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38章 白发黑伞,大雨大青衣(下)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8章 白发黑伞,大雨大青衣(下)

????李枝锦竟然信佛,而且还是很虔诚的那种,除了北京这片寺庙都烧香拜佛过,还去了为数众多的名山古寺,所以跟老佛爷聊天很自然而然,还说等天气再暖和一些,就带着老人去听九华山的九子泉声,去显通寺敲钟祈福,还要去看峨嵋的大坪霁雪,老佛爷很开心,笑声不断,还破例带着李枝锦去了佛堂,在那儿给李家姑娘讲述赵家的往事,李枝锦听得虔诚认真,很讨老人的欢喜,赵甲第在宅子呆了几天,张许褚和赵砚歌都被赶去上课,黄芳菲知道山顶大宅没她说话的份,找了个机会跟李枝锦热络客套一番后,就去北京那边办事,钓鱼台国宾馆预约了几位贵人,都是在给赵三金几年后出来的前景预热,她虽说认可了赵甲第更适合做将来替赵家顶起脊梁骨的一家之主,但如今算是能帮亲生儿子多挣几分人情是几分,既然成熟起来的赵甲第是真心把鸽子当亲弟弟看待,黄芳菲相信以后自己儿子不会太落魄,对李枝锦身世并不知情的她到了北京一打听,这才被震慑到,小八两这孩子也太深藏不露了,李家第二代,多数健在,仍在一二线岗位上发挥余热,第三代,有女婿徐震做旗帜招兵买马充实履历,有被寄予厚望的李英平,,李枝锦的两个亲哥哥李敏李讷性格截然相反,但都在仕途上稳步上升,越是巨变动荡中攫取高位的大家族,就越怕君子之泽三五世便斩,李家随便拎出一个后辈就能让一般红色家族视作优秀的全面人了,这才是真正的底蕴厚度。

????黄芳菲冷不丁想起同为美洲俱乐部会员的魏梅,以前点头之交都算不上,暗想以后可以找机会联系一下,反正俱乐部里时不时会举办一场鸡尾酒宴会,对于魏梅的认知,黄芳菲了解得很泛泛,只听说是个喜爱扯家族虎皮做大旗的市侩女人,世家女的优点,例如视野开阔,背景复杂,她都有,世家女的缺点,比如骄横跋扈,爱拆台,眼高于顶,她也有,至于面具后的真正品性,得短兵相接真正接触了以后才能判断,骨子里,小康家庭出身的黄芳菲对这类红色子弟有天生的嫉妒和敌意,但这不妨碍她众多好友闺蜜清一色都是此类角色,老佛爷对此颇不以为然,总拿这个说黄芳菲眼界狭窄,成不了大事,嘲讽她那些花钱花精力勾搭的开屏孔雀真能患难真情?她们背对你的屁股可是丑的很呐,当面互相吹捧,背后指不定就腹诽你是只麻雀,是嫁入豪门的幸运花瓶。对此,黄芳菲无力辩解,以前还会跟赵三金叫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就彻底闭嘴。黄芳菲回到北京,察觉到一个让她郁闷的现象,金海风波中对她唯恐避之不及的闺蜜朋友,耳朵灵光嗅觉敏锐,一听说赵家有望“攀附”大红大紫的李家,立即雨后春笋般拥簇在她身边。这人呐,哭笑不得的黄芳菲惊奇发现自己生平第一次觉得跟这些人相处,共富贵时姐妹相称,礼尚往来,可太经不起风雨了,反倒是那个十多年没把自己当作儿媳妇的婆婆,言辞虽然尖刻狠毒,驾驭手腕也恐怖,可还真没有对不起过自己一点半点,当年赵三金说要娶,她不乐意,但还是答应下来,婚事操办上没有任何含糊,风风光光,给足了面子,这十几年,婆媳关系僵硬,可老太太除了说几句难听的话,何曾真正给自己穿过小鞋?自己要进金海,要权要钱,老人是默认的。否则以老太太的城府,提什么要求,孝顺至极的赵鑫会不答应?黄芳菲想了很多很多,竟有些想念老太太的唠叨了。

????李枝锦总呆在赵家大宅也不是个事,于情于礼都不合,赵甲第都还没能够走入李家的大门,她倒好,先做起了赵家的媳妇,临行前一天,李枝锦陪老佛爷念完经,出了佛堂在鱼池凉亭找到赵甲第,笑问道:“决定了只去北京市月坛南街38号?其实我认为金融街19号的富凯大厦更适合你啊,也不需要熬很多年,呆上三四年,以每年给出一篇你平准水准的文章,跳板就很结实了。”

????金融街19号富凯大厦是中国证监会的办公地址,在李枝锦看来,那里相比发改委跟商圈牵扯得更紧密更实在,没有后者那般高高在上,比较务实,因为出台任何文件都具备很强的爆炸性,滞后性很小,出效果快,赵甲第去那里,老金海的资源都用得上,而且李家在那边也有自己的独门独路,扶持起来也没有发改委那样被太多人眼红盯着,除此之外,还有个依据便是赵甲第在闲聊的时候说到过在研究一个不审ipo的政治模型,很适合去金融街19号吓唬精英,说不定就要一鸣惊人,因为ipo申报牵扯到太多利益链条,链条上的寄生虫已经引起几位主管经济的大佬心生不满,但无从下手,智囊都说两年内不适合根治,在李枝锦看来两年的确不适合,但如果给赵甲第四年时间,刚好,会是极为漂亮的第一仗。

????赵甲第心知肚明,自嘲道:“我那个狗屁模型先不说很不完善,就说一发出来得有多少人恨我入骨啊。你真当我是挂满免死金牌的不死金身?一个新人想用这种方式出头,冒险太大了。”

????李枝锦哦了一声。

????赵甲第调侃道:“除非我去19号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身上就扛一把大旗,上书龙飞凤舞几个大字,‘我是李家女婿’。然后你在上面签名批准,写有‘情况属实’。”

????李枝锦媚眼了一下赵甲第。

????赵甲第哈哈笑道:“别来美人计,对我没用。”

????李枝锦小声哼哼道:“当然没用,你有半斤姐,有童养媳姐姐,都那么国色天香沉鱼落雁的,我哪能比。”

????赵甲第嘿嘿道:“这话听着不对劲,李枝锦,我奶奶可是钦点过你比她们更有度量胸襟的,咋到我这里就变味了?”

????李枝锦坦然笑道:“度量小的话,我就不把这种话放在台面上跟你说了呀。”

????赵甲第敲了敲烟灰,深以为然道:“听上去很有道理。”

????李枝锦靠着栏杆,望向星空,整个人很放松,轻柔呢喃道:“你们家真好,跟我们家一样大,但更有人情味儿,奶奶有大智慧,你父亲赵鑫有担当,你的半斤姐玩世不恭,但很在乎你,对你比亲弟弟还亲,齐冬草就更厉害了,现在都说她是武则天,中国近代商场,还没有谁有这样高的评价,如果她能撑得过两三年,就成大气候了。小八百有灵气,是好苗子,鸽子很老油条却不失可爱,你黄姨好像对你改观很多,解开了些心结,看得出来,以前你们互相敌视,但哪家哪户没点难念的经,能翻过去那一页就很好了。我喜欢这里,一点都不生分,对吧?”

????赵甲第刚要随手弹掉烟头,被李枝锦抓了个正着,只好老老实实熄灭了先放在一旁。

????李枝锦望着赵甲第出神笑道:“奶奶说你小时候身体也不好,你看,我们是多有缘分。”

????赵甲第玩笑道:“你这叫情人眼里出范蠡。”

????李枝锦没有反驳,只是缓缓道:“以后不管你是走大众精英分子的坦途,还是修生僻孤险的野狐禅,我都站在你后头,支持你。”

????赵甲第嗯了一声。

????李枝锦起身道:“我明天就回北京了,你不用操心,直接去上海就是。我们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们两个说了算。”

????赵甲第笑了笑,目送李枝锦离开。

????在凉亭独自坐到凌晨1点,毫无困意的赵甲第刚要去强制自己回房休息,猛然看到奶奶的身影,缓缓走来,赵甲第愣了一下,跑过去搀扶。

????赵家老佛爷的神情很祥和,拉着赵甲第的手坐下后,只是凝视着心爱孙子的脸庞,褪去了青涩,棱角分明,跟赵山虎一样,不是那种表面上的相貌堂堂,但很耐看,老太太沉默许久,终于开口微笑道:“八两啊,跟你说个事儿,你爷爷刚才托梦给我了,说想我了。”

????赵甲第立即红了眼睛,所有话都哽咽在喉咙。

????老太太呵呵笑道:“奶奶这辈子值了,嫁了个好老公,这个男人啊,是有点小毛病,比如太好人,不乐意计较,吃亏受苦总不出声,我呢,就累点,但做夫妻,不就图一个患难与共吗?这些苦,不算苦。然后生了个好儿子,他挣多少钱,这不重要,能吃饱穿暖,对我来说就不差了,三金孝顺最重要,这世上有了点钱别说朋友,连亲生爹娘都不认的家伙太多了,三金就很好,挣钱越多越孝顺,唯一不好的就是对我的几个儿媳妇不够厚道,但儿孙自有儿孙的命,牵强不来。最后,就是有了你这么个好孙子,八两啊,奶奶跟你奶斗了一辈子,只输过两次,一次是让她进了家门,另外一次就是山虎走了后,她就跟着去了,可奶奶不能走,那时候你还小,三金又执拗,奶奶生怕你爷俩一辈子都僵着,想着就心疼,而且山虎也说翻烂了辞典,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好名字,要让我亲口喊给八两的子女听呐,我哪里忍心不答应,以前吧,总怕你小时候身体不好,受了拖累,怕你长不大,更怕被人欺负,现在奶奶很放心,我们这个家,只要你和三金在,乱不了倒不掉。”

????赵甲第死死咬着嘴唇。

????老太太慈祥摸了摸孙子的脑袋,柔声道:“让半斤还是冬草其中任何一个来做我的孙媳妇,都不合适,手心手背都是肉,说不好就是五六十年心结的,而且选了一个就得放手一个,奶奶不舍得,想来想去,就想了个折中的笨法子,做不到皆大欢喜,最起码能保证不是她们皆悲,女人最怕心死,只要心不死,受点委屈憋在心里不怕,就像我和你小奶奶,有怨气?当然。可这些怨气,斗着斗着,也就淡了,不也挺好。奶奶读书不多,所有的大道理,都是亲身吃过苦以后一点一点琢磨出来的,可能不中听,可实在,赵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那么多靠赵鑫才捧上金饭碗的亲戚,明眼人少,睁眼瞎多,总觉得我这个老太太说话尖酸为人刻薄,其实这么多年过来,奶奶真没有对不住过谁,都是他们自找的,我们赵家,不要你忠心耿耿,只要你付出十分汗水,赵家就给你十分报答,我高兴了,说不定就给你十二分,如果这还不知足,那就是心太肥,被踢出去,怨不得别人。”

????“小八两,你要做官,山虎肯定高兴。”

????“以后对你黄姨可以稍微好点,就当是看在砚歌的面子上,要不然小鸽子长大以后,很难做人。”

????“先让冬草自己去闯,等真到了危急关头,你还是要帮的,到时候如果赵鑫觉得还完了齐武夫的帐,不肯帮,你就说这是我的意思。冬草,毕竟还是我们自家人。我让李枝锦进了赵家,等于又欠了她一次。”

????那一晚,赵家老佛爷说了很多心里话。

????第二天清晨,李枝锦想要跟奶奶以及赵甲第告别,却在老太太房间看到了两人,赵甲第痴痴望着躺在床上的安详奶奶,握着她的手,抬头朝李枝锦轻声道:“我奶奶走了。”

????那一刻,李枝锦没来由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当天。

????赵太祖不合规矩地悍然出狱,在高层引发轩然,一石激起千层浪。

????以王竹韵和女儿王后为首的十数位王家成员一齐前往ts市赵家大宅。

????新金海帝国即锦朝掌舵人齐冬草推掉一切事务,从天津紧急赶赴曹妃甸。

????赵甲第亲生母亲商虹乘机赶来。

????豹子和商雀分别从广西和上海飞回ts。

????赵大彪等一干有资格进入山顶大宅的赵家人都第一时间滚回了ts,其中黄睿羊被拦在山下大门,不得进入。

????三日守灵。

????赵鑫和赵甲披麻戴孝,第一言不发。

????下葬日,大雨磅礴。

????两百多把黑伞,黑压压一片。

????泥泞中,赵甲第第一个下跪磕头。

????赵太祖是第二个。

????马上跟着下跪的赵砚歌和张许褚两个孩子哭得最为撕心裂肺。

????作为目前赵家唯一的外人,李枝锦在后排跪下。

????大雨凄冷,肆意敲打雨伞。

????最终队伍缓缓墓地。

????赵甲第依然跪在那里,不肯抬头。

????赵太祖示意所有人先离开,最后除了赵甲第,只剩下手持雨伞的他和李枝锦。

????赵太祖望着儿子的身影,平淡道:“去和你家里人说,我的儿子,不去李家遭白眼。20年前,北京都没能让我滚出去,这一次,更别想,我儿子也是一样。”

????跟赵家人一样头上戴白的李枝锦全身淋湿,膝盖上全是泥土,平静道:“我已经进了赵家的门。”

????赵太祖眯眼转头,第一次正视这个女子,阴沉道:“你凭什么?”

????李枝锦正视赵太祖,缓缓道:“凭我以后是赵家的女人,而不是李家的女人。”

????赵太祖嘴角扯了扯,没有说话。

????这一天,雨中的李枝锦。

????大青衣,端庄刚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