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阴谋(六)-留守村长的艳福 ldsports娱乐,乐动真人,乐动足球俱乐部

留守村长的艳福

6.阴谋(六)

张侃侃2017-5-24 23:46:54Ctrl+D 收藏本站

????[第5章??阴谋]

????第6节??阴谋(六)

????没想到港生手术的第三天邹娟就回来了,她来到了病房,此时,周剑正在一口一口的喂烫给港生喝。只见他用汤匙舀起一口汤,放在嘴边轻轻的吹,然后喂给港生喝,并关切地问道:“烫不烫,乖,再喝一口。”

????看到这一幕,邹娟眼泪出来了,他没有想到周剑是的心是这么细,对港生照顾得这么好。这一幕深深地打动了邹娟的心,因为她完全看不出周剑有什么虚情假意。

????“妈,你回来了。”还是港生眼尖,一下子把邹娟认出来了。

????周剑转身一看,见是邹娟回来了,他放下汤匙,说:“你回来了,你瘦了。”

????“周剑,谢谢你照顾港生。”

????“哦,太太,你真有福气啊,你老公可好哩,心可细哩,把小孩照顾得可细心了。”一个护工走进来给港生量体温,一边说道。

????周剑看了一眼邹娟,她虽然没有说什么,可分明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还有一丝丝的激动,如轻风吹过湖面,她的心荡漾了一下,但马上又停止了。

????一周以后,港生顺利出院了,周剑又来帮忙搬东西结账啊等等,做得比一个父亲还要称职。

????时间的指针又直了三百六十五天。

????一天秘书告诉周剑说下个月公司要派发福利,经理这一级的领导可以带家属去新马泰旅游,现在需要把姓名和人数报给人力资源部。

????周剑马上想到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让他与邹娟更进一步。他问秘书:“可不要以不跟团去?”秘书没有弄明白,于是周剑拨通了人力资源部部长的电话,问道:“郝部长,我有个事请求你帮忙。”

????“你说吧,只要我能帮的。”郝部长说。

????“这次去新马泰游我可不要不跟团去,我想一家人单独去,然后按人均平数费用报销?”

????“这个应当没有问题,到时你把票据给我就行了,我去找老总签字。”郝部长很快答应了。

????到了周末,周剑去海鲜店里买了帝王蟹。这种蟹原产南极,个子极大,一只蟹有差不多二十斤肉,但也非常美味。周剑要了半只,另外买了点法兰西牛肉和一些水果。他招了的士就去万福小区了。

????按门铃,开门的旧样是老保姆徐婆。

????“徐婆,你早啊。”

????“欧先生,你早啊。”徐婆说道:“你卖了这么东西啊。”

????邹娟从二楼下来,她还穿着睡衣,因为是真丝的,两只**十分明显的往外突了出来,下面两腿根部透出的光线,似乎看得见那里水草茂盛。“周剑,你来了。”

????“是的,今天是周末,我想给港生他们做点好吃的。”

????“你还会做菜?”邹娟有些吃惊:“客家男人是不做家务的。”

????“会啊,等下你就知道我的厨艺了。”

????“那好吧,我等着头一次吃客家男人做的饭菜。”说罢,她就上楼去了。那个白晰的臀部分明十分的有力和健美,腰还是那么细。周剑下面一动,赶紧双腿夹紧。

????周剑来到了厨房间,他知道,今天的表现十分重要,所以很是卖力的做着各种菜肴。

????二个多小时过后,一桌热腾腾、香气扑鼻的饭菜做好了。

????“可以吃饭了,港生、京生。”周剑温柔的喊道:“港生、京生,吃饭啰。”

????“哦,吃饭了,吃饭了。”两个小孩兴冲冲地连蹦带跳的跑了下来。“闻起来还蛮香的。不知道好不好吃。”京生用手去抓那个蟹腿。

????周剑轻轻的拍了拍京生的手,叫他洗手去。京生和港生只得去洗手。这时邹娟也下楼来了,她穿了一件粉红的低龄上衣和一条黑色的一步裙,看上去显得美丽大方。

????“闻起来味道不错哦。”邹娟说道。

????“吃起来也应当不错。”周剑看了看邹娟,有些情深地说道。

????周剑把先给港生、京生舀了碗汤,这是法兰西牛肉炖的清汤,里面加了一丁点的香菜叶子,喝起来有正宗兰州拉面馆的那种牛肉汤味。

????两个孩一口气喝了一大碗,连呼好吃,并还要一碗。周剑又给他俩舀了一碗,并给邹娟也舀了一碗,说道:“你偿偿,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不错,不错。”邹娟用汤匙喝了一小口,说道:“你怎么学会了做饭?”

????“我啊,会的东西可多呢。”周剑有些得意的说:“以后你慢慢了解吧。”

????“今天我还爆了辣椒,加了点豆豉和祘蓉,你偿偿?”周剑夹了一个辣椒给邹娟,说道:“你还敢不敢吃?”

????“怎么不敢吃,小时候,我最爱吃这个菜了。那时通常要选这个最辣的辣椒呢。”邹娟说完便咬了一口,觉得很香又有些辣,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这种带有家乡口味的饭菜了,心里十分的高兴。只是刚吃了两口就忍不住喊了起来:“辣,辣,真是辣,我的舌头冒烟了。”

????“来喝杯冰水。”欧可早己把冰好的新鲜西瓜汁递给邹娟。邹娟猛地喝了一口,觉得从嘴里到肚子里每一个毛孔都很舒坦。

????一家从争争抢抢的很快就吃好了饭。周剑正准备洗碗,邹娟说:“徐婆,你把碗筷收拾一下,我跟周剑有事要谈。”

????说罢,邹娟就领着周剑上楼去了。

????“你坐下吧。”邹娟说:“谢谢你这么用心来关心我,照顾两个小孩。”

????“这是我应该做的。”周剑说:“我真心的忏悔,如果生命可以替换,我愿意把范明换回来。”

????“周剑,你以后别再这样说了,生命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你也一样,况且警察都己经说过你没有过错。”邹娟说:“只是两个小孩子,没有亲爹关心。”

????“我会做得比亲爹更好。”周剑望着徐小娟说道:“我一定把我的后半生献给两个孩子和你。我说到做到。”

????“那你的家庭呢?”

????“我己经离婚了。”周剑说:“我这样做就是为了向范明赎罪,让我的心灵得到安息。”

????“你……”徐小娟有些感动了。

????“让港生、京生认我做干爹吧?”周剑说:“让我的余生来照顾他们。”

????“小邹,我有个事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

????“公司有个福利可以带家属去新马泰旅游,我想和港生、京生还有你一起去一趟。不知道你同意不?”

????“什么时间?”

????“十月一日”

????“你先去问下港生、京生愿意去不?”

????周剑立即下楼去找港生、京生问道:“我带你们去新马泰五日游,你们去不去?”

????“去,两个人异口同声喊道。”

????周剑马上跑到楼上想跟邹娟说,他推开门,见邹娟正在换文胸,邹听到周剑进来,并没有转过身,还是背对着他说道:“你过来帮我把这个文胸扣紧。”

????“哦”,周剑走了过去,他先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这不是香水的味道,是一个成熟女人特有的味道。那一大片白白地光滑的肌肤,如熟透了的桃子般诱人。周剑在侧面看见没有系紧的文胸那边一对高耸的**正傲然挺立着。

????周剑的手有些抖,呼吸也有些粗重,他扣了二次都没有扣上,于是他干脆把邹娟的文胸拉了下来,丢到床上,见邹娟并没有出声。他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两中大手如碗一般的罩着两只**,轻轻的揉着。一边轻轻的揉着,一边轻轻的吻着玉背,耳坠。

????突然,邹娟转过身来,双手一下抱着周剑的头,垫起脚根,把火一般热烈的嘴唇压了上去。周剑顺势轻启双唇,让她的舌如灵蛇般钻了进来。他们尽情的吮吸着,**般。

????周剑把邹娟轻轻的抱到床上,用手朝她两腿处探了探,那个温润的地带己经汇流成溪了。于是他把裤子解开,一只手抓住小邹的手,示意她握住那根滚烫如火的又粗又长的家伙。此时她己经等不及了,她抓住周剑的根部向她的玉泉深处轻轻的牵引,周剑明白了。他翻身上马,拨开**长枪直入。周剑有节奏的九浅一深让邹娟**迭起,约摸一个小时过去了,邹娟连丢了三次。

????事毕,周剑与小邹搂在一起休息。周剑问道:“你满意吧?”

????“满意。这辈子今天最满意。幸亏老天让我有了你,才让我知道做女人的快乐。”

????“你以前不快乐?”

????“范这方面不行,以前我从没有过**。”

????“要不要再来一次,让你过过瘾。”

????“好.”

????他们俩又立即排山倒海般的扭动起来。

????从新马泰回来后,周剑与邹娟结婚了。

????婚后邹娟到另一家设计公司上班去了。

????“今天你几点钟下班?”

????“六点钟吧。”

????“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你先回家把菜洗一洗,等我回来一起做饭菜。”

????“好哩,但是我还没有钥匙,开门钥匙。”

????“哦,大门左边的衣柜里还有一把,你去拿吧。”

????周剑上班去了,他开着凯迪拉克,从万福小区门口过的时候,那个保安对他站正敬礼的时候,他心里高兴。

????“做有钱人就是好。”他特意在经过保安身边的时候把车停了下来,摇下车窗,从里面拿出一包中华牌香烟递给保安。

????保安连忙给他鞠了个躬,标准的九十度。

????“万福的别墅和其它几处的物业现在写的都还是范明的名字,什么时候得改成我的名字。”周剑开着车往公司去一边想着。

????晚上,邹娟正需要周剑卖力的时候,他突然翻身下马,停了下来,从床头拿起一根烟,点燃了吸了一大口,然后吐出几个白泡泡,发出一声叹息:“唉。”

????“你怎么啦?”邹娟关切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周剑接着说:“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但是又怕说了你会生气。”

????“什么事,你先说吧。”

????“我觉得你不信任我。虽然我这么尽心的对你和两个孩子。”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说了你不准生气啊,要不然我就不说。”

????“好,你说吧,我不生气。”

????“范明都走了好几年了,家里的房产上写的可仍然是他的名字,我作为一家之主,我觉得这样不妥。”周剑接着说:“你不会以为我是为了财产吧?”

????“按照法律规定,范死后,你和两个孩子是继承人,现在两个孩了还小,不懂得这些事,等他们长大了,知道了这些情况,明白了这些事,到时你们三人各得三分之一,就会把我这个外人赶出家门。”

????“你多虑了。”

????“哪里是多虑了,我才不是小心眼。这种儿子打老子把老子赶出家门的事经常发生,我们身边就有案例。”

????“说得也是,那你说怎么办?”

????“我是这样想的,钱是范和你挣的,我就是你们的管家和名义家长。在港生和京生还小的时候,房产和物业上加上我的名字,等他们长大了,我死后,财产自然也就是他们的了,我只是挂个名,做个合格的管家而己。”

????“那好吧,明天就去把这事办了。”邹娟搂紧周剑说:“这下你高兴了。”

????第二天,邹娟和周剑带着结婚证,并把范明的死亡证明也带着,他们一起到房产局把万福的别墅和其它几处物业的所有人都删除了范明,加上了周剑的名字。

????一家人相安无事,快乐融融地过着,又过了一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