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37章 白发黑伞,大雨大青衣(上)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7章 白发黑伞,大雨大青衣(上)

????接下来两天时间赵甲第就被孤苦伶仃晾在那里,滋味不好受,断头台上一斩死得干净利落,还能喊一声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这会儿是铡刀要落不落的,伸脖子的苦命娃能不堵得慌?赵甲第只能感叹在京为官的人物就是牛气,苦中作乐,在四合院请王半斤给自己纠正口语发音,再就是把许强推荐的几本书都给咀嚼掉,期间李枝锦跟赵甲第保持了适度的联系,第三天下午,终于动真格了,赵甲第要面对的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李家大佬,徐震,年近五十,高居东南某经济大省省长一职,他是李家的女婿,但风头却要盖过许多李家直系成员,口碑毁誉参半,大体可以划入改革派,发迹崛起于国企改革浪潮,被李家数次委以重任,无一次没有给出漂亮的成绩单,涉猎极广,读书极多极深,公认性情阴鸷,当得杀伐果断四字评语,李家在北京以外尤其是90年以后培植起来的关系脉络,大半被他操控运作,李枝锦那个性格鲜明的大哥,目前就被他吃得死死的,徐震所在的省份,本来是铁板一块,他空降过去不到四年,就改天换地,城头变幻了大王旗,换上徐字王旗,当然,背面肯定大大的一个李字。赵甲第为了应对这次赶赴北京显然是来试探自己的徐震,中午特意睡了一觉,但闹钟响起之前,赵甲第一个白日噩梦吓醒,醒过来以后浑身是汗,试图回忆梦见什么却没有结果,就在这时候,手机响起,赵甲第赶紧拿起来,是黄芳菲

????她竭力用最大的平静语气说你奶奶生病住院了,最好马上赶过来。

????挂了电话,赵甲第的手还在颤抖,什么都顾不上就往外冲,跑到门口才记起返身拿上钱包,刚好李枝锦打电话过来询问什么时候动身见面,赵甲第苦笑道今天不行,我有急事要去ts市,很急。李枝锦在这个坎上立即表现出与她家世相符的修养,关心问道我能知道什么事情吗?看能不能帮上忙?赵甲第坐进a6,脸色发白,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奶奶住院,家里打电话让我回去。李枝锦不假思索道ts?那里是不是有个跟北京军区对口签署办成的三女河机场,军民合用?赵甲第点头道:对!李枝锦平静道你直接开车到西郊石景山区,到了附近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对了,把你的车牌号报给我。

????赵甲第冷静了点,问道:“合适?”

????李枝锦干脆利落道:“不合适也合适!”

????梦游一般的赵甲第到了那边,接到李枝锦一个电话让他可以靠边停,十分钟后一辆挂北京军区军牌的奔驰s600飞奔而来,赵甲第跟着上了车,李枝锦握住他冰凉的手,赵甲第挤出一个牵强笑脸。这时候赵甲第一团浆糊的聪明脑袋才想起李家主心骨作为硕果仅存的几位共和国功勋,享受有最高级的离休特权待遇,这已经不是正国副国那个层面的含义了,资料显示,李家老太爷可以调用一架国航专机和两架军用机,以及有7节车厢的专列,按照不曾明文的规则是要求专列所经沿线,除了必备的武装保护,所有快慢旅客列车都需停站让行,只不过李老退下来后,除了身体需求接受了解放军总院的一组医疗专家,其余特权都放弃不用,这次是要为了一个外人破例?答案很明显,奔驰s600在重兵驻扎的大军区畅通无阻,直达机场,李枝锦和赵甲第一同坐上一架军用专机,机上陪同有一名少校军衔的女性,面无表情,赵甲第顾不上这些,在三女河机场降落后,就冲了出去,李枝锦早已安排好一部隶属于ts军分区的车子,跳进车子后直奔ts市,赵甲第抽空给黄芳菲打电话询问情况,那边说还在急症室,什么都不清楚。赵甲第挂掉电话,手心都是汗水。赶到医院门口,张许褚和赵砚歌两个孩子脸上都挂着惶恐的泪痕,看到赵甲第才稍稍心安,赵甲第喃喃自语不要急不要急,让小八百领路,走廊里扎了一堆赵家嫡系,看到赵甲第的出现,黄芳菲紧绷的情绪明显舒缓许多,柔声问道:“怎么这么快?”

????赵甲第苦涩轻声道:“本来就在北京,坐军机过来的。奶奶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她老人家身体不一直都好好的吗?”

????黄芳菲摇头凄苦道:“不知道,年初做了体检,医生也都说身体硬朗,不知怎么就……”

????赵甲第问道:“赵三金那边?”

????黄芳菲更加六神无主,“现在外边的消息根本进不去也出不来,陈家不肯束手待毙,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本来没什么,怎么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

????赵甲第下意识去伸手摸烟,才发现根本就没带,却发现一头汗水的鸽子和小八百分别递过来一包烟和打火机,赵砚歌轻轻道是姐姐让我们去买的,赵甲第转头朝李枝锦笑了笑,她摇摇头。赵甲第蹲靠着墙抽烟,很大口,李枝锦蹲在他身边,等赵甲第一根紧接一根差不多抽完半包烟,急症室打开,上了年纪的主治医生抹了把汗说道没事没事,只是很偶然的晕厥,估计是老太太蹲着念经时间太久造成的,不用担心。赵甲第心中大石放下,精疲力尽,黄芳菲看到这个情景,百感交集,金海风波危机四伏,这个年轻男人不曾丝毫慌张,步步为营,他比自己处处占得先机,高下立判,这一刻,黄芳菲才输得心服口服,钱啊面子啊这些个自己最看重的东西,对赵甲第这个孩子来说真的不是最重要的,陈平安对他刮目相看,黄凤图愿意为他出山,可见并非无缘无故一味偏袒,黄芳菲望着轻轻走入病房的背影,想起婆婆曾念叨过的一句话:一个男人品性如何,顺境时看他如何对待以前的朋友,这些人往往无益于他如今的事业;逆境时看他如何对待自己的亲人,敢不敢承担责任,能不能放弃一些东西。黄芳菲自嘲,这辈子是不指望斗得过赵家老佛爷了。赵甲第蹲在病床前,老佛爷精神气缓过来了,还不错,伸手拍了拍小八两冰凉冰凉的手,笑道:“死不了,只是年纪大了,忍不住小睡了一会儿。小八两,别担心,奶奶还舍不得就这么闭眼。”

????赵甲第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傻傻看着奶奶。

????赵家老佛爷朝站在角落的李枝锦招了招手,嗓音提不起来,只能柔声道:“我知道你,叫李枝锦吧,是个好孩子,走近点,让我仔细瞧瞧。八两如果能跟你在一起,是他的福气,不过你可能就要吃苦喽,这点,跟我这个老太太一样。”

????李枝锦半蹲在赵甲第身旁,有些紧张,再优秀的孙媳妇,见到家长多半都会如此。

????老佛爷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握住李枝锦的手,开心道:“嗯,真是越看越喜欢,比冬草和半斤那两个妮子心眼都要大些,性子应该像我。我年纪大了,眼睛可不花,看人一准没错。”

????李枝锦难免羞涩,望向赵甲第,可惜这家伙根本没救场的意思,只是傻乐呵。

????本来老佛爷想当天就回赵家宅子,但本来这辈子最憎恶医院的赵甲第保险起见,好说歹说终于说服奶奶再观察两天,这两天时间李枝锦完全融入准孙媳妇的角色,细微照顾老佛爷的衣食住行,她本就是心思缜密的温良女子,做起这事来一点不矫情,老佛爷也不乐意让别人插手,她老人家眼睛毒,都挑不出毛病,外人就更没话说了,别看那帮金海风波中没站错队的赵家嫡系金海高层都是亲戚,可在老佛爷眼中,还真就是得时刻提防着的外人,老人早就一语盖棺:越是那些个看着和善的自家人,越要明算账,否则这个家就要乱。两天后,李枝锦首次走入恢弘霸气的赵家大宅,始终被老佛爷牵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