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56章 .少年成夫妻

苏小凉 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几天,太子从宫中回来,直接去了瑶花阁,太子妃此时正在陪着太孙习剑,院子里传来太孙的呵哈声,绕过小径到了阁楼前,太子妃拿着帕子在替太孙擦汗。

    好一副母子和祥的画面,太子望着太子妃的侧脸,几个月不见,人又消瘦了许多。

    他站在那很快让侍奉的宫女看到了,太孙首先喊了一声父王,太子妃朝着他行礼,两个人之间,隐隐的存在着一些瞧不见的拘束。

    走进了屋子里,太孙前去换衣服了,太子妃见太子坐下,询问道,“殿下是否在此用膳。”

    苏谦阳点点头,太子妃吩咐人去膳房,只是顿了片刻,上前要替他解开扣子换衣服。

    四周安静的很,苏谦阳换过一身衣服,看她在屋子进出了一趟,想起前几天进宫母后说过的话,他不能以男子的风范去要求一个内宅女子,这件事太子妃纵使有错,但也情理可缘,夫妻之间哪有这样的隔夜仇。

    过了一会太孙换好衣服过来了,坐在苏谦阳对面,父子两先下了一会棋,太子妃坐在太孙旁边指点,这气氛还算和乐。

    等到晚膳送过来了,三个人坐下来,七八个菜,不大的桌子,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候。

    苏彦循小心的看了父王一眼,又看了母妃一眼,拿起筷子夹了块莲藕到父王碗里,又夹了一块放到了母妃的碗里,笑望着他们,没有说话。

    赵蕊的鼻子微微发酸,伸手摸了摸苏彦循的头发,从前面的碟子里给他夹了一块他爱吃的鱼肉,见儿子这么看着自己,那筷子顿在半空中,良久,又夹了一块苏谦阳爱吃的,放到了他的碗里。

    转眼听到了儿子的偷笑声,赵蕊一眼撇过去,苏彦循赶紧低头吃饭,无奈的抬起头,正巧对上了苏谦阳的目光,避不开去,赵蕊眼底那尚未干去的湿润尽入他的眼底。

    其实就算是生闷气,这些天也够了,说惩罚,这么久不来瑶花阁,太子府上下那些话,对太子妃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苏谦阳真正生气的,大概就是他以为中的太子妃,和如今看到的,有了些出入,或者说,太子妃没有达到他心中的要求。

    但太子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说很多甜言蜜语的人,从感情角度看,他其实不善言辞,夜里太孙回去睡觉后,两个人躺了下来,还觉得有些尴尬。

    黑暗中两个人一动不动躺着,赵蕊更是觉得委屈了,泪水落了下来,从一开始的无声慢慢克制不住啜泣了几声。

    苏谦阳侧目,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赵蕊终于抑制不住这几个月满心的委屈和失落,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有时候,女人的眼泪就是一样绝佳的武器,这武器专门针对男人,用的得当那可谓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赵蕊这么一场被他冷落的哭诉,两个人的关系,就这么恢复了…

    十一月,深秋的临安城酷似初冬的来临,蒋茹茵八个月的身子,已经走不大动了,每天好几个时辰她的腿都胀痛的很,青冬她们轮着给她按摩,她依旧坚持每天走上半个时辰,实在是走累了,那就由许妈妈她们扶着走。

    在小花园内,手中抱着暖手炉,蒋茹茵抬眼望掉光了叶子的树杈,腹间忽然一疼,青冬发现了她的异样,扶着她到一旁坐下,“小姐,要不回去吧,我再给您按一按。”

    “两个不听话的,又调皮了。”蒋茹茵伸手摸了摸肚子,这段日子胎动的厉害,有时候午睡着都能把她折腾醒,孙嬷嬷怕她双生的身子容易早产,时刻都有人看着她。

    “这说明小殿下健康的很。”青冬扶起她,蒋茹茵又走了一会才回玲珑阁,过了半个时辰,太子过来了。

    蒋茹茵如今胖了许多,人越发的懒,尤其是这几个月,她的脾气都有些不好,所以最近的她,不是很待见太子。

    苏谦阳倒没介意她忽然来的这些变化,对她日趋大起来的肚子,有几分担心,当初太子妃怀太孙的时候,那才多大点,生的时候都不容易。

    “殿下,妾身想恳求个事。”蒋茹茵翻了个身,盘腿坐起来,“这两个孩子,不论男女,都能养在妾身这里。”

    如今府上的孩子都是各自养在生母那的,但若是太子妃开口要养在自己名下,她们也没能说个不字,所以蒋茹茵才想向太子要个确信,她的孩子,必须养在她自己这里。

    “若是能养在太子妃那,不也是件好事。”苏谦阳抬眼看她,话中多了点探究之意,蒋茹茵摇摇头,坐着累又躺了下来,“能够养在太子妃身边自然是他们的荣幸,但妾身还是希望能自己带着他们,妾身只想让他们在妾身身边健健康康的长大,这是每个为娘的最期盼的。”

    苏谦阳看着她,半响,点了点头,“你别胡思乱想,严良人她们都是自己养着的,你这里自然也是自己养。”

    那也只是常理而已,蒋茹茵见他没有明确答复,皱了下眉,双手摸着肚子,苏谦阳关切道,“怎么了。”

    “兴许是刚刚说的有些急了,他们跟着妾身闹脾气呢。”蒋茹茵笑了笑,“妾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如今就喜欢想些乱七八糟的,有时候夜里还会惊醒,做的梦都吓人的很。”

    尽管醒来知道那只是梦,但蒋茹茵回响起梦中的情节依旧觉得渗人。

    “你都在想着什么呢。”苏谦阳失笑,“孤答应你就是了,你再胡思乱想,夜里还要睡不着。”

    蒋茹茵这才满意,就是要他亲口答应了才安心,末了反驳一句,“殿下说的轻松,那是殿下不知道怀孩子的辛苦。”

    苏谦阳瞧她一脸小愤然的样子,捏了捏她的脸,“那成,今晚孤就留在这。”…

    苏谦阳起初也没觉得蒋茹茵这孩子怀的有多不容易,毕竟太子府里吃好睡好,什么都不需要操心的,比起外头日子过的不如意的,她这孕妇做的可幸福。

    但陪她睡过这么一晚上后,苏谦阳有了新的认识。

    蒋茹茵一晚上醒了数次,期间不停的翻身,因为肚子太大她怎么躺都不舒服,屋子里侍奉的两个丫鬟,轮流着要给她按摩水肿的腿,即便是她们动静再小,睡在旁边床上的苏谦阳还是被吵醒了很多次。

    当娘的哪一个是容易的,蒋茹茵还得数次下床如厕,这么下来,很快就天亮了。

    苏谦阳起来的时候蒋茹茵也醒着,瞥见他眼底那一些微肿,面上抱歉着,“昨晚吵着殿下了吧。”

    她醒了几次他就醒了几次,自然是没睡好,苏谦阳换好了衣服到床边摸了摸她的额头,“下午让人给你送些安神的熏香来,这么下去会把自己折腾累的。”

    这是变相的在告诉她,确实睡不好了,蒋茹茵心中忍不住偷笑了一阵,恭送了他去上早朝,眯上眼又睡了半个时辰才起来。

    吃过了早膳去往玲珑阁请安,太子妃瞧她这身形,劝道,“也快下雪了,你也不必来请安了,这么重的身子,路都不好走。”

    “多谢娘娘关心,娘娘不说,妾身也要求娘娘这个允答了。”蒋茹茵笑了笑,自己这肚子,大的着实有些夸张。

    “宫中已经分派了接生嬷嬷,你这是双生,养娘和嬷嬷就多备了一些,过两天让她们去玲珑阁,你挑着喜欢的选。”太子妃温和的看着她,这肚子越大,生孩子的风险就越大,虽然没人说,在场的人心中都有数。

    从瑶花阁里出来,蒋茹茵走的特别慢,张侧妃陪在她身边往回走,见到她如今这姿态,调侃道,“你这样子,和之前的差太多了。”

    “嗯?”蒋茹茵转头看她,张沁笑了,“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有点憨呢。”

    本来是漂亮清丽的脸蛋,如今圆润了,透着一股可爱劲,最近蒋茹茵的反应都慢了些,张沁这一问,她脸上那神情就带出来了,憨憨的。

    “我那是懒的。”蒋茹茵笑了笑,“等以后你也和我一样了,到时候看谁取笑谁。”

    张沁也没觉得落寞,看淡了些,“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老惦念着这件事,累的还是我自己。”

    这话说的实在,蒋茹茵也没有多安慰她,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两个人走到了玲珑阁门口,蒋茹茵刚要进去,张沁喊住了她,“对了,忘记告诉你,我那三弟妹有喜了,日子不长,才一个多月,估摸着蒋家那也才刚刚得到消息。”

    “那可真是要恭喜张侧妃了。”蒋茹茵揶揄了一句,张沁笑了,嘱咐她慢点走,转身往印月阁方向回去。

    蒋茹茵回到了屋子里,坐下来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这来去一趟,太花力气了。

    青冬把她的腿抬上软榻,按照手法慢慢的捏着,一旁的许妈妈说的有几分宽慰,“二小姐有身孕了,二夫人应当能放心不少。”

    “二婶怎么想我不清楚,不过祖父和二叔应当能放心不少。”有了孩子,做了娘,起码会成熟一些。

    许妈妈给她端来了一碗温着的银耳羹,“二小姐也是个聪明的。”

    这一点蒋茹茵倒也承认,蒋心慧除了对她那满腔的敌意之外,只要她不在,她都算个合格的大家闺秀…

    十二月初还没到,这大雪就等不及的下了,比起去年那一场,今年的大雪似乎来的还要猛烈,腊八过后这整个临安城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雪没有停的意思,只是偶尔小一阵,接连不断的下着。

    不少人说着,几十年都不曾遇见这样的大雪,一直下不停,临安城里难民比去年多了很多,各地报上来的雪灾情况也是一处比一处严重。

    伴随着新年的到来,朝廷接连颁布法令,从临安城出发去往受灾地区的医护队一拨接着一拨,直到年末的那几天,雪才停。

    蒋茹茵此时已经是九个多月的身子里,没多久就要临盆,玲珑阁上下严正以待,蒋茹茵让蒋夫人找来的接生嬷嬷也早就住下了,她这一胎双生,光接生婆就有三个。

    蒋茹茵让青冬给她开一些窗户,雪停了,没有一丝风,这么望出去就看到成片的白色,墙闱上累着厚厚的一层。

    若是年初再下一场,这雪至少要等到二月才会全部融化光,融雪天比下雪还要冷,蒋茹茵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到这么大的雪,感觉是oss要降临的节奏哇(好吧凉子玄幻了)

    怀孕本来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双胞胎更不容易吧,肚子大,夜里睡不好,腿肿【据说月份大的时候还会噩梦连连,容易梦到小孩子怎么怎么之类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