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阴谋(二十六)-留守村长的艳福 ldsports娱乐,乐动真人,乐动足球俱乐部

留守村长的艳福

26.阴谋(二十六)

张侃侃2017-5-24 23:49:30Ctrl+D 收藏本站

????[第5章??阴谋]

????第26节??阴谋(二十六)

????江上明很快就睡着了,他的思考没有什么结果。其实他对现实生活一直不满,这不是现在才有的想法。自从江上明从部队退伍回来后就有这种想法。他刚退伍的时候很想做出一翻成绩来,为乡亲也为自已,希望通过自已的努力打造一条光明的仁途出来,但是十几年过去了,人近中年了,仍旧一无所获。就连一个小小的乡镇党委书记,也并不是靠他的努力工作换来的,而是通过一个朋友的亲戚在县委组织部当一个小头目,然后送了不少礼金才得到的。据说他为了当这个乡镇党委书记给组织部的领导送了差不多十万块人民币,把近年来的积蓄全部送光了。

????在当官以前,他认为如果当了官就可以更好的为老百姓做点实事,所以虽然送了礼金,心有所不甘,但江上明仍然有一点为百姓做事的想法,象他这样的人,在乡镇一级的官员中并不多。江上明虽然读书不多,但是他有一腔报国为民的人生理想,他虽然工资也不高,工作也是很辛苦,但是他仍然有许多想法,想为地方经济的发展作点贡献,想为父老乡亲做点实事,希望在村民的心中留下一点光辉的业绩,希望多年以后,即便是退了休,仍旧有村民会想起他来,念他的好。

????但是这些想法他没有办法实现,一来乡镇一级的官实在是太小了,除了管住几个县里派出机构外,其它的什么也管不了。但即便是县里的派出机构,象财政所、工商所什么的,他还可以管一管,比如派出所这样的有实权的,县里直属机构管理,他一点事情也管不了。再加上乡财政又极度贫穷,所以他根本无法做成事情。

????本来江上明想在任上为赖家村架一座桥梁,让那些村民永远摆脱河流的束缚,摆脱春天和冬天的洪流所造成的威胁,也想让村民的粮食等作物能够更加顺利的运到县里去,而不是肩挑手扛,即便是这样的一个理想,他都实现不了,因为乡财政没有钱,他无没调动资金来完成这件事情。

????去年赖家村的村民因为洪水有好几个村民因为渡过死了,这件事对江上明的打击很大,他跑上跑下,跑到县里找相关的机构陈述这件事情,但是没有一个机构同意帮助他完成这件事情,为此,江上明还专门写了一个报告,洋洋洒洒写了近万字,专门送到县长手里,可是没有音信。有一次,他为了这件事情专门在县政府门口等着,等着想见县长一面,以便当面陈述架桥的好处。他从早上六点钟开始等一直等到下午五点,所有的人都走了,他没有见到县长,但是他还是不死心,他一直站在县政府门口。那个保安告诉他其实县长早就知道他来了,有一个秘书告诉了县长,说他在这里会拦住县长的车,所以秘书就安排县长从后门走了。

????江上明听到后当即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他不仅为无法完成此事觉得对不起乡亲而感到失望,更加失望的是他无法理解当今社会这些官员的做派。在他们眼中,村民死了就是死了,跟他们无关,乡民的粮食卖不出去,没有钱交学费也跟他们没有关系。但是江上明不是这种人,他从小就多愁善感,邻家的一位老爷爷死了,他都要跟着哭上好几天。家里的一只猪宰了,他也会郁闷好几天。

????江上明这次彻底失望了。他象一个失去家园的人一样痛哭。他蹲在县政府门口号啕大哭,整整哭了一个多小时。哭完后,他就站了起来,用手把眼泪一擦,连夜走路回到了乡政府。从县里到乡政府,有四十多里地,还有许多山地,山上漆黑一片,甚至有一些坟地里闪着光,这种光被乡亲们叫做鬼火的东西,他以前很怕这个,但是这次他却不再怕了,因为他不怕死了。有时候,因为愧疚,江上明甚至想到了死,但是因为他是长子,父母亲都健在,再加上他读过古书,知道父母在,儿不远行的道理,所以他才忍着没有上吊自杀。

????但江上明自此以后没有办法象以前那样努力工作了,他对工作没有什么幻想了,也不再花什么心思了,得过且过,完全是一种: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状态了。因为离县里远,县里的领导来得也少,主要是没有什么特色的东西给他们吃,所以他们也懒得来,一年只来个两三次,美其名日是来检查工作,但实际上是来拿东西,把东西一拿就走,连停都不愿意停留。

????这对江上明倒是一件好事。因为他是书记,是这里的老大,所以没有人敢管他,当然他也不愿管别人,只要你不杀人越货,不犯事,不管你来不来上班,工资旧样发。这真的有点象是江上明的花果山了。他在这里虚渡着光荫。如果没有遇到吴明,他会一直这样虚渡下去,直到光荣退休。

????但是在他人近中年的时候,他遇到了吴明。这个小女人的胆量气魄都让他自愧不如,让他汗颜。自从他第一次在村里面下乡时听到吴明对于村里发展的那些话,他的雄心壮志被这个女人激活了,他觉得这个女人有点象自已年青时候的样子,所以,他排除一切困难来支持她的工作。这当然招来了许多非议,包括她老婆醋坛子打翻了。当然,他后来的离婚不仅仅是因为她老婆发生的那些事情,更多的原因来自他心里喜欢吴明这个女人。

????江上明醒了过来,或许是因为饿了,或许是因为睡够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才发觉自已根本没有脱衣服。他觉得屋外的阳光很明媚,从窗户外面照射进来,很是清爽的感觉。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外面三三两两的人群,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车流和商贩。

????他从口袋拿出一支烟,点上火,吸了一口。他突然想起了昨天说的话,他说要去接她,虽然吴明根本没有听见这句话,即便江上明不去接她,她也不会怪罪他的,但是江上明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他觉得说出去的话就如往墙上钉钉子一样,必须是说到做到,要不然就会断掉或是歪的。江上明想到这里他就到卫生间刷牙去了,然后又用毛巾在脸上胡乱的擦了一把就下了楼,结了账,然后到街上打了一辆车朝吴明奔去。

????开出租车的司机是一个中年人,年龄跟江上明差不多。江上明递给他一支烟,两人就对上话了。

????“你去哪里?”司机问道。

????“下乡去。”江上明答道。

????“哦,还是领导啊。”司机说道:“看样子今天运气不错啊,还拉了一回领导,今天生意肯定错不了。”

????“我算什么领导?”江上明答道:“一个小干部。”

????“哦,现在可没有小干部了。”司机说:“县管不如现管呢。”

????“那要看什么样的人啦。”江上明说:“有些人是很利害的。”

????“是啊。”司机说:“古代利害的太监比大臣都利害,他们能把皇帝架空,自已当皇帝,有的甚至还把皇帝赶跑了,自已睡到龙床上去了。”

????“有啊。”江上明说:“现在也有。不过,象我这样的人是做不到那种事情的。”

????“看样子,你是个实在人啊。”司机说:“不过,再老实的干部也比我们强,吃的喝的不用钱,嫖的用的有人送。”

????“好好开你的车吧。”江上明有些听不下去了,他说:“这条路不好走,您得费点心,把方向盘握稳点。”

????司机见江上明不愿意再说下去,自觉没趣就没有再说了,他用脚踩下油门,手架档位换档,只见出租车庇股冒烟,滋溜的往前飞驰而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