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床上青春(九)-留守村长的艳福 ldsports娱乐,乐动真人,乐动足球俱乐部

留守村长的艳福

9.床上青春(九)

张侃侃2017-5-24 23:31:48Ctrl+D 收藏本站

????[第3章??床上青春]

????第9节??床上青春(九)

????话说赖小梅与他同学陈海洪搞得七荤八素的,十分的受用,这也是她第一次得到了**,以前根本就不知道**的时候是什么感受,现在知道了。那种感受是无比珍贵的,她喜欢那种强烈的如火一般强烈的感受。从这个意义上,赖小梅是第一次成为了女人。以前她的老公虽然跟她有过数十次的性生活,那只是一种性活动,她根本也没有投入到其中,再说她老公干她的时候她想的却是别人。又因为她老公地活做得也差,因为是个工人嘛,每次都是直奔主题,从来没有什么前戏啊后戏啊等等。但是今天,陈海洪给了她关于男人和女人的一切,包括幻想、礼貌的程序,温情的前戏与后戏,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第一次,所以非常宝贵。她觉得陈海洪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老公,她与他能做到心灵合一,灵肉合体,所以她愿意与他共浴爱河。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城市到别的城市了,她不知道下次见面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使得两人走得如此之近,她想着如果她结婚了还敢不敢出来和她幽会。这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谜一样的,无法得到答案。

????得不到将来就抓住现在吧。赖小梅想,我要珍惜在他走之前的每一秒钟。想到这里,赖小梅又扑到陈海洪的身上,压住他,轻吻他,抚摸他,挑逗他,但是陈海洪觉得有些累了,不管她怎么的抚弄,那个东西无法再勃起了,甚至越缩越小了。

????赖小梅觉得有些失望,她手里握着她心爱的命根,可以却无法让它生机勃勃。她看着这个柔弱无骨的、下面带着一砣黑色毛的东西,那个红红的皮包裹着一个红色的头,中间那一个小孔也是红润润的,似乎象一张婴儿的小嘴一样,突然间,赖小梅觉得这个东西很可爱,她似乎想亲它一下。于是她俯下身去,用嘴唇碰了碰,觉得并不是那么恶心,于是她把它放到嘴里,含了一下,感觉似乎有点咸咸的,但是这个味道她可以接受,于是她含着它,象是把一颗无比珍贵的珠宝含在嘴里。陈海洪感受到了下面被含在嘴里的感觉,他也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很舒服,于是就让她含着。赖小梅含了一会儿就把它吐了出来,奇怪的是她发现它既然长大了些,这让她很兴奋。于是她又俯下身去,把它重新含在嘴里,而且这次,她的手也没有闲着,她轻轻的抚摸着陈海洪的身体,抚摸他的胸部,抚摸他的大腿深处,这一切动作都非常卓有成效,她分明看见了陈海洪完全兴奋了。于是她自已坐了上去。

????“海洪,你舒服嘛?”

????“舒服。”陈海洪躺着,他可以看见自已的身本与赖小梅的身体相互交合着,所以也越来越兴奋。他更可以看见赖小梅那个专注的眼神,他知道这个女的肯定以前没有得到过满足,或者因为曾经是初恋,所以更加投入和珍惜。陈海洪见赖小梅清秀美丽的脸上出了汗水了,他从床边拿过一条毛巾帮着她反汗水擦掉。

????两人云里雾里纠缠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最后两人都舒服到了极点,也满足到了极点,又有些累了,所以很快他们就相拥睡着了。

????直到华灯初上,他们才醒了过来。

????等两人洗完澡,穿好衣服,觉得有些饿了,才下了楼来到了美食街。

????“你很多年没有回来了,觉得这个城市有变化吗?”

????“当然有变化。现在日新月异。”

????“原来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就只有两条街,一条南街,一条东街,你看现在增加了多少街道,而且夜景也漂亮多了。”陈海洪说。

????“是啊,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深入到了这个江南小镇,已经深入到了每个人的心里。”赖小梅说:“好的坏的东西都来了。”

????“老板,弄点吃的来。”赖小梅引着陈海洪在一个夜宵摊前坐下,她对老板说:“有什么特色的,做得最好的,最拿手的,弄几样来吃。”

????“好哩,你稍等。”老板见一个穿着警服的同志,早也陪着笑脸把菜单递了过来并叫服务员:“快倒茶水来,客人都坐下了。”

????“我这里有刚到的土鸡,白切,味道不错,也是我店的招牌菜。要不要来一份。”摊主说。

????“母的还是公的?来只母的吧。”赖小梅说。

????“另外,还有凤凰蛋煮八宝,要不要来一份,这个小夫妻最喜欢了。”摊主说。

????“什么叫凤凰蛋?”陈海洪问道。

????“就是公鸡蛋。”摊主说:“你是不是离开家乡很多年了。”

????“瞎扯,公鸡哪有蛋?”陈海洪看了一眼赖小梅说。

????“每个人都有两个蛋,公鸡也有。”摊主笑了笑说:“这个东西可不是常年有,现在小夫妻啊,都爱吃这个。比什么人参都要好,什么肾宝啊等等都是假的,只有这个是真的。你要不信,可以试试,如是没有效果我把钱退还给你。”

????“好,那就来一份吧。正好补一下。”赖小梅说:“再来一个绿豆煮泥鳅。”

????“要不要来瓶酒?”

????“每人一瓶啤酒。”

????“好哩。稍等就好。”摊主愉快的说道。

????两个吃好了饭,离陈海洪离开还有差不多二个小时,赖小梅还想再做一次,可是这次无论她怎么弄,陈海洪就是不行。

????赖小梅有些失望,她狠狠的说:“刚才那老板说无效可以退款,明天我就找他算账。”

????“唉,算了吧。可能是喝了酒。我每次喝酒,这个就硬不起来。”陈海洪说:“我可能对酒精过敏,下次吧。下次我回来还找你,要不你也可以到我工作的地方来找我。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心中一直就有你。”

????听到这话,赖小梅才觉得心中有些安慰。她不再提那个事了。

????时间过得很快,陈海洪就要走了。赖小梅实在是舍不得,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只得抱着他亲了又亲,然后帮着一起收拾东西,送他到车站。

????车开动了,赖小梅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她朝陈海洪挥挥手,直到车消失在夜色之中。她完全看不见他了,心中一酸,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流入口中,觉得有些咸咸的,这也是她第一次偿到眼泪的味道。

????她用手擦了擦眼泪,打了个车回到宿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