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3章 记仇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113章 记仇

????敲门声紧凑而沉稳,在蔡姨和赵甲第都没有应声的时候,门便被推开,站着一位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的年轻男人,当初赵甲第见着蔡枪第一眼就觉得真跟一杆标枪雷同,可见了这家伙后就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了,真他娘是一杆虎枪啊,哪怕是简简单单站在远处,也有种由内而外的锋芒,赵家一掷千金挖来的两大王牌打手之一郭青牛据说出自军队特殊系统,可平时总懒洋洋,根本就没啥站如松的气魄,吊儿郎当,半毛钱高手风范都欠奉,但眼前年轻男人与纯粹的军人又不一样,有一股浓重峥嵘草莽气,加上消瘦而矫健,比赵甲第嘴上的魁梧“芳姐”陈世芳就多了股天然的锋锐感,赵甲第这辈子见过的高手不多,眼前这个充满危险气息的家伙无疑是最具冲击力的一位,这种汉子,光是站在灯红酒绿的场子里,就没谁敢去触霉头,以至于赵甲第第一眼瞧见他,瞳孔就剧烈收缩,身体紧绷。

????“蔡姐,陈爷到了,请你过去一下。”气势风范与中年人苏杭截然相反的男人平淡道,面无表情。准确来说,这个危险系数超高的家伙是个面瘫男,也不知道他的刻板脸庞是先天还是后天的。

????“陈爷?不认识。”蔡姨面对苏杭,还能客客气气,虽说心中不喜,但起码在礼仪上做到滴水不漏,算是给弟弟蔡枪一个台阶下,可此时此刻,一点都没有好脸色。赵甲第愈发郑重其事,能让蔡姨深恶痛绝的敌人,那绝对不可能是小虾米角色,跳梁小丑,断然不至于让赵甲第心目中女性气场排前三甲的蔡姨撕破脸皮。

????“蔡姐,你知道陈红熊的性格。”年轻人犹豫了一下,并不打算退缩,但略微放低姿态,显然他与蔡姨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般云淡风轻。

????“他的性格不好说,天大的架子倒是瞧出来了,你回去跟他说,让他滚回东北做他的六王爷。”蔡姨冷笑道。

????“蔡姐,请不要让我为难。”如枪一般站立的年轻人踏前一步,依然是刻板到一种畸形地步的脸色。仅凭三言两语就知道这不是一个懂得迂回圆滑的男人。

????“怎么,要动手?”蔡姨眯起眼睛,放下茶杯。

????小萝莉陈庆之已经关掉电视,走到房间角落,离不速之客最远的地方。赵甲第站起身,他妈的,这状况自己就是被人家揍趴下了,也绝无退一步的理由,蔡姨气场再充沛,终究是个女人,何况还有个小女孩,就他一个带把的爷们,背水一战,再不战就显得太怂,赵甲第从小就是钻牛角尖的人,当年那场看似雷声奇大雨点奇小的风波中,他没让王半斤失望过,这一次,他也不打算让蔡姨失望。不知为何,年轻人对蔡姨似乎有种天生的忌惮,在蔡姨放下茶杯的时候,他身体明显有所细微反弹,只是见到赵甲第站出来后,又放松回去,裸的蔑视,无声胜有声,这让看在眼里的赵甲第也有了几分火气。

????“蔡姐,是不是过了这小子这关,你就跟我过去?”他问道,干脆利落。

????蔡姨笑了笑,并没有明确表态,可至少没有反对。根本没把赵甲第当回事的年轻人明显松口气,似乎对付赵甲第,要比对付蔡姨要轻松好几倍。这么多年在外面单挑环节上一直没吃过亏的赵甲第愤怒归愤怒,但还是没有仓促出手,真正的贴身肉搏,从来都不可能像武侠小说中那样你一记横扫千军我一招白鹤亮翅你再一记黑虎掏心我再一招猴子摘桃,往往都是三两下就分出结果,学生里的刺头和在社会上小打小脑的混子才会你来我往无数回合,酣畅淋漓不假,可透着一股虚,赵甲第没动作,对方却是很直截了当的一连串小冲步,然后一记直拳冲过来,快,狠,准,每一点都出人意料,赵甲第惊险躲过,下盘很本能地就小踹踢出,这是当年芳姐传给他的实战技巧,咏春的路数,专踹膝盖,动作幅度不大,但胜在寸劲刚烈,因为赵甲第身体底子一直不是很好,大开大合的不适合他,所以芳姐和郭青牛都教他一些取巧的东西。

????成功踢中对方膝盖,却如同踢在一块钢板上,那人看似毫无保留的一拳被躲开后硬生生扛下这一腿,下盘稳固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受了一记后简直是纹丝不动,而那一拳落空后,一勾,就将赵甲第环向自己,赵甲第一个踉跄,借势前冲想要肘击对手,却被那人另一只手握住手臂,剩下的勾手,砰一下敲在他太阳穴上,饶是赵甲第抗击打能力磨练得不俗,也是两眼一黑,差点就躺到地上去,而对方根本不留余地,抓住赵甲第手臂的手突然发力,一转身,就将赵甲第甩向了身后,就跟摔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东西一般,如果是一面墙,赵甲第撞上去,那受伤绝对比太阳穴上挨了那一下还要重,不过那人太阳穴上那一下极有分寸,但随后的一甩却是霸道十足,显然有了要给赵甲第一点颜色的味道,内心苦笑的赵甲第正准备浑身散架一次,却被人接住,那人如一堵肉墙,不知道手上动作如何,卸去大部分冲劲,竟让赵甲第稳稳站住,赵甲第抬头一看,是个憨憨的青年,个头比一米八的面瘫男还要高出十来公分,穿着西服,西服不小,但穿在他身上,还是非驴非马的效果,因为他的一身肌肉实在太过强横,近乎跋扈的胸大肌,鼓起的肱二头肌,还有肩膀附近的三角肌,都将西装撑得有些滑稽,滑稽里透着蛮横和狰狞。

????赵甲第云里雾里。

????蔡姨饶有兴致,重新端起了茶杯。小萝莉陈庆之也眨巴着黑葡萄眸子。

????面瘫男则转身望着接下赵甲第的同龄人,有点诧异。

????“赵哥,我叫小六,是黄大爷的徒弟,大老板吩咐我来的。”当得相貌雄壮两个字的青年一口ts市口音,神情憨厚。

????赵甲第忍住太阳穴的刺痛,笑了笑,道:“谢了,小六。”

????青年汉子挠挠头,傻笑,这跟赵甲第的刁民式憨笑显然不太一样,人家是真实诚,是真的不好意思。

????不过他看向面瘫男的时候,眼神却又不一样,语气还是跟没见过世面的庄稼汉一般没底气,问了句让赵甲第哭笑不得话,“赵哥,这里杀人犯法不。”

????赵甲第无话可说,一直没反应的蔡姨喧宾夺主轻笑道:“在中国杀人都犯法,不过这房间里不犯法。”

????魁梧汉子哦了一声,脱去西装外套,一身肌肉更加触目惊心,似乎真要下狠手。

????面瘫男依然不畏惧,只是收敛了轻蔑。

????一触即发。

????赵甲第看了眼蔡姨,这位女王笑意高深莫测,赵甲第也没良民到要这个据蝈蝈说是黄大爷一手调教出来的高徒和气生财,杀人不至于,但如果说真名是田图斐的小六能跟腼腆男打成平手,他一点都不介意出点阴招黑手。就在这关键时刻,面瘫男道出去打,挑个宽敞地方,单挑,如何。魁梧青年田图斐倒是一脸没意见,只是满眼征询意见地盯着赵甲第,赵甲第不能不权衡利弊,他在海风号上也就在蔡姨身在的这间茶室有一点点主场优势,出去后任何一个场合都陌生,天晓得这个面瘫男是不是个阴险程度与近战实力成正比的狠人,在赵甲第吃不准而犹豫的时候,面瘫男接到一个电话,说了声蔡姐不愿意过去,然后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半是失望半是轻松地挂掉电话,有点遗憾地望向田图斐,说今天打不成了,欠着,我这几天都留在上海,你要想打,让蔡姐给我打个电话,时间地点你挑。

????说完腼腆男神情复杂地瞥了眼蔡姨,然后径直离开房间。

????田图斐没听到赵甲第吩咐,没有阻拦。而赵甲第得到蔡姨眼神示意后,也憋着口气没有让小六大闹一场。

????“赵哥,那我先在外面候着。”田图斐笑道,慢慢穿上外套。

????“门外那位是你哪里请来的英雄好汉。”蔡姨等魁梧青年离开房间后笑问道。

????赵甲第揉了揉太阳穴,强装无恙地坐在蔡姨对面,摇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他,只知道名字。”

????“你家里的保镖吧?”蔡姨好整以暇问道。

????“算是。”赵甲第苦笑道,英雄救美果然不是谁都可以手到擒来的惬意小事,尤其是蔡姨这样的大美女,上次在ktv门口其实就尝过一次滋味,不过那次好歹是单挑一群没落下风,可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痛就说出来,充什么爷们。”蔡姨温声道,眼神柔和许多。

????赵甲第立即呲牙咧嘴,大声骂娘,惹得坐在一边顶替苏杭的角色开始娴熟煮茶的小萝莉掩嘴娇笑。

????“输给杨策,没啥丢脸的。”蔡姨笑道,让赵甲第别动,伸出手,手指轻轻按了一下赵甲第的太阳穴,说没事,杨策对陌生人出手一般都不重。

????赵甲第扯起嘴角笑了笑,有点苦涩。

????这场子,tmd一定要找回来。

????“赵甲第,你要想靠自己打赢杨策,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没意义,人家4岁起就开始每天站桩打桩,二十多年就干这一件事,所以我才说你输了不算什么。”蔡姨感慨道,收回手,见赵甲第低着头喝着茶不说话,没了以往在她面前故意流露出来的嬉皮笑脸,没来由有些破天荒的心疼,语气也就愈发温柔,打趣说:“既然武斗不行,反正你脑子挺灵光的,我估计你走歪门邪道肯定熟,不如想办法出其不意一下,你家要是有两个小六那样水准的保镖,倒是可以试一试,要不蔡姨也给你出出馊点子,咋样?”

????“姨,别安慰我了,我没那么娇气。”赵甲第抬头灿烂笑道。

????蔡姨松口气,然后竖起眉头,“叫蔡姨,谁让你自作主张喊姨的。”

????“不都一样嘛。”赵甲第装傻充愣笑道。

????“还能油嘴滑舌,说明你没大事。”蔡姨无可奈何道。

????“能让这种家伙做狗腿的正主,很有来头吧。”赵甲第轻声严肃道。

????“不谈这个。”

????蔡姨揉了揉眉头,笑道:“这事我得跟你道个歉,之所以喊你来,是想能不能通过苏杭和杨策这些人把你逼出原形,只不过没料到有这么一出。你有怨气,我不怪你。”

????赵甲第接过小萝莉递来的茶水,道:“姨,这种事,需要捅破吗。”

????蔡姨笑道:“今天接下来就没你的事了,你只要负责带着果儿玩就行。”

????赵甲第讶然道:“就这样?”

????蔡姨问道:“要不然?”

????赵甲第悲怆道:“我本来还想呆在姨身边,让这一船上流人士羡慕嫉妒恨的啊。”

????蔡姨愣了一下,“我考虑一下,你先带果儿玩,如果我心情好,也许给你一个机会,不过到时候你可能就真得跳黄浦江了。”

????赵甲第笑道:“不亏,赚大发了。不干是傻b。”

????蔡姨瞪了口无遮拦的赵甲第一眼,风采卓绝地离开房间。

????只留下煮茶功夫尽得蔡姨七分真传的果儿和收敛轻佻的赵甲第。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赵甲第率先开口,问道:“果儿,我被人揍趴下的时候是不是很没英雄气概。”

????小果儿很老实地点点头。

????赵甲第靠着椅子,轻轻叹气。

????从没有在赵甲第面前说过一句话的萝莉陈庆之突然悄悄道:“淑女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赵甲第愕然,他还一直以为小果儿是哑巴。

????看穿赵甲第心思的小萝莉翻了个白眼,但迅速很淑女地正襟危坐,继续优雅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