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阴谋(七)-留守村长的艳福 ldsports娱乐,乐动真人,乐动足球俱乐部

留守村长的艳福

7.阴谋(七)

张侃侃2017-5-24 23:46:59Ctrl+D 收藏本站

? [第5章 ?阴谋]


? ? 第7节 ?阴谋(七)


? ? 周剑的死并没有给吴明带来什么伤痛,她很平静,因为周剑和她离婚了。当然离婚的事情周剑的爸妈并不知道,因为吴明并没有把这事告诉他们。吴明知道他们对自已如亲闺女一样,知寒知暖,知饱知饿,一点也没有给她难堪和外人的感觉。


? ? 吴明还是把自已当成周剑的妻子,帮着把他的后事处理了,尽了一个做妻子的责任。


? ? 吴明处理完这一切事情后,她把内心的委屈、爱和恨一起藏了起来,把这些岁月带来的伤痛放在心里最隐藏的角落,她仍然很平静,对所有的村民都是笑脸相迎。


? ? 她有庞大的发展计划经过她的彻夜修改,经过她与村里有威望的前辈一次又一次的探讨,一次一次的修改逐渐完善了。为了能在村民大会中讨论通过,吴明一次一次的跑到乡里、县里找相关的领导进行磋商、讨论,听取了各种建议和意见。


? ? 最终在乡党委书记江上明的支持下这个发展纲要在村民委员会的讨论中通过了。


? ? 接下来是吴明最繁忙的时候了,她招商引资,接待客商,丈量土地,招标投标等等,把吴明忙得不亦乐乎。


? ? 在吴明最忙碌的时候,她似乎忘记了男女之情,忘记了公婆,忘记了自已是一个女人,有时候,夜深了她还在村办公室里写写画画,她考虑着每一步发展的细节,她深深的知道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因为细节决定成败。


? ? 村民们对吴明的工作态度表现了极度的赞叹。有些村民甚至自发地烧点点心来给吴明吃,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甚至把家里的唯一的一只老母鸡杀了,炖了汤端了过来,要吴明当面喝完了才走。


? ? 乡里的江书记也是隔三差五的来到村子里指导工作,有时候也在村子里吃住一段时间,白天与吴明一起到田间地头指导工作,夜里与吴明一起商量下一步的工作,而且常常是通宵达旦。


? ? 因为有了村民和乡里的支持,吴明的发展计划初步得到了落实,她的村头三百亩白莲生态池塘已现雏形了。几十台挖掘机日夜工作,把土地挖深、平整、筑堤,远远望去,一个巨大的人工池塘已经修好了。


? ? 村东的二百亩的特色农作物发展基地也基本完工了。


? ? 村西二十亩的生猪养殖场也已建好了。‘


? ? 一个粮食加工厂和一个畜牧加工厂也相继建好了。


? ?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似乎吴明的发展蓝图就要实现了。


? ? 在工程基本结束的时候,江书记在村里召开了一个庆功会。会上江书记说:


? ? 同志们、朋友们:


? ? 在吴明村长的带领下,在各位村干部齐心协力的共同努力下,在全体村民的积极配合下,村发展纲要的目标基本实现了,基础建设基本完成,村里的风貌得到了很大的改变,下一步就要靠全体村民的努力工作来实现了。


? ? 如果一切都实现了,这将是农村改革发展的一枚硕果,是农业发展中的一颗璀璨的明星,希望各位村民大力支持,早日摘取这一颗明珠啊。


? ? 村民们听了江书记的讲话,也是热血沸腾啊,他们对江书记的讲话报以热烈的鼓掌,并表示要以最饱满的热情投入工作当中,在吴明村长的带领下走一条共同致富的道路。


? ? 当夜,江书记与村领导班子一起喝了庆功酒。散席后,江书记拉着吴明的手要吴明一起到乡里去,以便明天与信用社主任谈贷款的事情。


? ? 吴明坐着江书记的车刚开出村委办公室的时候,吴朝窗外看了一眼,她仿佛见到了婆婆站在门口。她们仔细的看了看,果然见婆婆站在村口,在寒风中站着,吴明急忙叫司机把车停下。


? ? 吴明下了车,她走到婆婆跟前,见婆婆在寒风中冻得有些发抖,就问:“妈,你找我有事吗?”


? ? “天冷了,我怕你冻着了,给你拿了一件衣服来给你穿。”吴妈回答道,声音有些抖。


? ? “这么冷的天,你就一直站在外面,你为什么不进来呢?”吴明有些心痛婆婆。


? ? “我怕我进来影响你们的工作。”婆婆说完把衣服递给吴明。


? ? “唉,没有什么影响的。以后你来了就直接到办公室找我啊。”吴明说着,把衣服披到身上,对婆婆说:“你回家吧。我还有事要到乡里去办。”说完转身朝汽车走去。


? ? “难道明天再办不行吗?”婆婆看着吴明的背影,小声的说道。


? ? “正好江书记的车回去,我搭个顺路车,省得明天挤公共汽车啊。”吴明回头对婆婆说:“你不用担心我,你快回去吧。”


? ? 吴明的婆婆只好望着吴明上了汽车,看着车灯一闪一闪的走完了,自已才转身往家里走去,一边说:“担心是没有啥担心的,我就是怕人家误会啊。”


? ? 其实,她是担心吴明出轨会给周剑带上绿帽子,会给家族蒙羞啊。可见天下父母一片心。其实,她哪里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早已变成灰烬了。


? ? 汽车在不紧不慢的开着,到乡里的道路因为是一条土路,所以车子颠簸得很利害。江书记因为喝了酒,再加上连日来的疲劳,他一会儿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他打着鼾,那个鼾声很大,如《西游记》里猪八戒的鼾声一样,特别的大,又有节奏,时高时低,如冬夜里蛐蛐的叫声一样,此起彼伏的。


? ? 其实,吴明也困了,特别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车子一边摇晃,旁边有一个人在催眠,她觉得也困了,头靠在座椅,打着呵欠,慢慢地睡着了。


? ? 等吴明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小车已经停在乡政府门口前的大操场里,小车司机也趴在方向盘上呼呼睡着了。


? ? 坐在旁边的江书记整个人已经倒在自已身上睡着了。他一只硕大的脑袋上头发差不多掉光了,只有那左脑门上的一抺头发还比较茂盛,从左到右的盖着整个大脑袋,因为他现在的睡姿,这一片头发全乱了、散了,重新回到了左边,所以整个脑袋都是光的,上面光溜溜的,一根头发也没有,这使吴明想起了瓢。


? ? 江书记还打着鼾,那个嘴巴张着,牙齿都是胶黄胶黄的,从嘴里吐出的气有一股香烟的臭味,直扑吴明的脸上,吴明觉得有些难受,但是她忍着。虽然腿有些累,身子上也有些累,但是吴明没有动身,她看了看窗外,那天边,红霞渐渐升起,太阳似乎也要跳跃出来了。


? ? 一辆小汽车从身旁驶过,“的的的”那个司机摁了几下喇叭,吴明朝外看去,见是乡长的车驶过。喇叭声把江书记吵醒了。他睁开了眼睛,见自已躺在吴明的大腿上睡着了,顿时有些惶恐,他立即起身,用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把左边的那一抺头发从左到右盖了下来,对着吴明说:“呵呵,睡死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 ? 吴明说:“没什么。我刚才也睡着了,也是刚醒。”


? ? 江书记见司机还在睡,就把司机叫醒了,说:“你到了也不通知我,也不知道安排吴村长到招待所住,自已还趴在方向盘上睡觉,真是不懂事。”


? ? 司机伸了伸懒腰说:“我本来是要叫醒你的,是吴村长见你睡得香,就没有让我把你叫醒。”


? ? 江书记听了说:“下不为例啊。”说完叫吴明一起到乡政府食堂吃上餐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