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86章 缘分呐

烽火戏诸侯 Ctrl+D 收藏本站

????第86章 缘分呐

????楼下马小跳一伙人眼神暧昧,袁树终归是脸皮嫩薄的女孩,在孤男寡女的时候还能做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狐狸精勾当,可到了大庭广众下,还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赵甲第则坦然许多,从楼梯走下来的时候也是我就是干坏事了你们羡慕去吧的可恶神情,犹如古代刚在房间里把某花魁给办了后得意洋洋叼着牙签出门的花花公子,只不过牙签换成了香烟。袁树满心气愤害羞,却百口莫辩,只能瞪赵甲第,还被马小跳这批人当成眉目传情暗送秋波,对赵甲第的采花手段更是佩服。

????在小草带领下去夜场纸醉金迷的路上赵甲第走在袁树身边,马尾辫故意不理不睬,赵甲第没辙,停下脚步点烟的时候,她还是停下来伸出手帮他挡风,然后牵着手前行就自然而然,看在众人眼中,当然又是感慨这位仁兄的调教有方,几位浙江公子哥联想到自己女伴蛮横起来的不讲理和不可理喻,那都是一两只名牌包都解决不掉的头疼难题,人比人气死人。

????萧筱三位美女刚在养生馆做完spa,当然比不上上海的档次,不过能在坐车逛街后找个安静地儿躺下来被人伺候已经算挺幸福,正是萧筱提议要求去酒吧,对小草和马小跳来说乌镇这种地方的酒吧太缺奢靡气息,玩不高兴,所以小草甚至连提议都没有,既然萧筱和两个美女强烈要求体验乌镇夜生活,一群大老爷们只能奉陪,小草说这里有两家还不错,黄磊开的似水年华,不过有可能小文青装逼犯比较多,自己在那边砸过场子,还是去金莲,如果到时候想串吧,就自己玩,乌镇闹不出大事,进了这家旁边就是绝代金莲馆的主题酒吧,没见过世面的袁树大为惊叹,赵甲第扯了扯她的马尾辫,袁树轻声问干啥,赵甲第指了指脚下的玻璃柜地板,袁树张大嘴巴,原来是一双双三寸金莲绣花鞋,她惊呼一声好漂亮,恨不得蹲下去仔细研究一番,从不跟马小跳客气早早霸占单反相机的寝室长见袁树喜欢,就特地拍了两张,酒吧老板显然第一眼就关注这个在四个女孩中格外鹤立鸡群的马尾辫女孩,让他忍不住想起来山楂树之恋的女主角,不过相同的是眼神,不是脸蛋,更不是身材,眼前女孩的潜藏妩媚值要远远胜出一筹。

????他们走上2楼,有小草和马小跳这种花钱如流水的冤大头在,酒水当然是多多益善,只要贵的不要实惠的,赵甲第和袁树坐在靠窗位置,打开窗,外头就是一片闹中取静的竹林,以及乌镇古建筑的斑驳马头墙,袁树看着主角赵甲第和一帮与郑坤戚皓之流不太一样的富二代推杯换盏,应付自如,她喜欢这种生活,喜欢冒险,喜欢上进,他带着她逛恒隆见识了太大只闻其名不见其面的奢侈品牌,带她住过不曾奢望身临其境的外滩豪宅,带着她进入复旦高材生麻雀和小梅那个圈子,现在是另一个截然不同却必然有存在意义的圈子,袁树喜欢这种奔跑的感觉,她身体一直不好,加上总是系不好鞋带,体育成绩很糟糕,尤其是800长跑,往往是倒数第一,还要担心跌倒摔跤,可在认识赵甲第以后的17岁人生道路上,她却跑得很快,不担心鞋带松开,不担心迷路,不担心未知的障碍。

????可惜杀风景的是,赵甲第似乎一点没有感觉到此刻是马尾辫校花最为心底柔软的一刻,只要趁胜追击,晚上就有可能赢来羡煞旁人的艳福,只是吐着不浓的酒气转头问道:“要不要喝?”

????袁树摇摇头,很快就点点头。

????赵甲第给了她一瓶啤酒,马小跳嚷嚷道:“你别把袁树带坏了。”

????袁树轻轻一笑,有点狡黠,直接吹了一瓶,神情自若。萧筱三个都在上海美女平均水准线之上点的女人大为诧异,尤其萧筱大喊一声原来小树是女侠,引来一阵喝彩。萧筱觉得跟这小妹妹更有共同语言了,说不定还可以培养成交情不差的闺蜜,这里头肯定有她的小算盘,马小跳没啥缺点,不过显然可以归入那种不愿意被谁禁锢的纨绔子弟,这也是有钱少爷的通病,萧筱就寻思着曲线救国,把赵甲第几个室友拉拢好,顺便和不习惯做瞩目焦点的温顺袁树做成小姐妹,如此一来,就对马小跳构成一个隐形的包围圈,萧筱很得意地想这就是姐姐的农村包围城市战术。

????“你哪来的酒量,天生的?”赵甲第惊讶道。

????袁树没有说话,故意吊着赵甲第的胃口,她一鸣惊人后并没有再做惊世骇俗的举动,继续乖巧婉约地呆在赵甲第身边,从李峰那里拿过单反相机,李峰见她感兴趣,好不容易找到个同道中人,就把下午研究出来的心得技巧都一股脑传授给马尾辫,小草在金莲酒吧接待过很多批朋友顾客,一年下来在这里砸下不少钞票,所以酒吧名字取自“步步金莲”的老板对小草很客气,额外送上许多餐点和水果,甚至专门开了瓶私藏的玛歌2001,显然根本是决心要赔钱一回,很有文艺气息的男人坐下来跟小草马小跳一起闲聊,视线只会偶尔看似漫不经心地瞥向临窗位置上低头研究单反的袁树,欣赏远远大过,四十多岁的英俊男人,加上赚了钱,走过很多阳光大道,也读过很多书,身上的气质总会跟一般庸俗大叔不一样,当得男人四十一枝花的评语。

????今天金莲生意看来不错,今晚的第二批人涌上二楼,瞅着家底不比马小跳一帮逊色太多,一看就是属于面子天下第一丝毫不介意被宰的客人,成员搭配也和马小跳他们如出一辙,基本上达到男女人数一比一的黄金比例,十来个人,帅哥美女的很是惹人注意,连袁树都感受到他们的气场抬起头观察形势,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就察觉到情况有点玄妙灵犀,自动忽略掉男性对她第一眼露出的习以为常的惊艳,袁树敏锐发现到对面队伍中最为出彩的一个女孩眼神古怪,不出意外,视线停留在她身旁,而袁树身边除了滔滔不绝的李峰,就是赵甲第。

????“青瓷,天意啊天意,他姑奶奶的,就跟你讲老娘是塔罗牌百年一见的奇才了,这下应验了吧。”接下来袁树看到一个气质相貌挺妖的陌生美女哈哈大笑,让马尾辫不由想起房间里赵甲第所谓的带狗腿子踹票子叉着腰仰天大笑的画面。

????赵甲第原先在低头喝酒,被有点耳熟的嗓门这么一喊,就看到不远处浩荡一伙纨绔千金中的宋雅女,以及她身边一脸惊喜惊讶惊叹的齐青瓷,两位正是动车组上跟他和商雀共处一室的美女。

????孽缘啊,大家都是ts人然后到上海上学,竟然没在上海撞上,反而在这江南古镇给狭路相逢了,赵甲第心想生活一旦开起冷笑话来还真是不择手段。气氛很微妙,但总体上来说绝不善意,因为在动车上被商雀轻松收拾的三个年轻人都在人群中,尤其是那个宋雅女名义上的护花使者,韩鲲,双眼冒火,恨不得一口把冤家路窄的赵甲第吞下去,他一看赵甲第身边没了那个长得比娘们还漂亮的孔雀男保驾护航,差点忍不住就要冲上去发威,奈何赵甲第身旁没了麻雀和豹子,可多出了马小跳六七个爷们,尤其是人高马大四肢粗壮的沈汉,庞大身躯塞满沙发,有点稳坐钓鱼台的霸气,更让韩鲲和其余两个麻雀的手下败将不敢轻举妄动,这伙人中一开始并没有来乌镇玩的兴致,大多是因为听说齐青瓷参加自驾游,这才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兴致勃勃兴师动众,就像韩鲲,看着碗里的宋雅女就忍不住盯着锅里的齐青瓷。

????两群人隔得并不远,加上金莲酒吧二楼客人不多,偶有情侣游客也是小声交谈,所以韩鲲齐青瓷跟马小跳赵甲第之间的相互言谈都听得一清二楚,中年老板一向好客,就过去招呼了一下,不过肯定没有送给小草一瓶玛歌红酒的出格待遇,宋雅女撩人,齐青瓷更出色,可有袁树这位马尾辫校花珠玉在前,风采气场难免弱了许多,老板客套聊了一下就返回位置,继续跟小草马小跳玩骰子,在萧筱提议下所有人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刺激游戏,马小跳一帮子都是老油条,丝毫不惧,加上有意要把矛头指向赵甲第和袁树,火力很集中,大家很幸灾乐祸,掷骰子,谁点数最高谁发问,马小跳开了一个头,问赵甲第你是不是处男,赵甲第底气十足说几百年前不是了,闷骚的中年老板插了一句该不会是献给左右手了吧,哄堂大笑,袁树盯着用喝酒掩饰尴尬的赵甲第,眼神迷离。萧筱手气不错,连续两次掷出最高点数,先问袁树你的初恋是谁,袁树红着脸望向赵甲第,答案自然就水落石出,不言而喻,萧筱又恶作剧问道上垒了没,袁树听不明白,萧筱就简洁明了问你这棵小白菜被赵甲第欺负过没,袁树不敢回答这种露骨的问题,低着头,看着脚尖,没了刚才一饮而尽的女侠豪气,一喝酒就关公脸的赵甲第笑骂萧筱姐是女流氓,萧筱抛了个媚眼,依偎在马小跳身上,娇滴滴道不流氓不行呀现在90后小美眉一个比一个凶残姐要不流氓早被篡位啦,李峰很不仗义地带头怪叫,马小跳无可奈何。

????马小跳这边热闹,韩鲲那头也不寂寞,甚至有牲口提议玩喝酒转圈亲脸颊的下流游戏,齐青瓷率先拒绝,宋雅女附议,没有让一群蠢蠢欲动的孽畜阴谋得逞,宋雅女坐在齐青瓷身边,一直在她耳朵边上嘀咕,看得出来齐青瓷很犹豫不决。

????最终,在酒精的作用下,加上身处一个陌生而且十有一生一世都不再踏足的优美环境,齐青瓷的举止打破了两帮人的微妙平衡。

????她拿着一瓶啤酒走到赵甲第身边,递向莫名其妙的某人。

????宋雅女一脸奸诈,正是她怂恿促成齐青瓷完成这项事后一定后悔的奇迹,她跟死党齐青瓷不停灌输你俩在乌镇相逢不是缘分是啥缘分这东西一旦擦肩而过就不再来,你要是今天不做点什么一定要悔死半辈子,宋雅女除了对齐青瓷的勇气表示口头嘉奖精神鼓励之外,眼睛瞟了一下红着眼睛的韩鲲,心中冷笑,还没把老娘泡上就惦念上老娘的闺蜜了,难道还想玩双飞不成。出了口恶气的宋雅女心中大爽,韩鲲这犊子偷偷给齐青瓷发暧昧短信的事情,很反感的齐青瓷基本上每次都会一字不漏传达给宋雅女,宋雅女也不道破,任由韩鲲像个小丑蹦。

????“傻啊你,还不请美女坐下来。”马小跳笑骂赵甲第,他第一眼就瞧那帮北方富二代不爽,现在机会送上门,拿有不收下的道理,立即让身边死党腾出一个位置。

????“赶紧介绍一下。”寝室长大人终于发话。

????“齐青瓷,青花瓷瓶的青瓷,的好学生。”赵甲第终于回过神,笑着介绍齐青瓷。从小到大,倒不是没有在课堂上给他传过小纸条的女孩,不过大多都是问他数学题目的,而且大多也都是恐龙战队的预备役女成员。

????“我跟赵甲第是老乡。”齐青瓷微笑补充道,小脸红润,却有一种大家闺秀独有的落落大方。

????袁树脸色平静,捧着单反相机,视线在赵甲第和齐青瓷之间转了一圈,就继续低头。

????萧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等级相差太多的两个女人争风吃醋往往是等级低的女人自取其辱,但如果是级数相差不大,那就是火星撞地球,尤其在一群男人面前交锋,往往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下场,她虽说潜意识已经完全不排斥袁树进入她的姐妹梯队,但如果能用这位陌生美女打压一下袁树一直水涨船高下去的风头,也是好事,要不然就算袁树不跟她争,她就已经完全处于暗淡无光的位置,这不是久经夜场和情场的萧筱乐意见到的悲凉境地,所以她望着齐青瓷暗藏玄机笑道:“该不会是跟赵甲第青梅竹马吧?”

????赵甲第岿然不动,坐在赵甲第身边座位上的齐青瓷摇摇头。

????袁树仍然低着头,做个与世无争的好孩子。

????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三角关系看似波澜不惊,但瞧在马小跳等人眼中颇为暗流涌动。

????赵甲第貌似平静,脑海中却是快速搜索阅读过的小说中主角应该怎么处置这类寻常老百姓无福消受的痛并快乐着,可惜小说里的男主角不是长得帅到让女人花痴就是武功盖世,左拥右抱起来霸气十足,赵甲第自认武力值凑合,可总不能这时候突兀地来一句哪个不长眼的好心人跳出来吃俺一顿饱拳吧?他把一个接着一个精彩段子挑选出来权衡利弊然后陆续放弃,马小跳怕冷场,立即说继续玩真心话大冒险,于是齐青瓷就成了最大也是唯一的靶子,因为小草他们这帮纨绔有意要跟不远处干瞪眼的同类型年轻人较劲,专门挑辛辣话题丢给齐青瓷,酒能壮胆,而且是抱着一往无前无所畏惧的态度走到赵甲第这个圈子,齐青瓷来者不拒,回答问题不生硬但也不放荡,让小草一群人暗暗赞赏,这北方妮子大气呀。

????齐青瓷越耀眼,袁树就越沉默寡言,像个被小三欺负上门还忍气吞声的小媳妇。

????李峰和沈汉先入为主把袁树当做赵甲第女人,有点为她打抱不平的意思,就故意问一些袁树的话题,比如学习成绩方面,众人得知这位马尾辫竟然是西南位育的年年第一后,连一开始不在意马尾辫的齐青瓷都刮目相看。

????其实齐青瓷坐在这里,没什么野心和,只是当时一见到赵甲第有点头脑发热,加上塔罗牌小公主宋雅女的蛊惑和唆使,才冒大不韪干出此等不淑女不矜持不含蓄的举动。

????齐青瓷找了个借口离开,返回属于她的圈子。

????萧筱有意无意瞥了下袁树,嘴角笑意深不可测。

????赵甲第终于松口气,靠着椅子,抽着烟,对马小跳暗中调侃的可恶眼色视而不见。

????只是不等赵甲第这口气降到心底,就被楼梯口的一场风波再度轻轻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