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9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119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还是上海好。”长了一张天生狐媚祸水脸的女人叹气道。

    “还是杭州好。”一身女王气场的女人则戏谑道。

    “你们是在讲禅吗?”有两女在,相貌本就平平的清瘦女人就愈发显得陪衬绿叶,但她的气场却颇有八风不动的境界,她笑了笑说道,“言芝,洛神,还要做俗物多久才罢休。”

    “对对对,就你不俗,就你不问世事不沾因果,行了吧。”天然妩媚的女人懒洋洋道,“我得时刻留心两个家庭的情绪,言芝也要养活自己做女性,我们都要跟柴米油盐打交道,你可以不要男人,不要婚姻,不要铜臭,了无牵挂,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好大的怨气。”那拨琴的女人眨了眨眼睛笑道。

    “季节,你就别招惹洛神了,人家好不容易出来散心,你还给她添堵,小心她赖上你。”气势最足的女人摇头笑道。

    蔡言芝,自然就是蔡姨。

    “打住,别谈我的事,老规矩,找个有趣的家伙来聊,言芝,季节,你们今年碰上有趣的人没。”长了张祸国殃民脸蛋却能流露出孩子稚气的美女笑道,一脸期待。

    “没有。”季节很直截了当道。

    蔡姨犹豫了下,也摇摇头。

    小果儿走进中厅,甜笑着跟蔡姨身边的两位阿姨打招呼。手里拿着那本赵甲第送给她的《素描肌理》,里头夹着那张赵甲第恨不得烧成灰烬的《思想者》素描。在海风号上被一大帮男人惊为天人的裴洛神将小果儿搂进怀里,先摸了摸小脑袋,再捏了捏小脸蛋,满眼疼爱和欢喜,早习惯了被这位裴姨的萝莉只能心中叹息,她总觉得这位裴姨比她还要小女孩。裴洛神拿过《素描肌理》,随手一翻,看到首页空白处有一小段钢笔字,行书,写着“身骑白马陈庆之,赵甲第赠。”裴洛神疑惑问道:“小果儿,身骑白马是什么意思?”

    “南北朝时期有白马陈庆之一说,毛太祖读正史《陈庆之传》,多有圈点评论,批注‘再读此传,为之神往’。我想是这个意思吧,小果儿?”这家私人会所的女主人季节微笑道,她虽然生性温凉,却喜极了跟她相似的小果儿陈庆之。

    “对也不对。”重新恢复冲天辫打扮的小萝莉灿烂笑道。

    “哦,怎么说?”季节好奇道。

    “佛云不可说不可说。”小果儿摇头晃脑做老学究状可爱到无敌道。她才不告诉两位阿姨真实原因。身骑白马,赵甲第就是那匹可怜的马。她可是骑在他脖子里很长时间,小萝莉觉得那是她跟赵甲第之间的秘密。

    “这字不错,好行书,有那么点‘虎卧凤阁’的风韵。”季节也不打算深究身骑白马,不过瞄了一眼那几个字后有点诧异。

    “有那么好吗?”裴洛神眯着眼睛笑道,横看竖看,只是觉得舒服,瞧不出太多的端倪。没办法,她有一双极漂亮纤细的手,能弹琴,可惜却写不出一手好字,从小到大,不知道被爷爷父亲教训了多少遍。

    “我只能确定是下了苦功夫的。”季节微笑道,不忘打趣闺蜜,“你要能看出门道才是怪事。”

    裴洛神习惯了被两位最要好的朋友打击嘲讽,早就锻炼出不错的心态,抽出那张素描,呆了一呆,忍着笑问小果儿道:“这是思想者?”

    蔡姨瞥了一眼,也是忍俊不禁,叹息道:“可怜的赵甲第。”

    小果儿好不容易从裴姨的怀里逃脱,躲在蔡姨身边,嘻嘻笑道:“是的,还是在星巴克里画的。”

    “这个人就是赵甲第?”季节问道,见小果儿点头,皱了皱眉头,接过那张素描,仔细观察。

    “很年轻的孩子啊,季节,你竟然喜欢老牛吃嫩草!”裴洛神故作惊叹道。

    “胡说八道。”季节懒得理睬这位天真烂漫如红楼梦里湘云眠芍的闺蜜,把素描还给小果儿,轻声道:“很奇怪的面相。”

    这下连蔡姨也来了兴趣,问道:“怎么说?”

    “应了那句奇奇得正,反正我看不太懂,这种人,我不会深入交往。”季节清淡笑道。

    “他是谁,老实交代,言芝。”裴洛神问道。

    “小强的家教老师。”蔡姨不想多说。

    “你该不会?”裴洛神神情古怪道,拖长了尾音。

    “你觉得我会吗?”蔡姨摇头苦笑。

    “我会,你都不会。”裴洛神笑道。

    “那介绍给你好了。”蔡姨哑然失笑。

    “别,你也知道我家那位是个大醋坛子,不可理喻,经过上次的事情后,我现在都不敢肯定他会不会动用国家部门的资源来监视我的每一个电话每一条短信,我知道他真做得出来。”裴洛神说到这里,神情黯然。她的确是一个天生就能男女通杀的,少妇做到她这种境界,也算是极致。

    “怪不得别人,当初相亲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们八字不合,以后少不了苦头,他那种人,我就算不测八字,也知道跟你没有夫妻相。你就不听,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季节说话格外刺人,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怒气。

    “这话说重了。”蔡姨安慰道,“洛神家教刻板,一大套门当户对乱七八糟的规矩,她又是与世无争逆来顺受的性子,我们总不能让她做到逃婚那一步。”

    季节不再在闺蜜伤口上撒盐,笑了笑,“要不今天就来说说看这个赵甲第。”

    “好主意。”裴洛神的颓丧失落一下子烟消云散。

    “馊主意。”蔡姨摇头道。

    “说嘛,求你了,言芝。”裴洛神撒娇道,风情摇曳。

    “赵甲第,20岁,河北ts市人,身高一般,相貌一般,聪明,偏执,现在正努力走向圆滑的路上,好了,就这么多。”蔡姨简单明了道。

    季节和裴洛神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完了?”

    “完了。”蔡姨点头道。

    “有猫腻。”裴洛神恨恨道。

    “有玄机。”难得跟裴洛神站在同一阵营同一战线的季节也附和道。

    “说几个细节。”裴洛神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不依不饶架势。

    “我来说。”小果儿举起手灿烂笑道。然后萝莉就把赵甲第的高考英语吃大鸭蛋的壮举一股脑抖搂出来,然后还有司徒坚强对他的五体投地心甘情愿做马前卒,再就是做股票市场上的短线作,听司徒坚强说春节前大概就能把原始资本翻一番,擅长理科,会下围棋,很厉害,季节本就是手谈高手,说到这点的时候她好奇就问小果儿知不知道那个赵甲第大概什么段位,这方面陈庆之作为季节的半个小徒弟,本身明年就要参加考段,加上她偶尔打谱的时候被赵甲第随口指点迷津过,她就顺手拿一些高段位的死活题来考校赵甲第,她曾用在纸上写字的方式问过赵甲第是什么实力,那会儿赵甲第只把陈庆之当做小女孩,没多想地就自曝家底,说如果真要下功夫,业余6段应该不难,所以小果儿对此很有发言权,思索片刻,说他肯定在业余6段之上。裴洛神笑道小果儿业余最高不过7段呀。

    小果儿笑眯眯说我知道呀,以前有次他陪着我一起看阿含桐山杯半决赛的视频,他在很多关键点上的讲解比解说员还好啊,起码他一说,我都听得懂,电视上的那位职业7段总是说呀这手棋不好琢磨啊那手棋很有意思啊之类的,可具体的门道都不知道的,可赵甲第都能一眼看透,后面棋手的布局也都如他所说。季节大惊,说这家伙还这么深藏不露。萝莉乐呵呵使劲点头。裴洛神对围棋一窍不通,所以没什么感觉,至于炒股就更没想法,对她来说,一千万翻一番也不过是两千万罢了,不过听到他英语故意考零分有些有趣。

    蔡姨干脆一直闭目养神。心中感慨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打住。”蔡姨终于忍不住道。

    萝莉很听话地跑去弹琴。裴洛神微笑道:“听上去还是个很聪明的小富二代。”

    “年纪是不大,不过还真不是一般的富二代。”蔡姨受不了闺蜜的刨根问底,干脆打算透内幕,“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他家里不穷,不过见他没坏心思,就不说破。这次海风号晚宴,我故意是带他一起去的,你们肯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他在明确知道苏杭大致底细后仍然有季节大力吹捧的那股子八风不动,这还不算什么,后来那个姓陈的派杨策来试探我,结果没等我表态,就把这个年轻人背后的冰山一角给勾出来了。”

    “快说快说。”裴洛神一脸期待,对于一个年轻时候养在深闺、初长成后便嫁作豪门妇的女人来说,过惯了云淡风轻古井不波的侯门生活,有趣的新鲜事总是很有吸引力的。

    “这个年轻人竟然强大到让家庭安排保镖潜入海风号贴身保护,更让我大吃一惊的是那名保镖能与杨策大致打一个平手。”蔡姨一语道破。

    “可怕的底蕴。”季节一语中的。

    “但矛盾的是,他几次都说自己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发户,不像作假,而且父子关系似乎也不和睦。”蔡姨微笑道。

    “听完后,我更确定了起初的判断,此人断然不可深交。”季节喝着茶,靠在藤椅上。

    “不会啊,我觉得这个小家伙蛮有意思的。”裴洛神笑道。

    “可交,但不可深交,不一定对,但绝对利于不错之地。”蔡姨喃喃道,似乎在提醒自己。

    “男人与他深交,得有资本还得看机遇,福祸对半之间。女人,哼哼,还不得什么都交付出去,你说能不能深交?”季节冷笑道,有意无意瞥了眼蔡姨。

    “功利主义者,绝对的目标导向型?”裴洛神仿佛还是那般玩笑心态。

    “不好说,毕竟没真正接触过,不敢随便给人家戴大帽子。”季节了眉头道。

    “赵甲第是坏人里的好人。”萝莉突然冒出一句。

    蔡姨宠溺地抱着为赵甲第打抱不平的陈庆之。

    “怎么,小果儿,你们已经是朋友了?”季节笑道。

    萝莉使劲点头。

    “是男女朋友吗?”裴洛神笑嘻嘻问道。

    萝莉翻了个白眼,不理不睬。

    蔡姨终于盖棺定论,“人家不过是个20岁的孩子,你们也别太苛求了。现在是他处于厚积薄发的上升期,我就当近距离冷眼旁观一回,不帮忙不拉扯,看他自己将来能爬到哪一步吧。”

    “言芝,给我一个他的联系方式,我有用。”裴洛神一脸促狭道。

    “休想。”蔡姨知道这个闺蜜一旦古怪灵精起来,指不定就有翻江倒海的后果。

    “小气。”裴洛神一脸委屈幽怨道。

    “你给我老老实实做你的章家少太太,别整一些莫名其妙的幺蛾子。到时候你家那只大醋坛子闹起来,别指望我们护着你。”季节也是帮忙敲打裴洛神。

    裴洛神嘻嘻哈哈,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继续去挑逗可爱的萝莉陈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