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39章 两个孩子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139章 两个孩子

????回到赵家宅子,相比一年前临近大年三十的场景,很冷清,但老佛爷,赵三金,黄芳菲赵砚哥母子,赵大彪黄睿羊两个舅舅都在,这规格就显而易见。

????老太太见到赵甲第后,眼眶湿润,抱着黑了许多也结实了许多的孙子,低声哽咽。赵甲第也颤声道奶奶,是八两不孝顺,两个春节都没能陪着你。老佛爷松开孙子,摘下模糊的眼镜擦了擦,戴上后好好端详了一番,既心酸又欣慰道孝不孝顺不是非要呆在一起陪奶奶过年的,八两要不孝顺,这世上就没孝顺奶奶的人了。奶奶是怕八两吃苦啊,你从小本来就一直是吃苦来的,小时候身体不好,后来家里有了点钱,你妈就狠心出国,你爷爷总是托梦给我,说可别再让八两吃苦了。

????赵甲第红着眼睛摇头道不苦,真不苦。

????一家人坐在客厅,老佛爷早让厨房准备起来,赵三金神色平静坐在沙发上,翘着招牌式的二郎腿看报纸,偶尔会打量一下愈发镇定自若的儿子,谁都猜不出这位北方大暴发户的心思。赵砚哥在观察那个哥带回来的小孩张许褚,黄芳菲也一样,轻皱着眉头。当年赵三金领着粉雕玉琢的齐冬草进赵家,她不是没有争取过,这些年也一直在争取,但很明显,齐冬草不是跟愿意她站在同一个阵营的人物。

????这是黄芳菲不对任何人提起的心结,因为她坚持觉得圆熟通透的齐冬草和锋芒毕露的儿子赵砚哥才是最般配的一对,把齐冬草交给性格类似的赵甲第,是一种挥霍浪费,完全不能相辅相成,互相补充。赵甲第把张许褚详细介绍了一遍,老佛爷蛮满意的,觉得是个乖巧的孩子,对老太太来说,只要是不跟孙子抢钱抢粮抢女人的孩子都是好孩子,而且还必须对小八两死心塌地,例如商雀和豹子。赵砚哥则一脸不屑,略带酸意,估计是怕这个外来户会夺走哥对他的爱护。

????一家人出宅子去赵山虎坟上,烧香,放鞭炮,敬酒。赵三金跟以往一样,都会最后一个站在坟前,拿着香,闭着眼睛说一些旁人听不到的东西。很难想象当年他们父子关系僵硬到能一整年不说一句话。赵山虎在老一辈人眼中都是一个很倔却很好说话的人,活了一辈子70年,就吃了一辈子的小亏,赵三金一飞冲天后,做父亲的赵山虎本该享清福,但老人依旧是穿着布鞋或者老式胶底鞋,喝普通酒抽便宜烟,他从来都是当着所有外人的面直接说孙子八两的福,我如果能活到那一天,我享受得心安理得,赵三金的,我不乐意。

????回到家吃了顿难得的团圆饭,赵甲第对赵三金说我想让学校方面让我直接上原来的班级,欠下的学分我会补上。赵三金啃着一条鸡腿点头道我一开始就是这个意思,学校那边你不需要担心。赵家老佛爷这时候对赵三金冷淡脸色才缓和一些。如果说赵甲第去上海读书的半年,赵家大宅是乌云密布,那赵甲第在四川支教的一年里,可就是磅礴大雨了,谁出小错谁遭殃,已经换了好几个被殃及池鱼的保姆。

????赵甲第对老佛爷笑道奶奶,等下给小许褚安排的房间,别弄太好,他住不惯,小钢丝床就行,一张书桌一条椅子,就差不多了。张许褚其实前面一见到山脚那两座玉石狮子就被吓到了,后来更被老佛爷的气场给震慑,不知为何,他最怕的还是笑呵呵和颜悦色吊儿郎当的赵三金,连正眼都不敢看一下,这孩子可不能说胆小怯弱,起码面对王术峰都能心平气和,赵三金先前在客厅,开了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问小许褚要不要来根烟,把小孩吓了一跳,赵三金被老佛爷和赵甲第齐齐一瞪,讪讪一笑,自顾自寂寞抽烟。赵甲第见孩子吃饭很拘谨,拍了下脑袋笑道别客气,这是八两叔的家,放开了吃,吃坏肚子也别怕,鱼翅鲍鱼啥的都尝一下,其实也就那个味,看见你跟前的那盘瞅着像粉丝的鱼翅没,其实比东北粉条好不到哪里去。赵三金欢畅大笑,道小许褚这话你八两叔没说错,你就当东北粉条吃,不值钱。孩子笑了笑,果真放开肚皮吃,一口气吃了三大碗米饭,把肚子撑得跟圆球一样,老佛爷也开心道这小娃娃不错,跟八两一样,是个好养活的孩子,我挺中意。

????吃完饭赵甲第带张许褚去已经收拾妥当的3楼房间,赵砚哥蹑手蹑脚跟在后头,如同赵甲第所想,在奶奶开金口下圣旨后,房间布置得跟简朴,甚至算得上寒酸,小钢丝床是从保姆房扛上来的,多余的东西都搬走。在赵甲第很满意的时候,赵砚哥叼着烟对小许褚道喂,乡下来的小屁孩,你不是喊我哥八两叔嘛,我是你叔的亲弟弟,所以你以后得喊我四两叔,你滴明白?小许褚直直望着他,咬着嘴唇不说话。赵甲第赏了赵砚哥一板栗,笑骂道一边凉快去,八百,以后你就喊他鸽子或者小鸡,他也就比你大一岁。赵砚哥哀怨了,抽着闷烟,斜眼瞥了下新来的农村娃,不屑道竟然只比我才小一岁,你看下我的个头,再看你的,这就是差距,你敢不叫我四两叔,看我不揍你。小许褚还是闷不吭声。

????赵甲第并没有格外护着谁,只是笑道你揍好了,我不管,你只要别被揍了去喊你妈,一切随意。你要能用拳头让许褚喊你四两叔,那也是你的本事。赵砚哥是多么见风使舵的人精,立即凑到赵甲第身边,低声问道哥,这黑泥鳅一样的屁孩还是练家子不成,看着不像哇。赵甲第嘿嘿笑道是不是你揍了才知道,我反正不管,但要求有一个,你必须是单挑赢了他,要是敢带着你那帮欺软怕硬的狐朋狗友仗着人多玩群殴,我抽死你。

????赵砚哥开始审时度势,眼珠子急转。张许褚则开始安置他的东西,一些个从观音村带来的破瓶瓶罐罐,加上王术峰送的三本书,赵甲第坐在椅子上,接过赵砚哥拍马屁递来的烟,道过两天许褚就跟你一起去上学,你玩你的,别耽误人家读书上课,你自个儿有本事欺负他我没意见,但如果有高年级的家伙瞧不起许褚,要捣乱,你知道怎么办吧?赵砚哥一拍胸脯道废话,哥在学校那是扛把子,谁不长眼,我替他菊花开开眼。哥你既然把他领进了家,那再怎么说也是咱老赵家的人,这点数我还是有的,不许别人欺负。张许褚这时候已经整理完毕,听到这句话,朝赵砚哥笑了笑,赵砚哥别扭道草,牙齿比我还白,还有没有王法。

????回了。赵甲第掐灭烟头伸了个懒腰道。

????哥,我再待会儿。赵砚哥犹豫了一下道。

????这么快就要揍上了?赵甲第感到好笑道。

????没,我先打探下虚实,再出手不迟。赵砚哥狡猾道。

????赵甲第一离开,张许褚警惕站在原地,随时拼命的样子。赵砚哥潇洒一甩手,道今天先不打,我就是想问你一些事,我哥在你们那破地方呆了一年,整整一年呐,你给我说说,我哥都做了些什么,这些事,他不乐意跟我说,总拿我当小孩,唉。张许褚见他不似作伪,就用一口浓浓的四川腔蹩脚普通话开始说八两叔在观音村的事。赵砚哥坐在椅子上一根接着一根抽烟,一会儿老气横秋一会儿唏嘘感慨,听到哥有事没事就去胡璃姐坟上喝酒,自言自语说说话,被赵家老佛爷视作没良心白眼狼的赵砚哥也红了眼睛,背对着张许褚狠狠抹了一把。张许褚低头道八两叔真是个好人,带着村里学生走着去新学校的时候,村里大人都说八两叔和胡老师一样,是观音村的大恩人。赵砚哥抹干净了眼泪,又涌了出来,猛然起身吼道草,你,跟我打一架,我不发泄一下睡不着。

????砰砰啪啪。

????两差不多年纪的孩子还真一点不留情互相揍了起来。

????最后两孩子坐在阳台上,赵砚哥鼻青脸肿多处淤青,张许褚安然无恙。

????许褚,你小子看着精瘦精瘦的,咋打架这么狠,比我这种老油条还不要命。

????四两叔,这都是八两叔教我的,他说我底子好,不学就浪费了,我每天都要跑山路40里地,而且要下地干活,力气大。

????奇了怪了,你都打赢我了,为啥还叫我四两叔?

????你是八两叔的弟弟,我才肯叫的。

????不错,你这个侄子有情有义,我哥没看错你。以后到学校,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不,我要好好读书,长大以后报答八两叔。

????得,服了你了。

????我打架比你厉害,你服我是应该的。

????那你还喊我四两叔。

????我说了,那是因为你是八两叔的弟,又不是因为其它啥。

????草。

????再说这个字,信不信我再打你一顿。

????t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