瞄了一下言儒语,他正在专心做饭,没有留意她这边。她不动声色地靠近电脑,滑了滑鼠标解除屏保。

    她今天就要看看,幸心老师到底写了多少稿!

    然而桌面上并没有打开的word文档,只有一个q.q的对话框,横在最中间的位置。

    兰宁定睛一看,竟然是幸心老师建立的那个作者拖稿群!

    云轻:来比谁晚交稿,输了的人唱威风堂堂!

    木白:十九哉那个叛徒,不是上个月就交了吗?让他唱。

    云轻:其实我更想听幸心老师唱[害羞]好想听他娇.喘哈哈哈哈哈

    木白:……大龄单身女青年果然可怕[再见]

    虽然兰宁并不是很懂他们在说什么,而且莫名有种很污的感觉,但是!什么叫来比谁晚交稿啊!他们的脸呢!

    她愤愤地拿出手机,在群查找里搜索了这个群,然后点击了加入。很快幸心的q.q就传来提示,兰宁做贼一样同意了申请。

    [花椰菜加入该群]

    花椰菜:老师们!!交稿了!!!!

    本来聊得热火朝天的群,诡异的安静了一秒,然后又炸开了。

    十九哉:我艹,怎么混进来了一个编辑???

    木白:这个群只有幸心一个管理,他是不是老年痴呆又犯了[再见]

    云轻:虽然我说了想听他娇.喘,但也不用这样玉石俱焚地报复我们吧[微笑]

    “你在做什么?”言儒语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兰宁吓得手机都差点掉在地上。

    “没、没什么啊,呵呵。”兰宁背过身,想挡住言儒语落在电脑上的视线。

    言儒语看了她一阵,绕过她把电脑拉到自己面前,看了一下群里的聊天记录。

    然后,兰宁收到一条消息提示。

    [你已被群主移除群今天你拖稿了吗]

    兰宁:“……”

    言儒语微微弯腰,十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

    幸心:踢了。

    十九哉:她是怎么进来的?

    幸心:她用了我的电脑。

    云轻:你和女人在一起![吓]

    木白:赌一毛是去催稿的。

    幸心:……嗯。

    十九哉:心疼你[怜爱]

    幸心没有再说话,他在退出企鹅之前,先把云轻禁言了一天。

    木白:哈哈哈哈哈哈云轻被禁言了!

    十九哉:毕竟群主的娇.喘只有我能听[坏笑]

    木白:我觉得下一个被禁言的就是你→_→

    云轻发现自己被禁言后,私戳幸心发去了一条消息:“妈的智障。:)”

    言儒语关掉电脑,侧身看着兰宁:“你不知道随便动别人电脑是很不礼貌的吗?”

    兰宁虽然觉得自己的做法确实有点欠妥,但在面对的是幸心老师时……抱歉,她没有一点羞耻感。:)

    “你不知道拖稿是更不礼貌的吗?”兰宁反唇相讥。

    言儒语看了她几眼,站直身子,朝厨房走去:“吃饭吧。”

    兰宁皱了皱鼻子,跟着他去端菜。

    饭桌上两人都比较沉默,兰宁专心吃饭,心里还是有些惊讶言儒语的手艺。虽然昨天他做的牛排味道已经不错,但没想到他中餐也很在行。

    “你运气真好,要是你明天来,就见不到我了。”言儒语突然说。

    “啊?”兰宁愣了一下。

    言儒语手里还拿着筷子,对她笑了笑:“明天我们要去春游,全程徒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兰宁:“……”

    你等等,你稿子都没写春什么游?而且我“们”是指谁?

    “老师你别开玩笑了,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小朋友春游?”兰宁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崩坏。

    言儒语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样子:“现在正值春暖花开,不出去看看岂不是辜负了这大好美景?我们在群里商量了下,决定出去春游。”

    “……哪个群?”

    “今天你拖稿了吗。”

    兰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