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9章 认床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229章 认床

????越长大,或者换一个比较矫矫情的词汇,成熟,越成熟,赵甲第就体会到日三省乎己这句名言的力量,或者这句话可以称之为警句了,名言众多,警句却不常有。枯黄清瘦的中年国士坚持练字,赵甲第被殃及池鱼,就被带着一起“练”,所以他在暑假是没有午休这种福利的,而师傅教赵甲第练字从不临帖,专用硬毫笔,一种紫毫,只是随机给出几句话,让赵甲第一练就是一个中午,期间,日三省乎己的次数最为频繁,当然句子之前的君子二字被有意无意删掉。赵甲第站在黄浦江畔,毫无睡意,闻着并不好闻的江风,在梳笼脑中那张只能算初具雏形的人脉网,杭城方菲郭志军加李倩鲁大榜这两对各自领域可谓悍勇的夫妻档,是让他最花心思的,也最不敢轻举妄动,一点风吹草动,赵甲第都怕过犹不及。马小跳牵引出的杭州小富二代们,因为是同龄人,比较言谈无忌,说不上利用和交易,比较随性,无心插柳柳成荫,效果也好,尤其是小草,臭味相投,俨然将他视作兄弟,几次都说要来上海单独聚一聚。

????至于大秘书李檀,赵甲第既佩服又敬畏,直觉告诉自己,这个近乎无欲无求的单身男人,是剧毒蛇类,却不是令人一眼畏惧的斑斓眼镜蛇,而是条善于潜伏的雄性竹叶青,出其不意,就能致命,这一点,倒是跟蔡姨是一个属性的,蔡枪是不俗,但在赵甲第看来,离同样是走秘书曲线的李檀还有不小差距,说起来,蔡枪似乎攀附上了一位大佬成功前往浙江,不知道最终跟李檀是敌是友还是井水不犯河水,比较有趣。赵甲第的思维很跳跃,想到了很多人,甚至连被蔡姨牵引出来的面瘫男,叫杨策,赵甲第当然记得清楚,这哥们可是在游轮上让他吃了大亏的猛汉,对上初出茅庐的魁梧小六,黄凤图老爷子的爱徒,田图婓,实力十有只高不低,说不定对上赵家两位天字号打手,蝈蝈和芳姐,都能玩上一玩。这仇赵甲第一天都没忘,在观音村玩赵三金贴身保镖魏锋送给他的飞镖的时候,格外深刻,顺带着赵甲第就惦念上了面瘫男背后的正主,一个叫陈红熊的男人,绰号六王爷,乖乖,好大的口气,听当时杨策和蔡姨火药味十足的对话,这哥们跟蔡姨的关系肯定不浅。

????面瘫男,陈红熊,北方,继而是大妈和王半斤所在的老王家,四合院,老榕树,藤椅上的老太爷……就在赵甲第思绪万千刹不住车的时候,一条手机短信打断了无边无际的思索,掏出来一看,号码没备注,赵甲第却知道是谁,陈皇妃,国内文艺片的小花魁,一个从不接受媒体杂志采访的女戏子,戏子一说,是奶奶的定论,老人家对演戏的女人,尤为憎恶,连带着赵甲第对娱乐圈从来无爱,一听到哪个款爷富二代娶了哪位女明星,赵甲第就忍不住替他们费解,当然,他对陈皇妃还是有一定好感的,一朵莲花濯清涟而不妖,比一株幽兰孤芳自赏,作程度而言,其实前者更难。陈皇妃的短信干脆利落:打扰了。想问你明天有没有空,感谢上次替我解围,请你吃饭。若无时间,无需回复。

????赵甲第摸出一根烟叼上,回复:明天没空,现在有空。

????陈皇妃没有立即回应,过了几分钟,才姗姗来迟传来信息:我刚到上海,在半岛酒店,是我找你,还是你找我?

????赵甲第:我就在外滩这边,去找你好了,方便?

????陈皇妃这次答复很果断:方便。

????因为跟袁树在半岛酒店住过一次,离外滩很近,赵甲第熟悉路程,给韩道德指路,很快就到了酒店,给陈皇妃发短信说到了,她说就在大堂。

????大堂,陈皇妃在僻静位置上站着,没有戴鸭舌帽,没有墨镜,穿得很清雅简单,一如她的狭窄文艺戏路以及她的冷淡个性,在这个不惜自泼脏水或者主动追求曝光率的“娱乐至死”时代,她的确是鹤立“鸡”群的,按照喜好苛刻地挑选剧本,所以她没有演艺圈横行的小姐妹闺蜜那类圈子,更没有任何绯闻和八卦,百度档案上甚至连身高信息都没有,只有一个姓名和一连串许多人没听说的小众片子,以至于她的影迷观众都不知道如何追星,也算奇葩了,更奇葩的是她这些年依然不曾黯淡,背后的靠山出乎常理的大度,让一些阴谋论者难免揣测她是不是富二代官二代,或者被某个隐性大佬给圈养了。赵甲第知道,她只是出身曹妃甸很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偶然被赵三金欣赏后,就力捧了这么多年,甚至为了她不惜跟许多为富不仁想砸钱玩圈内女人的各色人物交恶,上次陈皇妃在乌镇取景的时候蝈蝈就跟着,就是为了暗中帮忙打苍蝇。

????陈皇妃笑道:“来点宵夜?”

????赵甲第点头不客气道:“必须的,在黄浦江边上只顾着喝江风了。”

????陈皇妃招手,跟服务员要了份点心,服务员一旁等候的时候偷瞧,没敢太放肆,职业素养摆在那里,似乎在确认这位素颜大美女是否陈皇妃。陈皇妃没在意这种习以为常的视线,她早就百毒不侵了,只是将菜单轻轻转给赵甲第,赵甲第没给她省钱,点了一堆,不过这个点上能喊上桌的东西不多,就算摆满一桌也花不了多少银子,其实半岛的午后茶才是招牌,赵甲第点完东西,收到一条韩道德发来的短信,哈哈一笑,陈皇妃有点好奇,赵甲第摇头不语,回了一条短信。

????赵甲第点完东西,等满腹猜测的服务员走远,乐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跟大明星吃饭,有点荣幸。”

????陈皇妃清淡笑了笑,“大半夜的,没打扰到你吧?”

????赵甲第理所当然道:“我一个在读大学生,游手好闲的,你觉得能有啥大事?”

????陈皇妃没有顺水推舟地接过话题。她一直不善于或者说不热衷于交际,所以给人的印象永远与八面玲珑绝缘。

????早有心理准备的赵甲第也不觉冷场,随口问道:“来上海是?”

????陈皇妃点头平静道:“给一部新片做宣传。其实没什么意义,观众群太小,估计还是亏本。”

????东西陆续上桌,赵甲第狼吞虎咽一碗牛腩面,含糊笑道:“亏就亏,拍那种上映两三年就被忘得一干二净的片子,对你来说应该才算没意义。反正赵三金不缺银两,你可劲儿花,他财大气粗,不心疼。”

????陈皇妃皱了皱眉头,掩饰极好,道:“你不心疼?”

????赵甲第纳闷道:“我心疼啥,又不是我的钱。”

????陈皇妃轻轻淡淡哦了一声。

????赵甲第玩笑道:“换做我是你老板,非把你吊起来打,逼着去拍卖座的商业片,管它啥文艺不文艺,叫好不叫好。赚了,就给你白米饭吃,不赚,就剥削你,关小黑屋,不给饭吃。”

????陈皇妃有点愕然。

????赵甲第呵呵道:“放心,我不是你老板。”

????陈皇妃笑道:“幸好不是。”

????虽然以前跟陈皇妃见过两次面,但都是萍水相逢一般,蜻蜓点水,印象轮廓不深,除了是位大美女,还是位大美女,大概逃不掉脸蛋身材气质都极好这类感官,仅此而已,赵甲第上次在黄浦江上豪华游轮“海风号”与她偶遇,都没来得及细看,现在面对面坐着,可以正大光明打量一番,才发现一个很有韵味的细节,陈皇妃眉心有一颗不惹眼的小痣,细微,却点睛,让她宛如一尊活生生的美玉观音,在赵甲第肆无忌惮欣赏陈皇妃容颜的时候,她就安静望着赵甲第,不骄不躁不温不火。赵甲第吃完一碗面,终于收回视线,讪讪笑道:“一看到美女,就管不住眼睛了,你见谅个,因为下次再碰到你,就不知道牛年马月了。”

????陈皇妃苦笑。

????赵甲第迅速解决掉其余点心,起身了,道:“饱了,闪人,你早点休息。别送。”

????陈皇妃愣了一下,还是礼貌点头。

????赵甲第走出去一段距离,到了门口,又小跑回位置坐下,汗颜道:“忘了也要住酒店。你有会员卡之类的东西吗,我得自己掏钱,有点肉疼。”

????陈皇妃哑然一笑,摇头道:“没有。酒店房间是公司安排的。”

????赵甲第很有此地无银三百两嫌疑的解释道:“别误会,不是故意搭讪你,是真要住酒店,学校早就关门了。”

????陈皇妃真诚笑道:“我相信。”

????赵甲第嘿笑道:“要不趁你还有点时间,你帮我签个名,我有一室友是你粉丝,很铁杆,容不得别人说你半句不好,一说就红脸黑脸的。”

????陈皇妃犹豫了一下,似乎有点小小的挣扎,终于还是点头道:“好。但只能签名,再多就不行。”

????赵甲第笑道:“没关系。三个字足矣。”

????他跟服务员要了纸笔,陈皇妃破天荒露出一点扭捏脸红,低着头,一笔一画很认真地签名,然后递给赵甲第,赵甲第接过一看,轮到他哑然,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很不厚道说了句:“陈皇妃,你的字真的真的……你语文老师有点……”

????陈皇妃脸红嗔怒。

????不懂风情的赵甲第火上浇油道:“我这么给室友,他打死不信是你的亲笔签名啊,肯定说是我去跟路人甲乙丙丁要来的。”

????陈皇妃涨红了一张无可挑剔的俏脸,独具风情。

????赵甲第再跟服务员要了一张纸,豪气道:“罢了,我替你签。”

????陈皇妃咬牙。

????赵甲第当真龙飞凤舞地签下了“陈皇妃”三个字,对比他的寻常字体,刻意添加了几分女性的妩媚。

????她说道:“给我看看。”

????赵甲第调侃笑道:“真要看?不后悔?不怕自卑?”

????“拿来!”

????“给,以后谁再要跟你签名,你就先照我这个练,再签。这么一来,就跟你的人比较搭调了。”

????“……”

????无言以对的陈皇妃看到赵甲第的字,不得不认输,确实,比她的字要强太多,一对比,她的三个字尤其蹩脚,不堪入目啊。

????“喂,你小学语文几分?”

????陈皇妃:“……”

????“拿过书法比赛名次不?”

????陈皇妃:“……”

????“你这样,高考作文会减分的。”

????陈皇妃:“……”

????“每天抽空练下字吧,要不以后万一要签名啥的,容易露馅,你就照我这个练,这张纸我送你好了。”

????陈皇妃:“……”

????“对了,你还没说你小学语文成绩呢。”

????忍无可忍的陈皇妃终于爆发,“赵甲第,你唐僧啊你!”

????大堂瞬间死寂一般,所幸深更半夜的,除了服务员,没什么人。

????陈皇妃猛然意识到失态,俏脸绯红,异常妖艳。观音菩萨,可是会以身度人修欢喜佛的。

????赵甲第眨了眨眼睛,偷着乐道:“终于把你逼出原形了。”

????陈皇妃忍俊不禁,笑出声,也觉得天真有趣。

????赵甲第不再得寸进尺,唐突佳人,尤其是对上一位有智商有情商的美女,别轻易玩,拿捏不好,跟自寻死路差不多,起身去订房间,洗完澡后,给陈皇妃发了条短信问:睡了没?

????陈皇妃:即将。有事?

????赵甲第作孽地发了一条短信:认床认床认床认床……大概有二十几个吧,总之百分百会塞满陈皇妃的手机屏幕。

????那边正认床着并且艰难入睡的文艺片女皇,欲哭无泪,连杀上门把这个王八蛋大卸八块的心思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