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98章 静气,和黄凤图出山。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298章 静气,和黄凤图出山。

????(六千字大章,先补上9号欠下的。)

????韩道德对全聚德可以说是百感交集,落魄时曾带着这辈子唯一爱过他他也深爱过的女人路过,说了要等发达了就来这儿消费,掏出大把钞票都不带眨眼的,世事难料,等他赚到第一笔钱,却是独自在全聚德的二楼狼吞虎咽,似乎要将欠那个善良女子的那一份也咽下肚子,吃相吓人,搞得全聚德胆战心惊都没敢收钱,最终还是他砸了一叠钱,撂下一句老子不是乞丐,老子今儿有钱!这时候的全聚德生意还是那么火爆,都是外地人,地道北京人是不太会来这消费的,价格贵不说,其实做出来的烤鸭味道并不出彩,远不如小巷弄里的小牌子烤鸭来得余味悠长,韩道德在二楼要了个靠栏杆的位置,赵甲第吃得缓慢,细嚼慢咽,韩道德不插嘴,大少爷变了,变化不大,但韩道德本就是被生活打熬出心思细腻性格的人,揣摩得出,说不清道不明,赵甲第吃了七分饱后,放下筷子,刚想抽烟,一直忙着给烤鸭削片的服务员微笑提醒道这里不能吸烟,一楼大厅才有吸烟区,韩道德作势要发飙,赵甲第却已经收回香烟,让韩道德买单,回到车内,先去了趟王家四合院,跟老太爷和大妈王竹韵告别一声,王半斤要跟着家里人去一些个世交家族拜年,脱不了身,闷闷不乐,只是拉着赵甲第在她闺房内整理了一个多钟头的摄影作品,赵甲第很不见外地顺手牵羊走几张一见钟情的,其中有两张是分别来自敦厚和西安的风景照,最后一张是一个只有背影的男子在云南翡翠店铺外蹲地上赌石的一幕,透着孤注一掷的决绝。

????赵甲第原本昨晚就要回宅子,因为临时有计划,跟老佛爷打电话通知了一声,赵甲第不想再拖,出了四合院就直奔ts市赵家村,在车上,赵甲第稍稍跟韩道德透露了一些两次见面两次碰壁的内幕,牟明没有任何出门主持大局或者说给“保皇党”摇旗呐喊的想法,他的意思很明确,他的生意伙伴是赵鑫不假,但更准确的说法是金海实业,只要金海最终相对完整,他就不会急匆匆插上一脚,对于这种看似冷漠的袖手旁观,赵甲第并没有气愤,遗憾肯定有,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在这种场合,如果商人脾性十足的牟明急急忙忙出来雪中送炭,反而让赵甲第心生忌惮,这是很复杂矛盾的直觉,至于那位高居a序列寥寥三人之一的红二代,一样是点到即止,婉言拒绝了赵甲第去密云监狱探监赵三金的请求,理由是敏感时刻,他不好出面,上头明确规定赵鑫不能接触任何人。赵甲第失望,却还是表达了足够诚意的理解,并不勉强。他是他,一个在校学生偶露峥嵘都算不上的赵甲第而已,而非只手遮天了半辈子的赵太祖赵三金,人家凭什么要冒风险当出头鸟?这恐怕就是悲观主义者的最大优点,不给予过高的期望,才能更冷静理智去梳理乱局难题。

????两趟无功而返的客套寒暄,无非是相互试探,交浅言深这个道理赵甲第自然理解得不错,所以即便是没有任何实质性效果,但总算混了个熟脸,不至于不欢而散。

????这已经足够!

????总有一天,也许抱着看戏心态的黄芳菲会后悔递出这份阵容恐怖的名单。

????车内有一套畅销得令出版业同行目瞪口呆的《灰色帝国的崩塌》,赵甲第开始翻阅第二遍,说来可笑,他对赵三金的理解,甚至不如这个赵家敌人的外人,书中揭露了太多赵三金的灰色发迹史,有理有据,用相对朴素的文字描绘出一个末代商业帝国足够恢弘和黑暗的壮阔波澜。期间黄芳菲象征性打了一个慰问电话,得知赵甲第要回宅子,提了句家里的事情不要跟赵砚哥提起,赵甲第没有答应,说瞒不了的,还不如早点跟鸽子说清楚,起先黄芳菲如何都接受不了,赵甲第以简单一句“鸽子总是要继承一些东西”说服了她。

????挂了电话,韩道德偷偷地轻轻叹气,清官难断家务事,谁都不能例外,越是大家族越是如此,在韩道德看来,赵家已经足够幸运,大老板,老佛爷,如今加上一个大少爷,都是有大智慧的人,否则别说暗流涌动十面埋伏,连反目成仇都有可能。记忆力超群的赵甲第一改翻书极快的习惯,跟在韬奋书店第一次看《灰色》一般,只是手上多了一支笔,将在《灰色》中所有出现的名字都圈了出来,单独写在一张空白尾页上,这一页只有右下角一个页码,很有学问讲究,用作者的话说就是“一栋大厦已倾,下一栋是?最后,容我为中国商业史历史留白一页”,相信会有很多局外人为此拍案叫绝或者浮三大白的,赵甲第看完下册,再看到那张写满了名字的尾页,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噱头十足,估计没过几天就能再版,不说幕后掏大价钱千金买一字的,光是这本书的版费,就能挣好几百万了吧。

????赵家大宅,老佛爷看上去神态安详,没有异样,一起吃过了晚饭,蒙在鼓里对风波一无所知的赵砚哥依旧嘻嘻哈哈,小八百则要在小细节上灵动许多,餐桌上看了看老佛爷,再看一下八两叔,若有所思,等老佛爷下了餐桌老规矩去佛堂念经,小八百去书房看书,赵甲第拉住准备去那架古董钢琴的赵砚哥,同父异母的兄弟两个来到后院凉亭,赵甲第没有迂回婉转,直截了当把当下大风波的来龙去脉大概说了一通,赵砚哥伸长脖子,一开始听说形同p游戏里终极boss的老爹进了局子,蹦出一个字,啥?耐心听到最后,只是哦了一声,安静坐在赵甲第身边,尚显稚嫩的脸庞并没有流露出太多震惊和感伤,转头牵强笑道这事情我妈肯定不会对我说的,也就哥你愿意跟我讲,哥,放心吧,我扛得住,了不起哥就去捡破烂,饿不死。赵甲第笑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轮不到你细胳膊细腿的去当捡破烂,这事还不算尘埃落定,谁赢谁输,不一定,真输了,你也是一条富足的好命,我师傅说过你这辈子一世荣华,不缺钱,就是缺女人。赵砚哥跳脚了,怒道妈了个巴子的,我也缺娘们?赵甲第抽起一根烟,轻笑道不是花钱就买得到的那种,是你喜欢也喜欢你过一辈子的女人,甚至连那个被你当亲姐姐的李晓虹都不算。小兔崽子再度哦了一声,就没了下文。赵甲第瞥了一眼笑道还说扛得住,穿这么厚实,还打摆子,我看给你一根烟都拿不稳了吧。赵砚哥苦着脸道怕还是有点怕的,爸那么牛,都进了局子,我能不怕吗?哥,你咋一点不怕啊?赵甲第笑道怕?我怕不怕,要是连你都看得出来,怎么跟一大帮成了精的雄雌狐狸精,以及不输给赵三金太多的豺狼虎豹打交道?未战先败,是会被这帮人物吃得骨头不剩的。赵砚哥似懂非懂,打算先记着,回头再让小薇也就是被哥记住名字并且第一次见面就喊出来的李晓虹记在笔记本上。

????最后赵甲第笑道去练琴吧,你妈让你每天练两个钟头,别偷工减料,这种一开始你觉得生活太他妈苦逼的活,等你以后走上社会,就会愿意真正去感激父母。赵砚哥使劲嗯了一声,小跑去楼梯转角的钢琴前坐下,练习几支难度较高的曲子,都是黄芳菲亲自精心拣选,这次赵砚哥没有不耐烦,只是曲音有些轻微颤抖。赵甲第独自坐在凉亭,抽了两根烟,就不再抽,比起平时节制了许多。

????老佛爷破天荒没有念完经就去休息,而是加了件衣服来到凉亭,手里拎了两个垫子,坐在赵甲第身边,一个交给他,她握着孙子有些冰凉的手,暖在手心,赵甲第欲言又止,老佛爷洒然一笑,摇摇头,慈祥道:“今儿不说烦心事,奶奶呀,跟你说一说藏在心底有些年月的心里话,小八两,你看这宅子多大,小富即安,我看这话得改一改,小富才安,这才对,家大业大,哪能每个人都晓得将心比心,这一颗佛心,太难喽,所以很多人懂得,听过,也做不到,愈是做不到,就愈是心虚,心眼小的,就愈是容不得别人的好,巴不得所有人都跟他们一样下作这都是劣根性,中国人多,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说法,可不管做什么事,做什么人,总是需要那么一些个外人眼里的傻子,如此一来,小到家,大到社会,才有挺直的脊梁,外人可以取笑,却不能辱。这话听上去很大,就跟咱们家的宅子一样,但一点不空洞。赵世北这些个睁眼瞎,为了眼前那点小钱,就屁颠屁颠一头撞进别人的圈套,其实他们如果再有点耐心,奶奶肯定闭目进棺材前,肯定会给他们更大的富贵前程,但脊梁骨丢了,奶奶看他们都不如黄老头那里养的一条狗,奶奶跟你爷爷过了一辈子,山虎当年领了你小奶奶进家门,我不气?不可能的,但你爷爷这一生一世就没做过几件亏心事,这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我度量再小,也愿意跟他过一辈子。知道你爷爷为什么连死都瞧不起你爸吗?不是三金不够飞黄腾达,赵太祖,赵阎王,听着就够吓人了,搁古代,位极人臣这四个字都差不离,是因为三金做了太多亏心事,山虎看不顺眼,这儿子打是打不过的,骂了也没用,就只能一老子一儿子瞪眼了,三金呢,一辈子都想着证明给你爷爷看,是老头子你错了,到头来,等山虎躺下了,三金才知道,他即便没错,但也没对,是他输给了老爷子,但再说什么,山虎是肯定听不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三金这些年上坟,哪一次有好心情?也就今年,跟你不知道说了什么,回来后心情才好些。跟我这个老太婆唠嗑的时候总算有了真正的笑脸,不容易呐。听三金说,你们学校的校长答应做独立董事,是因为你,说起这个,三金是真开心,小八两,知道为什么三金不管如何都不重视小鸽子吗?不表扬不贬低,什么都吝啬得不给一句?却偏偏跟你打冷战了那么多年,总少不得一些冷嘲热讽?”

????赵甲第摇头,赵三金脑袋里的想法,他娘的比娘们的心思还难以预测,他猜不到,也不想去揣度,这些事儿,还是留给金海实业无数的精英去头疼,他不乐意。

????老佛爷把孙子的手捂暖了,然后赵甲第就反过来捂着她的手,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她望向远方笑道:“这是因为三金知道小鸽子以后再如何能闹腾,撑死了,无非就是第二个赵太祖。前提是全部由着他去安排,但问题在于黄芳菲那个精明却短视的女人不会答应她的儿子去吃苦吃灾,她恨不得把赵砚哥一辈子护在祖荫里,什么都一帆风顺,继承,荣耀上位,做那替王朝开拓疆土的第二代皇帝,她将来有一天就好做那吕雉或者武则天,她啊,还是太嫩了,人生不得意之事十之,偶尔被她抢到了一二,就以为剩下都是如意的,这不马上就被打脸了,现在估摸着正束手无策,人前装镇定,人后躲起来慌神,我都想问她一句累不累,想想还是算了,她好歹这些年给咱们家做了点正事,就不在她伤口上撒盐了。”

????赵甲第完全无话可说。

????老佛爷感慨一句:“还是小八两好,做人像山虎,行事却有三金的风格。这场风波在我看来,来得好,现世报总比那轮回之苦来得舒坦,三金这些年太顺风顺水,是该停下来反省一下。让他好好冷眼旁观一下外头身边那些人的嘴脸,板荡识忠臣。”

????老太太呢喃了好几遍板荡识忠臣,却始终没有说出那句与之对应的“疾风知劲草”,草,赵家大宅那位几乎所有人都视作童养媳的女子,不就带了一个草字吗?老太太起身后,最后说道:“早点休息,这段时间就多跑跑北京天津,多走走多看看,总是好事情。不需要担心奶奶,奶奶身体好着呢。对了,小八两,不管冬草做了什么,都别怨她,这是三金和我们赵家欠她的,欠齐武夫的。这事儿,解铃还须系铃人不管用,指不定还得靠小八两。”

????揽狂澜于即倒?

????扶大厦之将倾?

????还是近乎单枪匹马悍然破局?

????老佛爷没有说透。或许是怕给最宠溺的孙子太多不必要的压力。或许是压根没有这个想法。

????赵甲第坐在凉亭,一坐就是好几个钟头,几近凌晨1点,失眠的赵砚哥溜出来,看到赵甲第还在,就跑过来一起发呆,似乎唯有在哥身边,才能安心。赵甲第把垫子让给了他,而他只是咧嘴笑了笑,没拒绝,当然,没忘记从客厅摸来一包烟给赵甲第。兄弟俩坐了一会儿,赵甲第问他饿了没,赵砚哥点头,赵甲第起身去主楼厨房,没兴师动众,只是煮了三碗加荷包蛋的泡面,把韩道德喊上山顶,一起埋头解决掉,韩道德一吃完就撤,他明天一大早还要开车载着大少爷返回北京,得养足精神,这位大叔没有住宅子客房,也没有去工业区酒店订房间,就在车里狭小空间窝着,他觉得很舒服。赵砚哥吃满了泡面,抹嘴,心满意足,当年儿童时候的他去北京金海总部,在赵三金办公室啃了一个星期的方便面,可没这滋味。

????赵甲第把他送到房间门口,让他早点睡,睡不着就看点书,理由是流氓也要与时俱进,肚里有文化,家里有钱读书是可以不用功,也不担心以后没钱花天酒地,但这不算什么,屁大的富家子弟都做得到,但做别人做不到的,才是真的牛b,这就叫不走寻常路,美眉都好这一口。赵砚哥对这一套教育是打心底乐于接受的,比他妈那一套板着脸语重心长远远来得有用。

????赵砚哥进门前,转身厚着脸皮要了几根烟,然后仰着脑袋,因为这位远近闻名的小混世魔王发育极佳,个子蹿得很快,所以倾斜角度不大,认真问道:“哥,我啥时候才能跟你一样?”

????赵甲第哑然失笑道:“一样什么?”

????赵砚哥沉声道:“一样天塌下都不怕!”

????赵甲第笑了,摸了摸这个虎头虎脑的弟弟,道:“以后你妈肯定会跟你说一句话,你记清楚了,每逢大事有静气。我教你的是就算你做不到,也要假装做得到。等到习惯成自然,城府也就出来了。”

????小学还没毕业的赵砚哥张大眼睛,就跟被世外高人丢了本听上去牛叉至极的秘笈却是本无字天书的蛋疼娃,问道:“静气?哥,这是啥东东?”

????赵甲第被逗乐,给了一板栗,“去查字典,或者问小八百。”

????赵砚哥摸了摸脑袋,火速进房间上网去查资料了。赵甲第在书房呆了一会儿,撕下书桌上《灰色帝国的崩塌》的下册尾页,将口袋里那张黄芳菲写下的名单放在一起,来到凉亭,躺在长椅上,没了童养媳姐姐的大腿,有些不惬意不舒服,但太多习惯,总是需要慢慢修改的,不管情愿与否。赵甲第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这已经是第二天要通宵,耳畔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睡不着了?赵甲第猛然坐起,看到黄凤图老爷子那张古井不波的沧桑脸庞,轻轻点头,有些赧颜。老爷子没有坐下,只是站在一旁,千年不变的装束,始终不变的站姿,在赵家大宅默默无闻呆了二十多年的老人竟然主动递给赵甲第一根烟,他自己并没有抽烟,而是缓缓说道:“你这会儿挺像赵鑫,当年遇到大事,一些看上去明明过不去的坎,他就是喜欢单独呆着,也不抽烟,也不喝酒,没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哪怕过命的兄弟齐武夫都不愿意去打扰。回想起来,一眨眼功夫,赵鑫就由黑道上无法无天的赵阎王变成了做生意赚钱的赵太祖。”

????今天黄凤图老爷子的健谈让赵甲第十分仓促,这显然要比躺着没特殊枕头更不习惯。因为老爷子沉默寡言是出了名的,就跟奶奶对待他之外所有远疏的词锋刻薄不相上下。

????看到赵甲第的茫然,老人呵呵一笑,终于还是坐下,依然保留当代硕果仅存武者的严谨刻板,而赵甲第也顺势抽起烟,烟是他送给老爷子的,浙江那边出产的利群香烟,烟草不好不坏价钱不上不下的那一种,稀拉平常。

????“最近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的表现过关了,于是我这才出来跟你说这些东西。”

????阅尽人事的老人语气平静道:“我看过很多人很多事,也听过很多话很多道理,但一上年纪,大多都忘了,只不过有句话倒是没敢忘,是当年拜师学艺准备出去闯的时候师傅说的,顺境能够看一个人的先天品性,逆境能够看一个人的后天品行。品性,品行,一字之差,却悬殊千里,哪个更重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赵山虎喜欢你这个孙子,除了你是他的孙子,还因为你像他,是个好人,有着很多老一辈人的品性,我这个老头器重的,跟赵山虎不一样,是你的品行,当年,亲眼见到废旧工厂那一幕的,只有我,当时我就跟赵三金说,这小子是檀不是杉,是一块好料,他如果不肯雕,就让我来,结果你就被赵三金丢去了外头读书,没爹疼没娘爱,这都是好事。这些年,我算是懂了,由我来教,你最多就是一个武夫,但让陈平安来,你就有望成为国士,立功立德立言,都有可能。你也许想不到,陈平安对你是给予很大厚望的,去年年尾他临行前,甚至不惜用‘怀珠韫玉’来评价现在的你。小八两,老头子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要在商场上帮你,我做不到,但要伤人杀人,这把老骨头,做起来肯定比陈世芳郭青牛几个都要轻松。东北纳兰王爷?就是当年贴身手下十几号人全部被我拧断胳膊的那个?”

????这一日,二十多年不问世事的老爷子,黄凤图。

????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