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7章 .想要孩子么

苏小凉 Ctrl+D 收藏本站

    这边的祁素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人盯上发生这种事,那边的蒋茹茵,送了大哥回蒋府后,吃过了晚饭,道别后回到太子府也很晚了。

    蒋茹茵沐浴过后洗了一身疲乏,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这一晚,一夜无梦,她睡的格外安心。

    第二天傍晚太子就到她这里来了,蒋茹茵刚刚午睡起来,见他进来,让青冬去把冰镇着的百合绿豆汤拿来。

    苏谦阳喝下两碗冰镇过的绿豆汤,还想再要,蒋茹茵却端给他一杯放温的茶,"冷热交替,喝多了伤身子。"苏谦阳看了她一眼,"昨天回家看你大哥二哥了?"

    蒋茹茵有些诧异,这件事也没流传出去,殿下怎么会知道,"妾身昨日确实回家了一趟。"

    苏谦阳向后仰了一□子,见她不肯说,随意着口气,"你二哥刚刚升了修撰,连续告假多日,父皇问起了蒋大人,蒋大人说,你大哥和二哥因事起争执,动了手都受了伤。"

    二哥去年进翰林院一年不到升了修撰,忽然告假,多的是人说他仗着蒋家故意不去翰林院,做姿态呢,连着皇上都问起来了,权衡之下,不如实话实说。

    蒋茹茵想到父亲的考量,脸上露出一抹惭愧,"让殿下见笑了。"

    "伤势如何。"苏谦阳看到她这羞愧样,笑了。

    "伤势不重,就是毁了容了,二哥还在那担心呢,这鼻青脸肿的,好不了他要被未来二嫂嫌弃。"蒋茹茵跟着也笑了,语调轻松的说着,"所以这几天躲在屋里都不肯出来,可臭美一个人。"

    两个人说了会,天色微暗,蒋茹茵见他还没有要走,询问他的意思,"殿下是否一同晚膳。"

    苏谦阳起身,"不了,晚点来你这里过夜。"

    蒋茹茵送他出门,刘嬷嬷带着雀儿去了膳房里领食盒。

    如今已经两个多月过去,她的病算是养出了,太子妃把她重新记入了侍寝的牒中,只是对于她来说,这侍寝中需要提防和担心的还是很多。

    入夜太子过来,过后,蒋茹茵觉得身子有些黏想去洗澡,不知太子哪里生出来的兴致,等她浸到了水里了,过来要和她一块洗。

    蒋茹茵起也不是,蹲也不是,看着他走上了木台阶直接到浴桶里来,本来一个人洗十分宽裕的木桶,瞬间便的拥挤。

    苏谦阳身子往下沉,木桶里的水漫出去了不少,蒋茹茵不自在的往木桶壁上靠,身后的人一捞便把她的腰给揽了过去,借着水力,蒋茹茵的身子一下从木桶底小凳子上到了他怀里,一坐下去,蒋茹茵整个身子便僵直了,那紧贴肌肤间的某处正蓄势待发,想忽略都不行。

    某人水下的双手从她的腰间到背后,又顺着后背往下到了腿间,伴随着温热的水流,有着一股别样的感觉,许久不曾承欢,蒋茹茵的身子敏感了许多,她挣扎了一下,扶着苏谦阳的手臂,“殿下,别...”

    两个多月来都没碰她,对苏谦阳来说,刚刚床上那一次怎么够,双手从她胯沟处轻轻带过,攀上她浸于水下的双峰,玩闹似的用手托了托,“别什么?”

    蒋茹茵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撩拨,身子软了几分,哼哼着,“别闹了,水该凉了。”

    苏谦阳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让她转过身来,双手一抓,蒋茹茵的腿就缠到了他的腰间,居高临下顺着清澈的水面看下去,在那两片乌黑地带,有什么若隐若现。

    “这么久没过来,你那些学的怎么样了。”苏谦阳搂住她的腰,在她脖子处亲了一下,舌尖点直而上,在她的耳垂处停了下来,热气呼出,感觉到她身子的颤栗,苏谦阳咬了一口那耳垂,“嗯?你不是说学的不够么。”

    蒋茹茵嘤咛了声,有些委屈,“那些姿势也不包括这啊。”有在浴桶外的,可没在浴桶里面的。

    苏谦阳的声音低哑了几分,带着些诱惑,“实践一下,就有这姿势了。”说罢,腰下调整好位置,借着水浮力,双手提了一下她的腰,继而缓缓的按了下去。

    蒋茹茵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伴随动作,水面不断的拍打浴桶壁,那声音听在耳中,就像是交合之中两处发出的泛滥声,尽管地方狭小,苏谦阳却动的轻松,蒋茹茵的呻/吟在他耳边荡漾,苏谦阳让她环抱自己的脖子,展开这最原始的律动...

    第二天蒋茹茵真有些起不来,当初看那春/宫图,她都没来得及记住的姿势,太子都记住了,从浴桶里出来,正值夏季也不冷,在洗漱间里,他让她趴在浴桶边又尝试了一回,美名其曰是陪她实践,好么,反正最后累倒的还是她。

    青秋在屏风后喊了几声,蒋茹茵懒懒的应了她,青秋才差人进来换水洗漱。

    吃过了早膳,蒋茹茵去往瑶花阁请安,太子妃还宣布了关于这满月酒的事,距离孩子出生快满一个月了,这满月酒宴肯定是在太子府举办的,比起上次太孙的满月酒,用度上会减一些,这场面么,肯定不会小。

    “到时候还要请张侧妃和蒋侧妃一同帮忙。”太子妃笑看着她们,张沁和蒋茹茵都颔首应下了,太子的儿子举办满月酒,来客肯定是多的。

    说完这事,太子妃看向了严良人,“虽说你身子好,但如今月份大,来去也不便,这些日子你就不必来请安了。”

    严良人这回没推脱,八个月的身子,要想再和之前那样行动自如,确实是没办法,再者她的肚子可比金良人那时候大多了。

    “严姐姐身体就是好。”叶良人捂嘴笑着,“当初妾身那大嫂有这月份的时候可走不大动了。”

    太子妃听着也笑了,“本宫像严良人这月份的时候,也是不便利。”

    严良人笑着,“这算是夸奖妾身么。”

    众人皆笑了...

    几日后太子府二殿下满月,来客满座,太子在前厅招呼前来道喜的官员,太子妃在后院招待那些官家女眷。

    期间金良人抱着孩子出来过一趟,很快又抱回去了。

    连带着蒋茹茵都周旋在各位夫人之间,不过这些对她来说不是难事,其中有不少夫人曾经都还受她邀请参加过她举办的宴会。

    晚宴结束后,那一阵的热闹劲都还没散去,府邸上下的灯笼没拆,宫女嬷嬷们忙着收拾。

    蒋茹茵回到了玲珑阁,今天晚上太子肯定是不会过来了,要么留在瑶花阁,要么去天香苑,蒋茹茵舒舒服服的洗了澡,躺下后青冬进来给她按了按后背,“小姐,师傅给您另外配了些药,但要等半年之后才能服用,若是小姐准备有孕,这药也得提前半年停掉。”

    “这么说还得吃上一年了。”蒋茹茵算着时间,轻叹了一口气,一年时间也很快啊...

    八月中,宫中中秋宴会,太子妃带着她们入宫。

    去过皇后那里请安,回到御花园,天色微暗,四处都点起了灯笼,蒋茹茵望向远处的湖,湖面上已经点起了一些祈愿灯,这场景犹如六年前她第一次进宫的时候。

    蒋茹茵看了一下四周,众多夫人小姐中没有程碧儿的身影,大约是快出嫁了,被程夫人关起来加紧学习女红。

    想到这,蒋茹茵低下头轻笑了声,二哥和碧儿凑一对,不知会生出什么有趣的事来。

    “想什么呢!”一旁的张侧妃见她走神,拉了她一下,“站在这儿也没意思,干脆你跟我一块去看湖灯吧。”张侧妃指了指湖边上不少的亭落,蒋茹茵点点头,“也好。”

    正是转身过去,蒋茹茵看到了祁素茹,脸色瞧上去似乎不太好,她也看到蒋茹茵了,只是很快的撇过,转身朝着另一边走去。

    “还看呢。”张侧妃在一旁提醒她,蒋茹茵回头笑了笑,“走吧。”...

    这边的祁素茹,绕过了御花园一条较为僻静的路,到了一座小阁楼前,周遭没什么人,祁素茹脸上闪过一抹挣扎,最终还是迈脚走向了那阁楼的后面。

    昏暗的天让人远一些就瞧不清楚,祁素茹发现这阁楼后是一片林子,提起裙子走上台阶,忽然有人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往后一拉,在她惊叫前捂住了她的嘴。

    “是我。”耳边响起并不熟悉的声音,祁素茹瞪大着眼睛看着把她压制在柱子上的男人,一抹恐惧。

    “别怕,这林子后头可就是小花园,你叫这么大声,会让人听见的。”捂着嘴的手慢慢的松开,但他的身子却没有后退分毫,祁素茹刚才被吓的不轻,此时说话都还有些抖,“你,你叫我过来做什么。”

    “我爱慕你啊。”男子伸指撩起她的一缕头发,在指间卷着玩,声音里透着放/荡,“我爱慕六世子妃你,你的美貌,你的才情,还有你这,曼妙的身子。”

    祁素茹浑身一颤,他的手随着他说的话,缓缓从头顶而下,到她胸前。

    “你...你爱慕我就可以那样迷晕了我。”强撑着挤出一抹委屈,祁素茹一半害怕一半演,眼底渐渐续积了泪水,“你可知道这样我的名誉就全毁了。”

    “有什么关系呢。”男子低头闻了闻她身上的香气,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身上好香。”

    祁素茹身子不断往后贴,试图躲过他的脸,男子慢慢靠近她,垂眸看着她的嘴唇,低下头去,就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头一斜,最终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这种未知的才最让人恐惧,祁素茹甚至连前因后果都分毫不知,她才见过他几面。

    在这样昏暗的场景下,周遭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像是身在地狱,祁素茹泪流满脸,她看着眼前一脸纨绔的男人,恳求道,“三皇子殿下,您究竟想要做什么。”

    苏谦泽听到她这么喊,身子即刻往后站了站,祁素茹当即支撑不住滑倒在地。

    “六世子妃,你不想要个孩子么。”苏谦泽蹲下来看着她,祁素茹听他这么说,抬头看他,苏谦泽伸手替她擦了眼泪,“啧啧,哭什么,这般模样,可真让人心疼。”

    祁素茹往后躲了躲,苏谦泽视线落在她的手上,“你想要个孩子,本殿下可以帮你。”苏谦泽继而靠近她,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你不是急着想生下六王府嫡长孙么,本殿下也是皇亲,比六世子可高贵多了。”

    祁素茹听着他那惊世骇俗的话语,顿时愣在了当场,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嗷嗷,贵妃还在往月榜努力爬行中,小伙伴们给力!!!!希望亲们多多回应凉子,能打字的能多给点评论就多给点吧,求好多字嗷嗷嗷

    咳咳,不少亲们猜到是三皇子了么哎呦还有你们别的猜不到的哟(故作神秘是要被拖出去千刀万剐的你造么)

    感谢宇文神祈,容嬷嬷的长评凉子努力码字去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