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章 慰问

板栗子 Ctrl+D 收藏本站

    言儒语这次在家,他打开门后,像上次一样睥睨着门外的兰宁:“你又来催稿?”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普通的黑色休闲毛衫,但真跟个衣架子似的,把衣服穿得特别好看。兰宁觉得看到他本人以后,她受的气好像消了一半。

    她提起手里包装精美的蛋糕,朝他笑了笑:“我想老师写稿可能写累了,所以来给你送点慰问品。”

    言儒语垂眸看了她手上的纸盒几眼,侧身让她进来了。

    兰宁心里有点小窃喜,第一步作战计划,成功!

    她进了屋里后,把蛋糕都放到客厅的玻璃茶几上,然后一个个地打开:“草莓奶油,抹茶慕斯,提拉米苏,还有香橙芝士。”

    五彩缤纷的蛋糕加上奶油甜腻的香气,真的非常诱人。兰宁抬眸看着他,像一个在诱拐小朋友的人贩子:“想吃吗?写完稿就都是你的哦。”

    言儒语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似笑非笑地问:“这些蛋糕已经在我家客厅的茶几上了,你认为你还有能力阻止我吃它们吗?”

    兰宁的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你觉得你吃掉它们比较快,还是我毁掉它们比较快?”

    言儒语的眸子凝了凝,然后又恢复云淡风轻:“我也可以自己出去买。”

    兰宁脸上的笑更加和煦了:“金牛座这么好吃懒做,我猜你一定懒得出去买。”

    言儒语:“……”

    看到他吃瘪,兰宁心里油然而生的快感简直止都止不住。

    好爽!

    “老师,你还是写稿吧,这个比较轻松愉快。”兰宁笑着给出建议。言儒语沉默地看了她一阵,起身离开了。

    兰宁见状,赶紧叫住了他:“你去哪儿?”难道真要出去买?这不符合金牛座好吃懒做的人设啊。

    言儒语头也不回地道:“回房写稿。”

    兰宁愣了一下,又对他喊道:“你还是在外面写吧,我看着你写比较放心!”

    言儒语:“……”

    他从书房抱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出来,放到饭厅的长桌上,真的开始写稿了。

    屋子里一下就静了下来,只有键盘敲击的声音尤为清晰。兰宁不敢打扰他,连呼吸都不自觉地放低了。她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捧着脑袋看他。

    讲道理,这人长得真挺好看,特别是现在认真工作的侧脸,魅力值简直biubiu地飙升。兰宁对着他看了一阵,忍不住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调到静音,偷偷摸摸地对准他照了一张相。

    就幸心老师这姿色,如果他把自己的照片公布到微博,粉丝数绝对分分钟碾压一群男明星。

    她对着照片欣赏了一阵,退出相册,点了个游戏出来玩。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流逝,静谧又美好。

    “你让我写稿,自己却在这里玩游戏,催稿还真是动动嘴巴的事情。”言儒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兰宁身边,冷眼看着她玩游戏。

    兰宁吓了一跳,飞快地把游戏退了出来:“老师你真会说笑,我要是有能耐,就自己去写了,还催什么稿啊。”她把手机塞进包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老师你写完了?”

    “写完了……”言儒语在这个地方特地顿了一下,“一章。”

    兰宁:“……”

    一章总比没有好。她如是安慰自己。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兰宁这才发现已经七点过了。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老师了,再见。”她拿起提包和外套,指了指桌上的蛋糕,“它们都是你的了,你慢慢享用。”

    走到门口时,言儒语在后面叫住了她:“等一下。”

    兰宁回过头来看着他,他手里拿着一个蛋糕,嘴角还粘着一些奶油:“下次买‘糖心蜜意’的蛋糕,我比较喜欢吃那里的。”

    兰宁:“……”

    还下次,真当她是来上贡的吗!而且糖心蜜意在星光公园,要绕a市跑一圈!

    “知道了,老师。”兰宁露出一个微笑,飞快地开门走了。

    在《米斯特里》上的这两天班,仿佛比她三年上的班还要累,好在第二天就是周五了,只要熬过周五,她就可以有两天的喘息时间。

    星期五,整个公司都沐浴在即将放假的喜悦中。兰宁还是八点四十几分到的公司,她刚登上企鹅号,就收到了碧空如洗发来的消息。

    碧空如洗:编编编编,我改好啦,你看看。

    花椰菜:Σ这么快!

    碧空如洗:编编,男人可不喜欢被人说快:)

    花椰菜:………………[微笑]我发给主编看,等会儿回复你。

    碧空如洗:好的编编辛苦啦

    啊妈蛋,好想把碧空如洗抱在怀里揉一把啊!兰宁觉得要是幸心老师也能这样……不,这样有点可怕。

    她接受了碧空如洗的稿子,先自己看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发给了主编。主编下午才抽空回复了她,告诉她这样可以了。

    于是兰宁又去戳碧空如洗:“主编说ok啦,这篇稿子排在四月份的那期杂志上。”

    碧空如洗:好的,谢谢编编!

    碧空如洗:我好激动啊,这是我第一次给杂志写稿,也是第一次过稿[害羞]我的第一次都给编编了[害羞]

    兰宁:“……”

    碧空如洗:《米斯特里》的稿子很难过,我本来没抱多大希望的,谢谢编编要了我到时候会给我寄样刊吗?

    花椰菜:会的!我们杂志的稿费是千字一百,杂志上市一个月后打给你

    碧空如洗:好的,谢谢编编oo

    花椰菜:加油哦,我看好你,骚年:)

    碧空如洗:我会继续努力的,我的目标是幸心老师[奋斗]

    兰宁:“……”

    别以他为目标啊,少年。

    花椰菜:把你的名字、银.行卡号、地址、电话号码发我一下,我先登个记

    碧空如洗:好哒

    兰宁喝了口水的时间,碧空如洗就把信息整理好,发给了她。兰宁看了一眼,姓名叶澄,地址帝都大学……咦,他竟然和自己是同一所大学的?

    花椰菜:嗳哟,原来还是小学弟:)

    碧空如洗:Σ编编也是帝都大学毕业的?我马上就大四了!

    花椰菜:那还是学弟:)

    碧空如洗:=。=

    碧空如洗:编编我以后是不是就跟着你了?

    花椰菜:是的呀,记得多给我写稿子哦!

    碧空如洗:好哒!

    兰宁觉得跟碧空如洗交流实在太治愈了。

    至于幸心老师……抱歉她连他的头像都不想看见。:)

    因为今天是工作日的最后一天,兰宁没有再去幸心老师家里堵他,下班前她惯例给他发了条催稿的留言,开心地关掉电脑回家了。

    周六她和曲彤在家里宅了一天,打算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顺便逛逛商场。临出发前,她看着穿着一身lo装的曲彤,干瘪地问道:“你要穿成这样出去吗?”

    “是啊,如果学校不要求穿校服,我在学校也打算这样穿的。”

    兰宁:“……”

    好吧,既然她都不担心被人围观,她更没什么好怕的。

    刚弯下腰换鞋子,她放在单肩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兰宁这鞋才穿了一半,她蹦了两下,从包里把手机摸了出来。

    来电人显示幸心老师。

    兰宁:“……”

    她吓得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怎么了?”曲彤站在门外,奇怪地看着她。

    兰宁没有回答她,而是先给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觉得情绪终于平静了一些后,她接通了电话:“老师,你给我打电话是要交稿了吗?”

    电话那头的言儒语沉默了一阵,才开口说道:“你过来帮我做个晚饭吧。”

    虽然那磁性优雅的声音从贴着耳朵的听筒里传出,比平时还要动听,但兰宁还是一脸懵圈:“……凭什么?”

    “因为我写稿写得累了,需要一点慰问品。”

    兰宁:“……”

    花擦,她是不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