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2章 .他也有私心

苏小凉 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一个合格的帝皇是不应该被后宫妃子左右情绪的,他可以雨露均沾,也可以宠爱很多女子,都比专宠一个女子来的让太后安心。

????“阳儿。”太后叫了一声皇上的小名,“你可知你的责任。”

????“儿臣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儿臣不会让母后失望。”苏谦阳接下太后的话,淡淡的说道。

????“既然如此,哀家也也不愿多说,皇后虽说掌宫的手段不尽人如意,但也不会是那糊涂到这份上的人,你护着贤妃的心哀家能理解,但你别忘了,你是皇上,不是普通人家的家主,这后宫中的女人,还关系到朝堂上的安稳。”

????帝皇和朝堂两座大山压在苏谦阳肩膀上,这么多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如今听太后再提起,禁不住有些不耐烦,“母后说的儿臣都明白,贤妃若有错,儿臣也不会护着,赏罚分明,但她无过的,难道为了维持这后宫平稳就要让她受委屈。”如今的他,办不到。

????“皇上!”太后严厉的喊了一声,“你觉得委屈了贤妃,那皇上委屈了后宫你的多少妃子,大选当初这么多女子,你可曾去过几个,四五年过去,她们在宫中这么耗费光阴,这就不委屈了,皇后为你操持这个后宫,你却对她多有异议,这就不委屈她了,你们少年夫妻走过来,她纵使再有不对,也无大错,你何故这么冷落她。”

????“朕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流连后宫,宫中有这么些人也够了,大选进来的人都没去遍,今后这选秀也可以省了,也好过她们在宫中耗费光阴。”苏谦阳的脸色微沉,他是皇上,他要负责子嗣繁衍,为皇家开枝散叶,他也要勤政爱民做个好皇帝,两者之间,他早就选择了后者。

????太后啪一声拍了桌子,呵斥他,“你在胡说些什么,多年来的规矩,怎么能够省掉,祖宗家训怎么说的你都忘了,皇上你这是糊涂啊!”

????苏谦阳略显疲惫的看着她,“母后,那您说儿臣应该如何。”

????太后一怔,一个合格的皇上应该如何,应该勤政爱民,应该在后宫雨露均沾,应该和皇后琴瑟和鸣,应该是理智大于一切,应该不会被任何一个女人左右情绪。

????但看到皇上眼底那倦意,太后这些话忽然说不出口了,她就是在逼迫皇上,他是皇上,肩负着天下重任,他同时也是她十月怀胎的儿子啊,可儿子想做的事情,当娘的却在这里极力的反对。

????她当初是合格的皇后,如今是合格的太后,但她一直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儿臣以为已经做的够好了。”苏谦阳缓缓说着,“母后觉得儿臣哪里做的不够,还要母后指点一二。”

????屋子里瞬时安静了下来,良久,太后叹了一口气,“罢了。”

????她挥了挥手,“这件事你心里想怎么做,那你就怎么做吧,哀家不管了。”实际上,他也已经做了。

????苏谦阳站了起来,躬身告辞,“母后好好休息,儿臣现行告退。”说完往门口那走去,尚未迈过那台阶,苏谦阳又转身,看着还坐在那的太后,“比起母后当年,如今的皇后做的差远了,儿臣不是冷落皇后,而是她做的事,太令儿臣失望了。”

????太后倏地抬头,皇上已经离开远去。

????当年的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太后眼底露出一抹茫然,当年的她身为皇后,就是以如今的太皇太后为榜样的,贤德一字做的尽善尽美。

????转念一想如今的后宫,太后继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

????二月入,田婉仪有了五个月的身孕,蒋茹茵去景仁宫请安的时候时常都能看到她,比起当年的江婕妤,皇后真的把田婉仪照顾的很好。

????没人再敢说昭阳宫和蒋茹茵的不是,年初皇上那一场清扫,还肃清出了几个相关的美人,直接贬为低等宫女,根本没有二话。

????太后娘娘那都没有出面阻止,皇后这似乎这把这口气给憋下去了,没有什么别的表现。

????其余的妃嫔对蒋茹茵更是敬畏,得罪了皇后有罪,得罪了贤妃还等于得罪了皇上,罪更重。

????这天皇后说起了大公主俪芸的婚事,大公主已经十三岁了,说起这亲事,其实早两年看起来也可以,有中意的等过两年说亲,不急不缓刚刚好。

????皇上那并没有表态要把大公主许给谁,大公主的婚事应当是就是在这临安城内尚主了,严昭仪说要回去想想,如今也不急,皇后笑着应,“没错,多看着些,若是有中意的,来和本宫说。”

????严昭仪笑着应下,除了大公主外,其余的年纪都还没到。

????离开景仁宫,德妃的脸色有些不好,她看了一眼一同出来的蒋茹茵,“你可记得当年谋反时候,北图的新王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我看你多虑了,就算只是十一二岁,那个比平宁和俪彤长了十来岁。”蒋茹茵笑道,“未见有公主和亲的,怎么也不会轮到我们这,要去的话大公主更加名正言顺。”

????“北图那新王到现在都还没立正妃。”德妃还是觉得心里头突突的跳,“不行,你不是和平王妃关系不错么,平王和那北图新王也认识,你替我去打听打听有没有这样的想法。”

????蒋茹茵失笑,“你这是怎么了,当初我记得你还不情愿养着俪彤。”

????德妃叹了一口气,“你说这人啊,就是这么奇怪,养着养出感情了,这就舍不得了,这孩子和她娘是真的一点都不像,若真有和亲一事,别人不会去,这孩子,说不准就会这么被送出去。”大老远的和亲对公主来说又不是什么好事,皇上若要选,肯定是选最不受宠的,四个孩子中,生母犯了这么大罪的三公主不是首当其冲么。

????看她真的担心,蒋茹茵点点头,“行,我替你去问问。”

????德妃认真的看着她,“茹茵,我欠你好几份人情。”

????蒋茹茵笑掐了她一把,“得了,以后你慢慢还就是了,还作这姿态呢,一点都不像你。”

????德妃跟着也笑了,“行,你可记着点,我记性差,都忘了也指不准。”

????两个人笑说着到了宜和宫门口道别,蒋茹茵看着她走进去的身影,忽然又想起当初她转身说的那句话,皇家的人其实都一样,只是看着她进去的背影,蒋茹茵终究没有问出口,笑着摇了摇头,往昭阳宫的方向走去...

????蒋茹茵是请了平王妃进宫一趟,问起这北图的事,顾吟欢点头,“北图王如今却是尚未立正妃,他忙着对北图革新,这年纪他还觉得早,没有成亲的打算。”说起维特,如今也有十九岁了,顾吟欢倒是挺替他着急的,不过每次写信过来,他都是一副女人如虎很可怕的话语。

????“那北图可有和亲的打算。”蒋茹茵把德妃担心的都问了。

????顾吟欢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王爷不曾提起,北图那也没有这样的消息,娘娘为何有此一问。”

????蒋茹茵笑道,“我就看那北图王年纪也不小了,还不成婚,莫不是看中了我朝的公主,想迎娶一个加固这关系。”

????“等王爷回来了,我替娘娘问问。”顾吟欢点点头,“听王爷说,北图如今壮大起来的快,若是真要长久合作避免战事,我看和亲也未尝不是一个良策。”

????送走了平王妃,蒋茹茵让青秋跑了一趟宜和宫把问到的转达给德妃,平宁刚好从长公主那回来,进来请过安后坐在蒋茹茵旁边趴到她膝盖上休息,显得很累的样子。

????蒋茹茵拨了一下她的头发,“怎么了。”

????“今天大皇姑跳舞给我们看了,好漂亮,母妃我跳给你看。”就趴了一会平宁一咕噜起来,站在她面前挥手跳给她看。

????姿势其实很简单,平宁跳的生疏,蒋茹茵见她摆好一个姿势,伸手把她高举的手臂轻轻往下压,“应该是这样。”

????“母妃您也会么?”平宁眼前一亮,望着蒋茹茵期盼道,“那母妃教我,姑姑跳的可好看了,她穿的不是这样的衣服,袖子很长,甩起来好漂亮。”

????一旁的青冬笑道,“公主,娘娘的水袖舞跳的也很好看。”

????平宁一听,拉着蒋茹茵的手想拉她去换衣服,“母妃,您教我,您教我,姑姑今天还给我们一人做了一套衣服,我带来了,这就去换上,您教我!”

????蒋茹茵拧不过她,无奈的问青冬,“本宫的衣服可还在。”

????青冬笑眯眯的答,“还在的,奴婢这就给娘娘去取来。”

????两母女在内屋中换好了衣服,青冬和紫烟两个人把外屋的桌子挪了一下,空出地方,蒋茹茵轻轻一提袖子,多少年没跳了。

????一旁的平宁催促她,“母妃,您快点。”

????母女俩穿着一色的衣服,站在一块颇有一个模子刻的大小两个,蒋茹茵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急什么,先告诉我,长公主今天教你了那些动作。”

????平宁停顿的摆了五六个动作,蒋茹茵看了一遍,笑道,“这是连贯的动作,你看我跳。”

????蒋茹茵和她面对着站着,一手往背后轻轻一甩上,长长的袖子飘过,另一只手接住那袖子,身子微微一倾,继而转身,长袖子随着她一转,又摆出另外一个动作,到最后一个动作的时候,是侧身回眸一笑,一手提着另一只袖子,遮了小半的面,回眸一看继而低眉娇羞。

????蒋茹茵停了一会才站好看平宁,“一起来?”

????平宁崇拜的看着蒋茹茵,忙点头,“母妃跳的真好看,比姑姑都好看。”

????平宁赶紧站好,学着蒋茹茵那样摆好姿势,继而随着蒋茹茵的提醒,提,转身,甩,侧身,回眸。

????本来就不是难的动作,做了几遍平宁就学会了,这水袖舞的精髓在于甩袖时的肢体美,还有脸上的神情,结合在一块,几个简单的动作都显得唯美。

????苏谦阳到了昭阳宫,冯盎正想禀报,被他伸手制止。

????走到门口的时候,苏谦阳正好看到了蒋茹茵回眸一笑的一幕,长长的袖子轻轻的遮盖住她小半边面,微透着的袖子透出她的笑意,还有那眼眸中妩媚,毫无遮挡的朝着苏谦阳袭来,没等他看够,转瞬是她低眉娇羞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回家的晚,迟到的二更

????感谢:

????昆仑道小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19 13: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