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55章 两个男人两把枪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发改委那边个个对赵甲第身份心知肚明却不明言的气氛,终于被某人一举打破,其实赵甲第被揭底的初期,机关内部暗流涌动,都在猜测谁是这个国考状元进入这栋大楼的引路人,细心的已经通过孔处长步步推演到省府大管家李檀身上,继而留心起马上要退下来的省委黄书记,随后很快齐树根都被挖出来,体制内猜迷题的高手实在太多,藏不住谜底,尤其是当徐震徐省长亲临大楼,在机关食堂喊上赵甲第一起吃午饭,一时间波澜大惊,好嘛,这小子的一座座靠山都连绵成一条大山脉了,大多数旁观者心里都不平衡,可不平衡的同时又埋怨自己搭不上这条线,这类人多半从来都是如此,青涩年轻时骂一些高高在上的漂亮女人是狐狸精,可真当那个嘴中浪荡的女人走到眼前,眼巴巴希冀着她们能瞥一眼,没个正眼无所谓,斜眼也好,恨不得给她们跪下,到底是谁肮脏了谁不纯洁,天晓得。赵甲第已经能做到对所有侧目都忽略不计,做人说到底还是为自己活着,不可能做个尽善尽美的道德圣人。不过今天徐震半微服私访性质的下访,还是让赵甲第有点措手不及,印象中,徐震对自己没任何好感,背后的潜在利益应该也存在冲突,但北京行后,赵甲第隐约猜出徐震这一年多改弦易张得厉害,是在做准备,肯定会被一些人评价过犹不及,某种程度而言,赵甲第挺能理解徐震的所作所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当然,自己目前的级数和能量跟徐震差远了。

    徐震和赵甲第面对面坐,身边都没有外人,徐震只带了秘书,不像是视察工作,反而像是家中长辈探望晚辈一般平易近人。徐震拉着些家常,都是他问,赵甲第回答,内容就跟这顿饭菜一样,没任何玄机杀机,没什么值得咀嚼的深层意味,都很直白浅显,可徐震能坐在这里就已经很能让人浮想联翩。吃过饭,徐震“随便”借了个主任办公室跟赵甲第一起喝茶,这次连秘书都没在场,一个是李家的女婿,一个不出意外应该是未来的李家女婿,隔了一代人,再者赵甲第在体制内厮混才几天?用隔行如隔山来形容也不过分,所以赵甲第不太明白徐震这一围棋上的“无理手”图个什么,以他的段位,狮子搏兔才正常。

    徐震是茶道老手,他挑的办公室“恰巧”就有一套上好茶具,最适合工夫茶不过,三山齐的两人老壶,景德镇出品的白瓷小杯,茶叶是最地道的龙井,徐震今天没什么架子,一道道工序慢悠悠走过去,最后亲自递给赵甲第一杯茶,率先开口笑道:“在这里还习惯吗?听齐市长说你在圈里口碑相当不错,那些官太太们争着抢着要你过去,虽说有场面上的应酬,但相信以她们的挑剔眼光,除去水分,也足以说明你做得很不错。万事开头难,比我当年好多了。”

    赵甲第汗颜,低头喝茶。

    徐震似乎在自言自语:“我以前不喜欢喝茶,天生性格不合,后来看人泡茶,回头试了一下,这才喜欢上,从此一发不可自拔,赵甲第,你看看这套茶具,壶杯洗盘垫瓶钵筷缸,更不要说冲茶的那些繁琐流程,一环接一环,都得小心翼翼伺候,这个活,能磨性子,就跟钓鱼的人未必喜欢吃鱼是一个道理,只是享受那个过程,我自认是如此,那你呢,赵甲第?”

    赵甲第坦白道:“我可能更看重结果。”

    徐震自嘲道:“岂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你这小子,察言观色的功夫实在是……”

    赵甲第自己接上话头:“不入流。”

    徐震呵呵笑道:“倒是有自知之明。不当官也好。要是换作别人,可能就会让我把这工夫茶的妙处说个七七八八,不露痕迹附和几句,唱捧几句,感情就近了。说来奇怪,我跟李英禾没什么交情,但很欣赏枝锦这丫头,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一半是因为她的性格讨喜,我刚好只有一个儿子。另一半则是她身上有种我曾经也有过的理想主义色彩,打个简单比方,就像小时候听说学物理可以造原子弹,造了原子弹就可以丢到美国去,所以努力读书,但很多人之后被生活打磨,就放弃了,这种放弃属于聪明人的适应生活,能自嘲几句,但不放弃的,才值得让我去欣赏,枝锦要跟你走到一起,差点跟家里人分道扬镳,李英禾是什么态度我不清楚,估计最多就是消极,老太爷是明确反对的,可她在广东那边就是咬着牙不肯低头,赵甲第,我知道你有不少女人,这个我不发表什么意见,但希望你能多想想枝锦的不容易,我是过来人,穷小子跟金枝玉叶谈婚论嫁,能够成功,一方面靠那个男人自己争气,能忍能拼,但更重要的还是需要女方敢不妥协,可以坚持,家里人不同意,坚持个七八年,来个八年抗战,再古板的老古董家长,也拗不过。话说回来,女人最美好的那段青春,全用在等待上,对她自己也太残忍了点,是不是?你如何做,那是你的事情,而我现在天不怕地不怕,这是公认的,但还真就怕家里那位首长,对我而言,天底下再大的首长,也没她说话管用。”

    赵甲第会心一笑。

    徐震感慨道:“能不当官别当官,当官容易当成官迷,一旦上瘾,就不太能坚守底线,掉进这个大染缸的,多是一些穷凶极恶的人,或者是一些父辈授意下胡乱闯进去玩票的,我上次坐在人民大会堂里头,就在那里想,这里几个是把自己当人民看的?”

    赵甲第一阵头皮发麻。

    就知道今天这茶,喝起来不轻松。

    徐震看了下时间,笑道:“等你跟枝锦结婚了,记得发喜帖,再忙也是要去的。”

    赵甲第硬着头皮道:“好的,徐省长。”

    徐震摇头笑了笑,起身道:“你这臭脾气,要不得。”

    赵甲第整个下午都在琢磨徐震这回谈心居心何在,总觉得云遮雾绕,杭州这时候可不是山雨朦胧的季节啊。到了四点,赵甲第就不去无用揣测了,跟朱萍提了声就先离开办公室,刚主动联络过感情的朱萍要是不答应才奇了怪了,即便没有这一层关系,官场学问颇为重视狐假虎威,徐大老虎才走没多久,谁敢在这时候跟赵甲第过不去。赵甲第回到世贸丽晶,安静呆了一小时后才赶往保俶路,如今这座小庙已经正式取名山水亲近,“亲”字做繁体写,是赵甲第的杰作。今天所有服务员都被遣散,当赵甲第坐下,山水亲近就只剩下他和韩道德,以及神出鬼没的面瘫男杨策。赵甲第本来没想到要请这杆虎枪保驾护航,但他既然要来,赵甲第得傻才会拒之门外。

    六点,章东风准时到场。

    赵甲第和章东风都是相互第一次碰头见面,气氛诡异。

    赵甲第问道:“吃点还是喝点?”

    章东风作态云淡风轻,不像是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的仇家,眯眼道:“不用了,来之前填了下肚子。我们开门见山地说?”

    章东风说到这里,看了眼窗外的湖山,自言自语道:“还真是开门见山,闹中取静,好地方。”

    赵甲第也不客气,道:“你说就是,我听听看。”

    章东风盯着眼前这个年轻得超乎想象的家伙,平淡道:“你爸是赵鑫,有很多红色资源,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

    赵甲第乐呵呵装傻道:“很多也都是才知道。”

    章东风嘴角扯起一个冷笑,“那好,我的要求很简单,六年内让我晋升少将。”

    赵甲第还是笑眯眯道:“六年?你到时候到三十五岁没有?这要传出去可不是好事。”

    章东风胸有成竹道:“这不用你管,那个位置,我坐得稳。我查过,赵家不是没有这个能量,北京王家,或者再加上一个李家,都是军界扛鼎的角色,足够了。更别提赵鑫还有无数潜在的人脉。”

    赵甲第突然岔开话题,问道:“就这些?”

    章东风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实在莫名其妙的一点,敢情自己提得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赵甲第继而默然,脸色阴沉。

    章东风沉声道:“你只需要给我一个答复,能还是不能,能,一切好说,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裴洛神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的家庭那边我不会有任何为难。不能,你别以为赵鑫真的能只手遮天!”

    赵甲第轻轻道:“我实在不明白,这种事情应该是你跟我之间的恩怨,为什么非要扯这些?”

    章东风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讥笑道:“赵甲第,你多大了?”

    赵甲第没有理会嘲讽,平静问道:“你有枪吗?”

    章东风脸色迅速冷下去,“没带,你带了?需要吗?”

    赵甲第缓缓将那把格洛克摆在桌上,面无表情问了个似乎很多余的问题:“你没有枪?”

    章东风什么样的枪没有摸过,一脸嗤之以鼻,对于这种威胁根本没有在意,他还真不信这个年轻人敢开枪,但下意识身体绷直,做出隐蔽的防御姿态。

    赵甲第拿起枪,动作娴熟,轻淡静气道:“如果你玩单挑,我今天绝不喊帮手。至于你要玩阴的,矛头对我还是对赵三金,我想你都比不过陈红熊,就你?真心不够赵三金玩的。所以你的条件,我不答应。”

    章东风愕然。

    赵甲第拿起枪,枪口却是朝自己的大腿。

    砰!

    大腿上出现一个血洞。

    赵甲第平静道:“这一枪,是我替我女人还你的。”

    章东风目瞪口呆。

    这个堂堂金海太子爷的年轻男人是个疯子?

    赵甲第额头渗出冷汗,但身体纹丝不动,脸色毫无变化,冷笑道:“你可以滚了。下一枪,我就不确定是朝谁开了。”

    章东风木然起身,走向房门。

    身后传来一句话:“这里两个男人,就两把枪,可惜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