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74章 楚河汉界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274章 楚河汉界

????赵甲第在跟王半斤漫长的持久战中,摸索出很多条方针政策,都是形势所迫下的产物,一些个土法子,比如王半斤信誓旦旦要弹小鸡-鸡,赵八两不能一味顽强抵抗,要顺水推舟作势脱裤子,别玩威武不能屈那一套,基本上脱到一半,王半斤就会转过头,哎呀一声,别害姐姐长针眼,等你长大点再说,等到王半斤脸皮愈发变城墙后,小时候身体单薄单枪匹马肉搏环节很吃亏的赵甲第也结实许多,像解放战争中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一方,不必再担心王半斤霸王硬上弓。再比如王半斤最爱做拉他看恐怖片玩玉石俱焚的勾当,赵甲第一开始怕得很,王半斤就越欢乐,深更半夜看个《午夜凶铃》都会使唤某闺蜜打电话来吓小八两,后来赵甲第学聪明了,越血腥越阴森的场景,咬着牙也要表现得平淡无奇,甚至是格外雀跃,例如看《德州链锯杀人狂》或者《沉默的羔羊》,一到伤害惨烈的画面上,赵甲第就强忍作呕恶心拍腿叫好,久而久之,王半斤收获的恶趣味远远低于她被吓到的分量,就消停了,八两同学的儿童岁月和少年时代,就是一部斗智斗勇可歌可泣的血泪史啊。

????只是今天的以退为进似乎作用不大,王半斤见到只剩裤衩的赵甲第,并没有知难而退见好就收,不管不顾是否春光乍泄,一个漂亮的饿虎扑羊跳后,想要把赵甲第压在身下,后者赶紧打滚挪开,王半斤一击不中,岂是随便气馁的人物,使出十八般武艺,展开追杀,赵甲第滚下床,王半斤跟着跳下,赵甲第破口大骂,却不敢太大声,因为就算喊破喉咙,也没谁会见义勇为,这种事情前个几年在赵家宅子早已让人司空见惯,王半斤一边追一边形同古代欺男霸女的无良纨绔“淫笑”道顺了姐,保管对你负责。赵甲第自然誓死不从,逃窜到门口,一拧房门,狗日的,竟然反锁了,不等他下一步动作,王半斤已经杀到,赵甲第无奈躲闪,重新回到床上,咬牙切齿道王半斤,我喊你姐行了不,你别神经病了。王半斤折腾了好几分钟,光着脚丫站在床旁边,抬头看着赵甲第,不知道是否夜幕下的错觉,平时要有多妩媚就有多妩媚的眸子,此刻眼珠子绿油油的,两个字,饥渴,哪有半点放过小八两的迹象,这是上演老员外新纳第五六房小妾的悲情一幕吗。赵甲第威胁道王半斤,你别得寸进尺啊,真把老子惹火了,就真不顾道德廉耻,拿你泻火了。得,火上浇油了,王半斤神采奕奕,两眼放光,故作娇羞媚人状,笑而不语,其实她在巧妙移动步伐,寻找最佳时机来一记狮子搏兔,逮住猎物,然后……她还真没想到后续情节,小八两身上就挂了条裤衩,如果衣服多,她还能一件一件剥下,满足一下成就感,反正王半斤这辈子二十多年浑浑噩噩迷迷糊糊的人生,从来都是踩着西瓜皮前进的,滑到哪里是哪里,偶尔有了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奋斗心思,才肯小小拼搏一下,她想做成的事情不多,但一旦付诸行动,都跌碎旁观者一地眼镜的成了,可谓小李飞刀,例无虚发,玩摄影,当真是骨灰级职业水准的,想考个凑合点的大学,就莫名其妙进帝国理工了。赵甲第轻轻吼道你给我站住,别想偷袭,逼急了,我就从阳台上跳下去。王半斤一副楚楚可怜的娇柔模样,悲痛欲绝道八两,你就这般坚贞不屈?赵甲第不为所动,躺回床上,盯着天花板,王半斤躺在他身边,但被赵甲第一条胳膊格挡住,拉开一段距离,独木桥,阳关道,井水别犯河水。

????“想好怎么讨我们家老太爷的欢喜没?他老人家可比你奶奶还来得不好应付。”演技派的王半斤表情幽怨,眼神却清澈。

????“没,怎么看我都不是你家老太爷喜欢的年轻人,到时候规规矩矩走个过场吧,我是真不知道怎么跟老一辈人物打交道,头疼。”赵甲第苦闷道。陈家老太爷啊,一位几近活了一百岁的老人,咋样的风风雨雨大江大浪没有经历过,老爷子出生的那一年,晚清摄政王载沣命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袁世凯开缺回籍;诏谕“预备立宪,维新图治”;张之洞去世……也许这些事件,对现在的孩子们来说都是历史教科书上一笔带过的晦涩玩意无聊东西,不是史学家谁会去记。老人二十岁入党,在家乡参加过抛头颅洒热血的起义,35年参加长征,翻雪山冻掉过一整根手指,差点睡过去就没醒过来,过草地,泥泞中救过战友,也被人救过,随后作为某部副师政委,在甘肃渡黄河西进,37年底达到延安,抗日战争期间,担任某省委军事部二把手。出身小地方的书香门第,加上自学成才,是极少数全才的骨干幕僚参谋,一身书卷气,却不缺金戈铁马的豪气,解放战争中,战功显赫。挥斥方遒,指点江山。一张张被收入共和国党史的泛黄合影,俱是那段岁月的珍贵见证。建国后,55年首批授勋,便已经是中将。随后的四十年岁月中,数次起起落落,从未弯曲过脊梁,王家老太爷的一生,沉重而光辉,这份阅历,让赵甲第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如何去对待?当真能做到心平气和?不现实的,光是坐在老太爷对面,就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沧桑感,不是讲躺在藤椅上晒太阳的迟暮老人如何居高位而不怒自威,如何相貌清矍气场滔天,其实少年时代赵甲第当年寥寥几次几次老榕树下喝茶捧书的老人,印象并不鲜明,只觉得老人很清瘦,个字应该不高,眼神也没什么刻意的锋芒,但赵甲第就是心生敬畏,很纯粹的有感而发,一身为人中正古拙的浩然正气,还有上了岁数后身为一位阅尽人事老书生的滔天阴气,老人年长了赵家老佛爷整整一辈多,所以王半斤说老太爷比赵甲第奶奶更难“对付伺候”,并不做假。

????“姐帮你开小灶?”王半斤笑眯眯道。

????“无偿的?不跟我索要报酬的那种?”赵甲第心生警惕,跟王半斤做交易,十有要遭殃。想必不知道被王半斤骗走多少好宝贝的赵砚哥最有感触心得,当然还有洪绿苔李芝豹这些一个院或者邻近四合院长大的死党发小。

????“本来想让你给姐弹一百下小鸡-鸡的。”王半斤诚实道。

????“那算了,王半斤,你丫有点诚意行不行?”赵甲第愤愤道,结果换来王半斤伸腿一踹,不轻不重,不痛不痒。换做其他任何一个牲口,肯定要受宠若惊,可惜赵甲第跟她打打闹闹了十多年,没啥寻常凡夫俗子应该感到天大荣幸叩头谢恩的觉悟。王半斤套了件绸缎睡衣,里头当然没敢真空,王半斤作风狂野不错,但还是很有固执己见的底线,只不过太多底线,都比较不可理喻。王半斤有一张妖娆的美人脸蛋,身段也极佳,相貌上其实是稳稳压过齐冬草半筹的,这点毋庸置疑,只不过气质上王半斤偏向女王,而温温婉婉却内有锦绣的齐冬草则侧重女神,都是世人眼中神坛上的女子,谁更出彩,不好说。

????“老太爷喜欢古文功底好的年轻人,要不你这段时间狂啃古书?”王半斤笑道,侧过身,凝视着依旧不解风情望着天花板发呆的赵甲第。

????“啥馊主意,半桶水去老太爷面前班门弄斧,掉书袋?那不是让我死得更难看。”赵甲第叹气道。

????“那我争取让你跟老太爷下盘象棋,呃,比较难,让你跟生活秘书先下,赢了再说,这个比较现实。”王半斤继续当狗头军师,这还没是嫁出去的闺女,就已经是泼出去的水了,看吧,革命堡垒果然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输了更完蛋。而且太做作了,一下子就被老太爷看穿小伎俩。”赵甲第摇头道。

????“那咋办?”王半斤也懊恼咪咪疼了。看上去她是真的挺在乎小八两登门拜访这档子事。也难怪王半斤郑重其事,她母亲王竹韵头次回京过年,本就是不小的信息,一旦赵家子弟再度登门,局内角色和局外看戏的人难免都会浮想联翩,猜测是赵家向王家低头了,冷战多年后,主动弯腰示好?还是恩怨纠缠的王家赵家重归于好,皆大欢喜?抑或是欲盖弥彰,为某些大动作放烟雾弹?世上太多闲得蛋疼的阴谋论者了,流言蜚语,三人成虎啊。

????“,王半斤,你问我我问谁去,你是体制内混的家伙,而且你是老王家的中流砥柱呀,比我有经验才对。”赵甲第乐了。

????“屁咧,姐最烦这类为人处世的玲珑八面了。人生不过百年,眨个眼放个屁的功夫就嗝屁啦,老娘我吃喝玩乐还来不及,还要去阿谀奉承苦心钻营,不累啊。女人太聪明,心眼太多,容易老得快,况且姐已经足够漂亮了,万一红颜薄命,多亏。”王半斤伸了个懒腰,曲线毕露,风姿婀娜,美不胜收,女人能动人到她这种境界,实在是男人的福气女人的悲哀。

????“顺其自然吧。睡觉睡觉。”赵甲第无奈道。

????“孤男寡女的,八两,你好意思跟姐抢一张床?”王半斤一脚踹在赵甲第屁股上,踹了好几脚,都没能把赵甲第踹下床。

????“挖了个草,这是大爷的床,你有没有良心和公德心的?”赵甲第忍不住怒了,回踹王半斤,两个人踹来踢去,去他娘的男女授受不亲。

????“那你睡我房间去呗。”王半斤嬉皮笑脸道。

????“脂粉气太重,不适合我等纯爷们。”赵甲第坚决不妥协,王半斤最擅长的就是顺杆子往上爬,一旦找到个突破口去得寸进尺,那是无法无天的。

????“我那边散乱了一床的性感小丝袜哦,蕾丝的,吊带的,粉红的,应有尽有,小八两,去吧去吧,不介意你拿着它们yy一下姐,床头还给你准备了一盒纸巾,姐对你好吧?只要千万记得洗干净哦。”王半斤一只手支撑起下巴,一脸狐媚看着赵甲第。

????“滚蛋!”赵甲第盖上被子,卷过来,没给王半斤留半点。

????“冷”王半斤撒娇道。

????“那就滚回自己的窝。抱歉,为了省电,我这里一年到头不开空调。而且不欢迎你这种不知道讲文明树新风的女流氓。”赵甲第没好气道。

????几分钟后,王半斤挺尸一般,没有动静。

????又是一场该死的持久战。

????吃软不吃硬的赵甲第再度毫无悬念地落败,轻轻分出棉被,盖在王半斤身上。

????楚河汉界,相安无事。

????第二日,赵家大宅来了一位稀客,贵客,以至于赵三金都临时打电话说要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