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8章 .北图王求娶

苏小凉 Ctrl+D 收藏本站

    朝堂之上瞬时安静了下来,废了太子立谁,皇上的子嗣并不多,合适年纪的就这么几个,六皇子太小,五皇子虽记在皇后名下但年纪也才四岁,三皇子四皇子聪明,母妃身份也高,但若按着顺序按着年纪,二皇子看似是最合适的。

    但谁也没开这么口。

    赵国公一派肯定是反对废太子的,只要谁出口说另立的人,他们就卯足了劲先攻击了再说,这么多大臣心里也有数,谁也没有先开这个口。

    倒是刚刚开口的那个大臣说道,“微臣认为,应当先废了太子,另立的皇子且看他们是否合适。”

    把这话题的重点绕到废不废太子,而不是另立谁上面去,这两方的阵营就明显多了,管谁支持谁呢,废了太子总是首要任务不是,废了才有立,至于立谁,皇上尚且气盛,皇子们也都还小,可以慢慢商量。

    这不,刚刚安静了一会的,又吵起来了...

    而景仁宫那边,早朝还没结束,皇后就得知了朝臣上奏有关于废太子的事,险些没被那些人气死,平日里赵家送出去的礼不够多么,太子一病一个个都抱着朝廷为重,国事为重的幌子,暗地里都不知道已经站到哪边去了。

    皇后下意识的开口想喊何嬷嬷,何字出口才意识到何嬷嬷早就不在了。

    沉着脸吩咐人去太子府请太子妃过来,自己则匆匆去了寿和宫内,找太后商议此事。

    早朝结束,这两个时辰里,还是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来,只是废太子这件事,已经摆到台面上了,苏谦阳冷眼看着什么人跳脚,什么人反对,默默都记下了,回到承乾宫,数十封暗信下去,很快就接到了寿和宫那传话,太后请他过去一趟。

    苏谦阳到了寿和宫里,太后的脸色也不好,皇后已经离开了,长公主不在。

    为的是什么事,也无需猜测无需问,苏谦阳坐下后,静等着太后开口。

    废不废太子,太后已经不能用正统两个字来维持了。

    有才德的太子可以无子,将来皇位可以传给弟兄,传给侄子,但太子不可以是这个身子,如今连床都下不了了,说的再不好听,随时可能走的人,如何还能死抱着这太子之位。

    所以太后问的,是关于另立的事情。

    苏谦阳的态度和今□□堂之上的一样,把主动权给了太后,“母后觉得立谁呢。”

    “国家大事,皇上您自有主张,哀家能说立谁就立谁么,哀家不过是问问皇上的意思,废太子这么大的事,也不能轻易而为。” 太后淡淡的说着,“毕竟,太子如今还病着,凡是也不能做的太过了。”

    “母后说的是,不过朕这皇帝,怎么说都还能再当一些年,既然如此,废太子的事宜先行,至于立谁,以后再说。”苏谦阳又补充了一句,“这也是朝中大部分臣子的意思。”

    太后脸色一沉,“倘若太子的身子恢复了呢。”

    “母后,您若抱着这样的想法,那儿臣也没什么可说的。”用先说立谁来拖延废太子的时间,能拖多久,“太子的身子即便是好了,羸弱是不争的事实,为皇的日理万机,没有好的身体,母后以为能多支撑几年,母后抱着正统二字,可有为我大今朝考虑过今后的荣盛,循儿身子不好,好好养着不忙政务,也许还能多活几年,您让他埋头处理国事,这不是要累死他么。”

    只能先废后立,而不是先把立的人选出来。

    太后神情一顿,继而有几分难堪,感情她们不答应废太子,就是逼着太子赶紧去死。

    但苏谦阳说的不是事实么。

    当皇帝的,要继承大统的人,哪一个是可以翘着腿什么都不做的,什么都不学的,当年他是太子的时候,代父皇出巡,一年两次,还要帮忙处理诸多政务,接手朝政。

    太子这些年未出巡一趟,全是他亲自去或者让别的大臣代替,政务也都是只处理一部分,多了怕他吃不消,就算是为这个儿子考虑,让他再多活几年,这太子之位也应该要废了。

    “母后不是不同意废太子,但这诏书一下,没有所立的人选,这朝廷不是要乱。”有一个主心骨了,大臣们就知道该支持谁,该帮着谁,否则这东一派,西一派的,得多乱。

    “趁此机会,朕也想好好看看,这些人到底想支持谁。”苏谦阳直言,“母后心中若有人选,可以告诉儿臣,但说到底立谁,儿臣不急。”他就是有人选,现在也不会说。

    见他这么说,太后点点头,“哀家心中觉得这几个孩子都好,除了这小六年纪太小不合适外,其余的,还是要看他们了。”

    苏谦阳点点头,“母后说的有理,若是无事,儿臣先行告退。”

    看着皇上出去,太后这神情变了变,吩咐人送信去了叶家...

    到了三月底,这件事还没什么起落,早朝的时候天天有人争执,而宫外,竟然有人集结长跪在了宫门外,祈求太子身子早日康复。

    废太子的话题天天在早朝说起,宫外有消息也不意外,意外的时候,这群百姓几乎是天天跪在宫门外,一跪就是几个时辰,说太子宽厚仁德,不应该遭受如此,求圣恩,不要废太子。

    平民老百姓哪里能想的远,太子病了,养病就是,好了还是那个宽厚的太子,为什么要废,太子做了这么多的好事,不能废。

    而老百姓这一跪,赵家人直接以民心所向来反对废太子这件事,说的也够直白,太子只是病了,并不是崩逝,如此大肆说废太子之事,如何能让太子好好养身子,并且长跪在承乾宫外,以示决心。

    除了皇上和太子妃之外,没有人知道苏彦循是要求主动废太子的,太子妃答应过太子,不将这件事告诉皇后,而皇上,更不会和朝臣说,太子是自己不想当了,你们嚷什么。

    所以宫外宫内的事,一直延续到了四月,因为皇上迟迟没有表态到底意属谁,这有心的也另外抓不到抨击的对象,说来说去,就绕着废还是不废这件事。

    而私底下就算是有支持哪一位皇子的朝臣,这时候也没有傻到把这皇子推出来,先废了,大伙公平竞争么。

    不过四月中的时候,北图王前来临安城上贡的事暂时让这争执停了一停。

    北图王亲自前来,携贡品,由平王爷前去迎接,到了临安城安顿下来之后,再进宫觐见皇上。

    这些年来北图和大今和平相处没有战事,阳关衡关那亦是太平的很,关系好了,来往自然密切些。

    再者当年谋反,这其中还得了当时极年轻的北图王的帮助,和平王爷的关系算在内,这也算是友好邻里。

    四月二十进宫这天,什么事都得放一放不是,宫中举办了盛宴来迎接这个北图王,不少人见到他的时候,都还惊诧了一番,北图王竟然这么年轻。

    三天盛宴,后两天宫中妃子也前往了,有幸见了这北图王的风采,而后三天,皇上还命人举办这狩猎,算是欢迎这北图王的到来...

    只是这狩猎结束后,北图王忽然向苏谦阳提出了想迎娶大今朝公主回去做他王妃的事,当时苏谦阳听了是笑着问他,想娶哪个公主的。

    可听完北图王说完后,他这笑就有些僵持不住了。

    北图王维特明明白白的告诉苏谦阳,他想娶的,是大今朝的二公主,蒋贵妃所出的平宁公主。

    维特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还是当着狩猎后宴会诸位大臣的面说的,说完后,众人都注意去了皇上的反应。

    平宁公主今年十四了,去年开始就有人说起这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到底会花落谁家,娶了她可真的是赚到了,但大家也都是静观其变,因为没有人做这个出头鸟。

    没想到这平宁公主的美名都传到北图去了,北图王都跟着来插一脚,也想娶她回去。

    北图王说完,还让人送上了这迎娶公主的聘礼单子,呵,诚意十足啊,盘子里装着的这册子,足足有三册。

    苏谦阳的神情终于维持不住了,可北图王还说了一句,他如今孤身一人,并无后宫,娶了平宁公主为王后,今后也不会立后宫,仅娶她一人,仅让她一人和他共享北图天下。

    这么霸气的宣誓,还是当着大今朝皇帝,大今朝诸位大臣的面说的,足见北图王这决定了吧。

    苏谦阳看了坐在下方的苏谦默一眼,后者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臭小子什么时候看上平宁了,还是偷偷的,这贼心!

    苏谦阳继而笑看着北图王,“北图王有如此心意,实属难得,不过平宁公主的婚事,还需另议。”娶谁不好呢,偏偏就挑了个他眼中最精贵的,看北图王那眼神里势在必得的样子,苏谦阳忽然觉得,做北图王的岳父,一点都不愉快...

    平王爷带着求亲后的北图王出宫去了,苏谦阳拿着这聘礼册子,直接去了昭阳宫,这件事他还真不能自己做主。

    蒋茹茵一听他的来意,当下就反对了,“不行,北图这么远,一年四季天冷的时候这么多,平宁如何受得了。”说罢推了推这聘礼册子,“皇上不用说了,给再多的聘礼,臣妾也不会答应的,一嫁就这么远,别说他北图王就娶她一个不纳后宫,皇上您舍得把平宁嫁这么远么。”几年回不来一趟,她养个女儿,等于直接送给人家了,受了委屈呢,想家了呢,她这里一点都不知道,想帮点忙都使不上劲。

    “朕当然不舍得,你看一眼这册子先。”苏谦阳就知道她这情绪激动的,安抚她道,蒋茹茵直接推了他一把,“有什么好看的,莫不是北图愿意送多少座城池做嫁妆,皇上心动了。”

    这女人耍脾气起来,就是一点道理都不会讲的,苏谦阳但凡表现出一点对这婚事有倾向,蒋茹茵即刻就不依不饶了,还最疼的女儿呢,舍得往那么远的地方送。

    苏谦阳拉住她的手,叹了一声,“你看一眼,朕又没说要把平宁嫁过去,你别气。”

    蒋茹茵这不是没缓过来么,瞪了他一眼,拿起其中一本册子翻看了起来,本来翻的速度是极快的,但是翻到后来,她这神情里,满是诧异。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之前说起这北图王喵呜,霸气登场,咳咳,人家诚意很足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