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百零九章 心病还需心药医

张廉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九章 心病还需心药医

    针对寒珏的问题,我和雪铭,寒烟,羽熙,开了一次专门的会议。一次与夫郎们讨论旧爱的会议,我想,也只有在这个世界才会发生。

    大家对此都愁眉不展,每晚听到那凄凄婉婉的琴声,谁心里都不好受。雪铭他们表面不说,但我心里却很清楚,他们对此是有意见的。

    而且,这样软禁寒珏也让流言四起,说风流菊大人为得美男心,不惜用软禁的卑鄙手段,每晚都能听到那男子哀怨的琴声,让大家心怀同情。

    这件事,让我很冤枉,也很抑郁。我也知道与其痛苦,不如放手的道理。可关键是我放的了,寒珏放不了,我这里一放,他那里就自杀,谁也吃不消这样地折腾。

    “亲爱的,刘寒珏必须解决。”羽熙十分认真的,严肃的说,“这得亏你最近怀有身孕,若是你未怀身孕,他这每日凄凄惨惨戚戚的琴声,让我们怎么跟你亲热?”

    抽了抽眉脚:“羽熙你用得着说那么直接吗?”

    “那刘寒珏让我生气。”羽熙翻了脸,像极了那些抱怨的小妾,“是男人就要面对自己的过错,整日寻死算什么事?!这也就是因为他是你的旧爱,不然若是我朝曦夜雨的姑娘,让他去死。”

    抚额。羽熙因为原来是朝曦夜雨的当家,又因为身世的原因,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自怨自艾,动不动就寻死之人。别说他,雪铭亦是如此,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经历了风吹雨打。也难怪平日都很快活的他,今天会冒这么大的火,露出他在朝曦夜雨时的狰狞面容。

    相对的,寒珏童年并不如他们那般艰辛困苦。北宫骏崎其实一直在培养他,关怀他,因为他是他的孩子,他对他自然格外地照顾和关心,这与对待刘曦的态度,是肯定不同的。

    【他有病。羽熙,你不该怪一个生病的人】。寒烟一直是菊府的清凉剂,谁有火了,他就给谁带去清凉。。

    羽熙不想说话,他撇开脸,他已经从对寒珏由最初的同情,在每夜每夜哀怨的琴声中,变成了一种抑郁

    雪铭看了看大家,长叹一口气,他是我的大官人,家中很多事,其实都由他来做主,他的这声长叹吸引了羽熙和寒烟的目光,也带出他对这件事的抑郁。可是,寒珏已经纠结痛苦,也知我们是有意软禁,若是我们再不给他弹琴抒怀,我真怕他像他父亲一般发疯。

    “秋苒,你软禁他也不是办法。”雪铭一副头痛的神情。

    “不是软禁……是保护……”我想为自己辩解。

    大家的神情都变得无语,我皱紧眉,不想承认:“好吧好吧,是软禁……”

    “恩。”雪铭对我的承认很满意。

    “恩”羽熙似有些恢复冷静,但脸色依然难看,“最主要他占了澜澜”

    “。。。。。。”我知道羽熙的玩伴是刘澜风,现在刘澜风整天负责看顾寒珏,让他很恼火。

    “刘寒珏始终沉浸在他与你以前的感情中。”雪铭沉沉地说着,语气因为提及我与寒珏的过往而有些不自然,“他越是沉浸在过去,就越无法面对现在的你,让他好转只有两个办法。”

    “什么?”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雪铭的身上。

    “一,秋苒把我们都休 了,变成他的喜儿,与他厮守终身。”

    “这绝对不行!”羽熙第一个反对,寒烟也抿紧唇,一脸严肃。寒珏的事让我菊府的男人,都变得烦躁。

    “那只有第二方法。”雪铭严肃地扫视众人,正正说道,“娶他,让他成为菊秋苒的夫。”

    我瞬间懵了一下,回神时就反对:“不行!不行不行。”

    “我觉得这方法可行。”羽熙摸起了下巴,目露深沉,“刘寒珏最终还是为了跟秋苒在一起,这是快刀斩乱麻的方法。只要不再有那鬼哭的琴声,我没意见。”

    寒烟也点了点头。

    我近乎奇怪地看他们,羽熙曾说只要有他在,就不会再让一个男人进菊府后院。怎么现在几天的琴声,就让他投降了?对了,不是几天,而是一个月了。。。

    “好,就这么决定了,秋苒,你亲自去提亲。”雪铭的话让这件事一锤定音,我之前的反对,完全无效。这法官怎么只听男人的?

    我大着肚子,他们几个却纷纷催我去那个忧怨的院子,向寒珏提亲,这样的事情,说出去,没人会信。我拖着步子,因为以我对寒珏的了解,他是不会同意的。

    路上遇到清清楚楚,他们好奇地望我们,然后跟在我们身后。

    清清凑到我身旁的羽熙身边问:“三官人,你们在做什么?夫人看上去好像很不情愿啊。”

    我看向他们,羽熙故意做出一副吃醋的样子:“让她多娶一个男人瞧她不情愿的样儿”我斜睨他:“我说羽熙,你怎么越来越像那种整天酸溜溜的小妾了?”

    羽熙故意腰一扭,臀一翘,兰花指放到唇边,不停地眨眼睛:“人家是侍郎,可不就是小妾”

    好想揍他,自从他帮陆齐轩晚上调教男妓后,整个人又开始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整天扭来扭去,尽显风骚。说好听点,是他恢复活力。说白点,是他晚上把精力都发泄在那些可怜的男伶身上,剩下的就是满身骚。

    以前他无处发泄,所以整个人呈现出懒洋洋的状态,难得有次机会可以跟雪铭大打出手,最终还被我明令禁止。现在,他爽了,正因如此,我才没有去阻止他重操旧业。

    不过,这里的男妓其实是有点类似男公关,主要是陪女性客户聊天吃饭喝酒,以及表演节目给她们看,至于后面出不出台,是看他们自己的意愿。所以羽熙才不怕自己造孽,影响未来的孩子。

    清清楚楚听完羽熙的话,大惑不解:“娶,又要娶谁?”两兄弟看我们去的方向,有些吃惊地不再说话。

    我算是被雪铭和羽熙押到寒珏的院子,一个八个月身孕的女人,居然还要来提亲,想想就觉得自己不容易。希望寒珏能明白我的苦心,干干脆脆嫁给我,也好了却大家一桩心事。

    全家大小都站在寒珏的院子前。清清小声嘀咕:“弹弹琴就能嫁给夫人,他这是有意的吧……”

    “嘘!”寒烟让他噤声。

    雪铭握了握我的手:“不要太激动,以免刺激他。”

    我沉吟,这算是冲喜吗?再次看大家,大家对我点头,可是脸上的神情都不怎么自然,我理解他们此刻心情,他们也是在无奈之下选择这样的方法来替寒珏治疗心伤,否则,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同意我再娶夫进门。

    为了不刺激寒珏,雪铭让正好来看热闹的清清楚楚陪我进去。整个院子寂静而萧索,自从寒珏来到这个院子,院子里的花都凋谢了不少,如同花儿也通人性,为他心伤。

    一阵冷风吹过,刘澜风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有些吃惊,但脸上的神情依然淡漠:“夫人……你怎么来了……想……我了?”

    我拍拍他的头:“寒珏呢?”

    他有些伤心地瘪嘴:“原来是想大皇兄了……我真可怜……帮你退兵……还有帮你看护旧爱……你什么时候能想想我这个新欢呢?”

    还新欢呢?就属刘家这几个兄弟让我头疼。我感激而笑:“你也希望能尽快治好寒珏的心病,这样,你才能自由,不是吗?”

    他慢慢地,点了点头“也是……他在里面……今天他心情还不错……”

    心情好就好。我欲走,刘澜风又补充了几句:“他……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几番求死不成……他……开始恨你了……”

    又爱又恨吗?果然如当年的北宫骏崎一样,这就像一个可怕的魔咒,落在了寒珏的身上。

    提裙走入他的房间,房内点着淡淡的熏香,他正倚窗看书,神情平静。一身淡蓝的长衫,尾摆绣着翻滚的海浪,时光回转,再次回到了那个宁静清幽的书房。他微笑看书,我在旁轻轻摇扇。然后,他会说:“喜儿,别摇了,休息一会。”

    温柔善良的寒珏殿下,即使是小林子,他也会如此关心于他。

    “寒珏……”我轻声唤他。他微微抬眸,脸上的平静逝去,凝滞片刻,低落双眸:“菊夫人几时能放我回去。”

    我沉默片刻,鼓起勇气:“寒珏,我们成亲吧。”

    “啪嗒。”书从他手中滑落,他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声音。

    “寒珏……”

    “是做一个侍郎吗?”他忽然抬头,凄然而笑,那笑容让我的心立时有如被人揪紧,“你若是爱我,就将那些夫郎全部休去,再来与我成婚!”他大吼,可见他无法忍受与我的夫郎们一起共侍我。

    “王爷!您也太得寸进尺了!”清清喊了起来,立刻被楚楚拉回,我让清清噤声,他不服气地撇开脸。

    我低下头:“寒珏……既是如此,那你就恨我吧,不要再恨你自己了……”

    他在我的话声中转身,扬起了脸庞,戚戚然的神情,即便在阳光下,依然无法恢复他往日的温暖。他那个温暖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提亲……不成功。唯一的办法也行不通,大家再一次陷入一筹莫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